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6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很无语,这个人似乎对我很不爽,我还没有说话,李瑜倒是站出来了,说:“早就听闻你们北京人说话是看着天的,你们经常说你们没有看不起别人,你们说话就是这种方式,几百年来养成的习惯,没办法,但是在我看来,你们那边的人好人也有很多,但是像你这种没有教养的人也有很多,朱老板赚钱的同时,也应该提高一下自己的教养,要不然,很容易让人以为,你只是个没教养的暴发户。”

  李瑜的话很平淡,没有任何火药味,但是却把人给骂了,我很惊讶,没想到李瑜会这么说,是为我吗?或许是吧,多少,我对他增加了一点好感。
  朱老板笑了一下,他也是个不发大脾气的人,但是心里一肚子坏水,我实在不知道我跟朱老板到底有什么过节以至于,他好像处处在跟我作对。
  “一个亿,能不能拿走,就看你的本事了。”朱老板认真的说。
  我听着,心里就很难受了,妈的,两千八百万的料子,他给我搞了一个亿,这摆明了要跟我过不去,张奇气的咬牙切齿,我走到朱老板面前,我问:“朱老板,到底我跟你有没有过节?”

  “哼,没有,就是单纯的认为,你比较厉害,看中的料子很好,所以,我想跟你买料子,我很欣赏你,这么说,不知道李小姐会不会舒服一点?”朱贵平淡的说着。
  我看着李瑜,皱起了眉头,我不觉得这个朱贵跟我没有过节,但是他又表现的很没有过节一样,我回想着他说的话,他说,之前挺欣赏我,但是之后我到广东,他就觉得我像是一头蛆一样依附着一坨屎。。。
  突然,我意识到了什么,他不是跟我有过节,而是跟陈发有过节,我跟着陈发混,在广东人尽皆知了,朱贵也知道,我帮陈发做事,他也是知道的,我不知道他跟陈发有什么过节,居然连我一起骂,一起针对。
  北京帮,广东邦,有点意思。。。
  我说:“朱老板,一亿一千万,我要了,如果朱老板说话算话的话,这块料子应该是我的了。”
  朱贵有点意外,看着料子,说:“你很有种,也很有头脑,但是我给你一个忠告,跟黑手发玩,希望不要把你玩死。”
  我笑了笑,果然,他们是有恩怨的,我说:“朱先生,你跟陈先生的恩怨,与我无关,所以,不要迁怒与我,我只是个赚钱做生意的。”
  朱贵笑了笑,说:“覆巢之下无完卵?”
  “朱先生果然厉害,要灭掉广东帮,我相信有这个能力,但是未来三五十年内,你可能不行了,所以,这个覆巢之下无完卵的话,我占时收下了,但是我该怎么做,还是会怎么做的。”我笑着说。
  他摇头,说:“资本市场下,毁掉一个公司是很简单的,只是做与不做而已,我是抱着大家赚钱的态度跟陈发合作的,但是他不但坑我,骗我从他这里每年拿了一半的货,却不肯真心实意的跟我合作,就如这次公盘来说,他只是让我拿料子来,但是却不肯让我入股,让我又恼,又无奈啊。”
  我皱起了眉头,朱贵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原来他跟陈发之间的恩怨,是为了入股广东玉石协会,插手四大家族的生意,为此他好像努力了很久,但是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
  不过,我不意外,他失败是情理之中的,因为他是个大老板,不愿意低头,不像我,走投无路只能低头,所以才能得到陈发的重用。
  我心里苦笑了起来,我终于知道朱贵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原来如此!
  朱贵是北京帮的人,他们跟广东一样,也不产翡翠,但是北京却是中国最大的翡翠消费地,太多有钱人都在那边了,所以北京也是急需高档翡翠的地方。
  朱贵看到了广东的成功地方,所以,想要入股广东,但是他低估了陈发他们的保守。
  广东人不太关注天下大事,很关心本地大事。这和北京人形成非常强烈的对比,在广东人眼中,他所在城镇即中心,比他们这个城市北的地区,他们都叫北方,或北边。
  在广州,珠江把广州南北分割,于是广州人把珠江以北的广州城区叫做河北,把珠江以南的广州城区叫做河南,这就代表,他们自我为中心的观念非常重。
  一开始我也不习惯,就如朱贵这样,充满了敌意,但是当你真正的了解之后,你也会觉得没什么,他们只是在自我保护而已。
  我说:“朱先生,可能是你有所误会,陈先生只是不想把家族事业做出去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自我保护而已,如果你真的想要入住他们的家族事业,你可以跟他们联姻,对于家族的人,他们绝对不会吝啬的。”
  朱贵露出了谜一样的微笑,说:“所以,我很佩服你啊,自己有老婆,听说还怀孕了,但是,你却能跑到广东这边做他们的女婿,我也很佩服你们广东人的二奶文化,李小姐这么有学识的人,居然也能忍受做别人的二奶,佩服,邵先生,不知道你的妻子知道你在这边风流快活是什么感想呢?”

  我看着他的眼神,很鄙视,我皱起了眉头,我说:“朱先生,你何必为难我呢?又何必费劲心思来调查我呢?”
  “邵飞借钱赌石,输光了自己老丈人的钱就抛弃妻子的事情,全世界都知道,没有什么需要调查的,你可能还以为自己很光荣,但是在瑞丽,你就是一坨屎,对于你的人品,我真的感觉不屑,不过,我佩服你,好好做,靠女人上位,也是一种本事。”朱贵拍着我的肩膀说着。
  张奇气的要打人,我拉着张奇,看着朱贵从我身边走过去,我看着张奇,他说:“飞哥,这个王八蛋欺人太甚了。。。”
  我严肃的看着他,我说:“你从瑞丽过来,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没有飞哥,我什么都没听到。。。”张奇立马说。
  我说:“告诉我,瑞丽那边怎么说我的,快点,我要听实话。。。”
  张奇很为难,看着李瑜,我说:“快点说。。。”
  “飞哥,都是马欣跟珠宝街的人传的谣言,他们说你,为了赌石,骗你老婆跟陈老板的钱,现在把钱输光了,就抛弃妻子到广东做人家的上门女婿,都是胡说八道的。”张奇立马说。
  我低下头,心里很不舒服,我现在终于知道陈玲为什么要去打掉那个孩子了,因为,他听到了流言蜚语,她感受到了绝望,我也知道为什么陈老板要我死了,因为他更绝望。
  马欣,珠宝街,你们真的好狠,为了干掉我,连谣言都放出来了,我笑了一下,看着李瑜,她还是很平淡的看着我,我没有说什么,而是说:“赌石。。。”

  我让张奇去付钱,料子虽然贵了五倍,但是我依然要赌,赌这一口气,也许,我能赌赢,只要我赢了钱,没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
  付钱之后,料子拿走了,我到切割室去切割,但是我看到切割的地方到处都是人,还有的在排队,我知道气氛带动起来了,大屏幕上的交易额在疯狂的变动,这让我松了口气,只是一刀,就把平洲公盘的火爆气氛给点燃了,看来爱赌,是人的天性。
  我们排队等着开料子,李瑜站在我身边,她有好几次张嘴,但是都沉默了,我看着她,我说:“有话就说。”
  “算了,还是等回去再说吧,有事情,我们需要单独谈谈。”李瑜认真的说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