《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5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市长夫妇赶到家里,发现小敏还没回来。他就说,“你给小敏打个电话,怎么还不回来?”
  “急什么?她不是跟小马一起出去了吗?年轻人在一起,你担心什么?”
  黎市长皱了皱眉,“杜书记这是怕我临阵脱逃啊?”
  “你们男人,就喜欢什么事都往这上面扯,女儿的终身大事,岂能儿戏?要是小马配不上我家小敏,他再怎么说,我又岂能同意?”
  黎夫人说得有理,她是一个很开明的人。
  黎市长道:“你们女人知道什么?杜书记目前的处理,不怎么好。得罪了一位省委常委,以后的日子恐怕难过了。”
  “正因为这样,你这做亲家的,难道就不帮衬一把?”
  黎市长笑了起来,“真没想到,你居然有如此心肠,你就不怕我这帽子,被上面捋了?”
  “捋了就捋了,如果一个男子汉在这个世界上,不能有自己的思想,不能主持正义,不能为民做主,这个官当得有什么用?”
  黎市长一愣,“夫人说得极是,我以后一定谨听夫人之言。”
  黎夫人笑了起来,“少贫,我只是个人意见,纯属参考。”
  给丈夫倒了杯茶,“等小敏他们结了婚,我就退休,不上班了。好好呆在家里,给他们带带小孩。”
  “看你把急的,这小孩哪是一朝一夕之事?”黎市长哭笑不得。
  黎夫人却满不在意,“小敏二十五了,还小吗?人家的孩子,十几岁二十岁就结婚生子了,你不急,我急。”
  “好了,好了,那你就看着办吧。反正她已经和小马订了亲,你很快就能实现这个梦想。”
  黎市长摇了摇头,走进了书房。

  黎夫人看着墙上的钟,都快十一点了,这小敏还不回来,难道不成真的要让我抱孙子了?现在的年轻人,也太性急了点,刚刚订婚,就这么迫不得已了。
  十一点钟,黎小敏已经喝完了这杯茶水,她对余理道:“该回去了吧?这么晚了。”
  “你以前不也经常十一二点回去吗?今天就这么急?”余理还想挽留。
  黎小敏道:“现在不一样了,我不能太晚回去。哎,我的头怎么有点晕?”

  余理一听,知道药生效了,忙站起来,“那我送你。”
  余理又不是第一次送她回去,以前加班的时候,经常是他送到楼下。
  黎小敏点点头,“那你快去开车,我好晕。”
  余理眼中闪过一丝冷笑,走下楼去。
  将车子开到门口,又上来喊黎小敏,上车后,他故意问,“好些了吗?”
  黎小敏还没有回答,头一栽,倒在副驾驶室。

  终于起作用了。
  余理的心,砰砰地跳。
  “小敏,小敏。”喊了几声,黎小敏没有半点反应,他就将副驾驶室的椅子放倒,让黎小敏躺在那里。
  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余理的心思变得极为复杂。
  面对自己心爱的人,自己该何去何从?
  人,就在自己面前,如果愿意,他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占有她。
  虽然他曾经多次在心里暗暗想过这个问是,也比次幻想跟黎小敏在一起的时刻,但是此刻,他的心,依然无法平静。
  费了好大的劲,才让自己心情平静,终于发动了车子,朝早就开好房间的酒店而去。
  雷声不断,雨水不停,大街上行人不再,车辆稀少。
  这场雨,不知乱了多少人的心思,余理小心翼翼地开着车,生怕惊醒了谁的梦。

  今天晚上,他必须做出人生中,最艰难的一个决策。
  目光再次瞟过沉醒的美人脸上,抚过她的胸前,余理的心砰砰砰地跳。
  那一刻,让他想起了在省城的那个晚上,黄娟把自己脱得一丝不剩,发了疯的要跟自己来一次。
  想到这件事,余理越发不能平静。
  将车子开到酒店的地下停车场,轻轻呼唤着黎小敏的名字,“小敏,小敏。”
  黎小敏没有半点反应,余理拉起她的手,握在手心,好久一阵,他才拉开门下车,把黎小敏扶出来。
  走进电梯,选择要去的楼层。

  电梯里,没有其他人,黎小敏就象喝醉了一样,软趴趴地伏在余理的背上。
  马上就要到了,余理在心里喃喃自语,不要有人啊,不要有人啊!
  偏偏,电梯门在低一层打开,有一位女孩子走了进来。看到余理背着一位女孩子,不由有些奇怪地多看了一眼。
  别人不经意的一眼,也让余理在心里有些紧张。电梯终于到了,不待门开,他就站在那里等。然后匆匆快走几步,迅速拿了房卡打开门。
  “怎么是他?”电梯里的女孩嘀咕了一句,满是疑惑地望着余理的背影。
  “你去哪了?”
  陈燕躺在床上,看到从彤进来。
  从彤道:“我到下面买包东西。”
  黑色的塑料袋里,拿出一包安尔乐。
  陈燕郁闷地皱起了眉头,她来得可真是时候。
  顾秋这小子就算是想使坏,估计也不可能了。从彤从卫生间出来,躺在服务员刚刚换过的床上,“真郁闷,不是还要过两天嘛,怎么今天就来了。”
  陈燕笑了,“估计是它太想念你了,提前来看人。”
  从彤叹了口气,“女人还真是麻烦。”
  陈燕乐了,“总比不来好。”
  从彤明白她的意思,认真道:“我跟他还没到那种关系。”
  “哪种关系?”陈燕故意逗她。从彤撇着嘴,扯过被子,“睡了!”打着呵欠,时间不早了,十一点半。
  陈燕看着她笑了笑,也扯过被子睡觉。

  从彤躺在床上,很奇怪地就想起了刚才电梯里遇到的事,“陈燕姐,你猜我刚才看到谁了?”
  陈燕今天晚上有点难以入睡,从被窝里钻出来,“你还能看到谁?”
  “我跟你说!”
  从彤从被窝里钻出来,跑到陈燕的床上,“刚才碰到一名男子,背着一不省人事的女子,匆匆进了楼下的房间。我看他的时候,他好象生怕我看见了,把身子别过去。可我留意到,他背上那名女子很奇怪,象个死人一样的,没有半点反应。”
  “是不是喝酒喝高了?”
  “不对,一点酒气都没有。”
  从彤道:“我知道了,难道是下了药?肯定是这样的,他给人家下了药,要不那女孩子能任人摆布?”
  “睡吧,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现在这世道,什么人没有?”
  从彤吐了吐舌头,“太恐怖了,如果一个女人,连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岂不是想死?”

  陈燕听到这句话,格格地笑了起来,“这么说,你还真的没有跟他那个?”
  “要死啊,又扯我身上,早跟你说了,我们之间真没什么?”
  “信你才怪,你以为我笨啊,一个女人,有没有跟男人那个,看得出来的?”
  “屁?还有这事?”
  从彤果然被她吓了一跳,这玩艺还能看得出来?
  陈燕见她吓成这样,心里有底了。“信不信由你,反正可以看得出来。”
  “怎么看?”
  从彤还真信了,因为这种事情万一被人看出来,岂不是难看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