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3101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耐着性子道:“我是,你哪位?”
  “李县长你好,我是文化局的王爱国、王波的父亲,请允许我郑重的向您说一声对不起,李县长,实在是对不起,万分抱歉,我教子无方……”
  电话果然是王爱国打来的,他确认过李睿的身份之后,就开始了长篇大论的道歉,等把该说的说完了之后,又询问李睿的伤势,最后问李睿方不方便,如果方便的话,他想现在就来看望慰问一下。
  李睿估摸他是要通过当面道歉来表达他的诚意,当然也不排除,他会带着丰厚的礼品甚至是金钱过来表示心意,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求得自己谅解,能把这个刑事案件私下和解,心中暗暗盘算,这次行凶事件的起因,在于自己,自己要不是在招商局进行改革,将王波开除出去,也不会发生这件事,如此说来,自己也有一些责任,再者,王波做了错事不假,但他还年轻,让他因为这种小事而导致整个人生受到影响,对他来说有些过分,既然自己受伤也不算太重,不如就给他一个自我救赎的机会,显得自己心胸宽广的同时,也给了樊文峰面子,也算是最好的结果。

  他想到这,心胸豁然开朗,好像胸怀就此得到了升华,暗暗欣慰,清了下嗓子,道:“王局长,你不用过来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件事既然有樊县长和你先后向我道歉,我也就不说什么了,过会儿联系县局,让他们放了王波。孩子还年轻,我们要给他改正错误的机会,你说是吧?”
  一旁雪菲听他形容王波为孩子,忍不住好笑,凑嘴到他另外一只耳朵旁,附耳说道:“你说人家是孩子,你又比人家大多少?”
  李睿被她呼出的热气逗得耳朵眼痒痒,转头九十度,在她朱唇上吻了一口。
  彼端王爱国没想到李睿如此大度,又惊又喜,道:“是,是,哎呀,李县长,你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啊,心胸宽广,气量大度,让我打心眼里佩服……”说了一大套好话,不得不说,人家虽然只是文化局一位副局长,那也是文化口儿的领导,特别能说,言辞便给,口齿利索,说了一大套赞美之词都不带重样的。
  李睿和他客套一番挂了电话,苦笑着对雪菲道:“唉,这顿揍是白挨了。”
  雪菲爱怜的揉揉他的头顶,道:“老公乖,没事儿,这两天我好好陪着你,**上的伤痛让我从精神上面给你抚平呵呵。”说完在他脸颊上连吻两下。
  李睿笑着拍拍她的纤手,又给高建新打去电话,让他放了王波,不过行凶的那个亮子不能放过,要抓起来予以严惩。
  这个电话打完,也宣告了这件事到此算是告一段落,二人终于可以休息了。
  侧躺到席梦思上,不让后脑勺沾到枕头,李睿怀里抱着雪菲,一边闲聊一边缓缓进入梦乡,因身子受伤,也不能巫山**,倒有更多的时间进行精神上的交融,其中乐趣也不差于情爱。
  同一时刻,在青阳城区市北区某座豪华小区深处一栋塔楼的六零八房间门口,一根戴着白线手套的手指按下了门铃。
  “叮铃……叮铃!”
  铃声很快响彻房内,刚刚洗漱完毕,正要走入卧室休息的双河县前任县长陈魁皱起眉头,回身看向门口,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上门?”略一犹疑,迈步走出卧室,走向门口。
  他已经来市里履职了,这套房子是他在市区购置的几处房产之一,以后也将生活在这里。至于他老婆,暂时在双河家里收拾东西,等收拾好了搬到市里后,便会与他一起住在这里。
  陈魁很快走到门口,耳听门铃声已经不响,问道:“谁呀?”
  外面响起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是我呀。”

  陈魁从对方话语听不出对方的身份,至少记忆里没有这个人的声音,也听不出对方的来路,对方说的是普通话,皱眉道:“你是谁呀?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那男子道:“我是你邻居小王呀,隔壁六零七的,过来跟你说点事,你打开门让我进去说吧。”
  陈魁听说是邻居,皱着的眉头舒展开去,透过猫眼往外望了望,见外面站着一个面皮白净、带着笑容的小伙子,便彻底放下了警惕之心,将门锁打开,拉开门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呀?”
  他刚拉开门,还没看清对方身材容貌细节,门外那小伙子就伸手将他推进屋里,随后快速闪身进房,反手把门关上。
  陈魁吓了一跳,失声叫道:“你干……”话没说完,已经看到对方从兜里摸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朝着自己肋下捅来,只吓得三魂出窍、七魄升天,转身就跑。
  那小伙子冷着脸快步追上,在他即将逃到卧室之前追到他身后,左手抓牢他肩头,右手一刀狠狠刺入他的右肋下,好在手下留情,刀尖没有上挑,避开了他的肺,扎进去后立时拔出,带出一股热血,溅得门上地上哪里都是,鲜红一片,斑斑点点,透着血腥与残酷。
  陈魁但觉肋下一疼,紧跟着体内一股热气散发出去,浑身力气瞬间失去,如同没了气的皮球,一声也不吭的瘫倒在地。
  “钱,首饰还有值钱的玩意儿都给老子交出来,老子要钱不要命,敢不交削死你!”那小伙子忽然改了口音,说了东北话(非地域黑,后有解释)。
  陈魁又疼又怕,早已魂飞魄散,只怕自己在老婆孩子都不知情的前提下命丧于此,但听对方说要钱不要命,这才算松了口气,挣扎着说道:“我……我家里没多少现……现金,首饰也……也没有,我……我这是刚搬过来……我家是……是下边县里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也有几分明悟,对方根本不是什么邻居,而是上门抢劫的惯犯,这是冒充邻居身份诈开自己门户,好伺机抢劫的,心下好不后悔,刚刚要是不开门就好了。
  那小伙子哼了一声,走进卧室,在床头柜和衣柜里乱翻一气,将他放在床头柜上的钱包、手表和手机都塞到包里,又跑出卧室,去另外两个卧室翻了翻,等全部翻完后,转身跑了出去,却留了外面大门没有关闭。
  此时陈魁身下已经堆积了一摊血泊,但他还没晕迷过去,大脑意识恍惚但还能工作,他挣扎着爬到床头柜前,拿下座机话筒,给急救中心打去电话,说明情况后已经坚持不下去了,还没放回话筒就晕了过去。
  房子外面的楼梯间里,刚才行凶那个男子正在边下楼边打电话:“……先冒充他的邻居骗开了门,又制造了一个入室抢劫的现场,还故意说了一口东北话,这样操作下来,打死他都想不到我是双河来的,更想不到老板你头上去,丨警丨察也拿不到任何证据。我现在正在下楼,然后出去避一段时间,老板你就放心吧。”这次说的却是双河口音了,正宗流利,显然是双河本地人。
  电话彼端响起胡志新阴恻恻的声音:“没扎死他吧?”
  “没,怎么可能呢,老板你让我要他半条命,我怎么敢多要半条?放心吧,我还特意留了门,免得急救医生护士来了进不去救不了他。”
  日期:2018-08-01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