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7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拿过电筒看,竖着一道裂,我和张奇说:“就从这里下刀,竖切,这样可以有四片料子,料子你还要给我切厚一点,切一坨可以做大佛头的。”
  张奇看着我,说:“飞哥,你何必较真呢,这皮都已经扒了,这就是一块帝王绿,你怎么就不相信呢?咱们出了好料子,你为什么不相信呢?是不是非得咱们输了你才开心啊?”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我那是输了才开心,只是我觉得这块料子变种的几率很大,但是他却没有变种,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小伙子,就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了,真讨厌。。。”

  “就是,钱都让你赚了,你还说这种风凉话。。。”
  我看着不少人都义愤填膺的看着我,我皱起了眉头,没说什么,可能真的是我看走眼了,不过,这却是我的幸运,料子其实不用切了,因为皮都已经扒开了,整个料子都是帝王绿的色,这个色虽然不是最浓最正的,但是也算是三等的帝王绿,市场价应该达到了三千万一公斤,这十公斤的料子,怎么说也得三个亿,算是赚了,但是赚的不多,如果是三千万左右拿下来的,那么赚的就多了,可惜,被朱贵给搅局了。

  我拿着料子站起来,看着不少羡慕的眼光,我说:“这次公盘的料子真的是十足,大家可千万别吝啬手里的钱。”
  我说完,就看着哪些人,所有人都很羡慕,我跟张奇拿着料子离开切割场,我看着料子,真的很意外,这块料子像个大土豆,全部剥皮,点点的雪花棉,张奇问我:“飞哥,这块料子能买多少?”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大概三个亿左右。”
  李瑜有点奇怪,问我:“为什么?这块料子很多瑕疵,你看,都是白点,为什么还能卖这么贵?”
  我知道他不懂,我说:“你仔细看它的特点,就是里面有棉籽籽,就像小米一样的可爱,我我们赌石界叫它雪花棉,凡是有这种雪花棉的料子,八成都是出自木那这个产口,所以可以这样说,有这个特征的料子可以划为木那系列,这种料子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种老,好比人,老了会长老年斑,翡翠也会,只是它的斑点有白色的,而这个白色又很均匀的分布,就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样,非常的漂亮,所以,这个杂质不但不减分,而且还加钱。”

  听到我的话,李瑜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我看到有大批的人过来,拉着警示线,开始把公盘现场给封锁,我知道,到了中午休市的时间了,也就加快了脚步离开这里,免得一会人多了,会产生拥挤。
  我们回到了贵宾室,他们看到我回来了,就走过来,马炮看着我手上的料子,很兴奋,说:“飞哥,又赌赢了?这块料子这么大,这么绿,跟他妈绿帽子似的,肯定很值钱吧?”
  “三个亿左右,木那帝王绿,种水俱佳,可是。。。”我想说还有什么疑虑,但是始终没有说出来,毕竟已经剥皮了,料子没有什么大的毛病,只有一道裂,但是是大裂,顺着切开就行了,不过不做东西,没必要切开。
  我本来要切的,但是张奇没让我切,因为没必要。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都很兴奋,马炮说:“飞哥,不,飞爷爷,你给我多赚点毛爷爷,我请你泡妞。。。”
  我笑了一下,马炮真的会开玩笑,这个时候,我看到陈发他们出来了身后跟着许多人,都是那些各大城市的代表,看到我手里的料子,他们都惊喜的走过来,陈发说:“邵飞,你真的厉害,居然又开出来一块帝王绿,不错,真的不错。。。”

  我说:“还是陈先生的料子好,如果不是把好料子拿出来,我再有本事也开不出来的。”
  听了我的话,陈发笑了起来,这个时候,吴海说:“邵飞,料子出手吗?我想给我的未婚妻定做一双手镯,这块料子很不错。”
  我看着吴海,我说:“三个亿底价,出的起就拿走。”
  “嗯?三个亿?帝王绿,虽然三等货,但是还是很便宜,我看看有没有瑕疵。”吴彬平淡的说着。
  他说着,就过来看料子,打灯,放大镜,看着了一会,说:“有裂,影响不大,但是我很奇怪,为什么下面有三分之一的砖头料?”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我也不知道,总之,价高者得吧,陈先生,你们有没有兴趣?”
  “我儿子也要娶老婆,既然吴先生这么提议了,那么我们就斗一斗吧,我出个四个亿。”何川平淡的说。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心里有点无奈,何川居然为了王翠这个儿媳妇能下这么大的血本,这广东人这边的女儿,在自己家里没有什么地位,但是在婆家的地位倒是不低,何川居然能出手这么大方,花四个亿给她买帝王绿的镯子料。

  这块料子三对镯子不是问题,留一对还能出手三对,不亏钱的。
  听到四个亿的价钱,吴海就退步了,说:“那就让给何先生了。”
  “让?”何川不屑的说了一句,但是没说什么。
  但是言语中的不屑神色,倒是很浓厚,我看着吴海,虽然很想拿下这块料子,但是他是量力而为的人,并没有逞能,或许他知道,他跟这些四大家族的人斗,还差了不少。
  我把料子交给何川,他把标书交给我,我们就算是交易了,至于钱,会在公盘第一天结束的当日结算,我倒是不担心钱不到手。
  “这个砖头料真的有点碍眼,我给切了吧,大家现场看一看。”何川笑着说。
  我看着那个底座的砖头料,我本来也想切的,但是被张奇给拦住了,所以我现在很好奇这块料子切开了之后到底是什么料子。
  何川叫来了师父,在贵宾室开了切割机,我们二十几个人站成了一圈看着,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我也很紧张,如果料子切开了变种,那么我就真的走运了,但是何川就倒霉了,花了四个亿买了一块变种料,不知道会是什么心情。
  何川跟陈发他们商量了一下,看看是从裂切还是从底座切,商量了许久之后,终于决定,还是从裂切,因为切开之后,就可以直接挖镯子了,那个底座可有可无不影响的,免得在来第二刀。
  要知道,翡翠有的很吃刀的,万一底座切开了之后,里面的切口理想,那就麻烦了,还得切,如果沿着裂切,就算下面不理想,但是也可以将就着打料子,不影响,至少不会浪费那么多料子。
  商量好了,就开始下刀,我看着师父从裂开始切,把这块像是大土豆的料子从裂给剖开了,我们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的看着师父切料子,没人说话,我很紧张,好与坏我都紧张。
  过了十几分钟,料子被剖开了,当师父把料子拿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我一看,不好。。。

  “变色了,果然是个变色料。。。”
  广东人的排外心里很严重,看来我的心存侥幸的心里是不能过关的,我以为占时的答应做李宏的女婿,等我完成我自己的事情之后,就离开广东的,但是现在看来,明显的不可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