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6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赌来的,这就是赌石,你听过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这句话吗?哼,别高兴的太早,赌石有输有赢,我今天能赢十亿,明天也有可能输一百亿,我曾经输过最多的是三亿美元,输的倾家荡产,所以,你不要对我抱有什么希望,因为我是个赌徒。”
  她点了点头,说:“我觉得未来很美好。”
  我笑了笑,我说:“这块料子,是我们合赌的,我只有两份,如果你这就满足了,那么我觉得你真的是个容易满足的女人,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还要去忙,张奇。。。”
  张奇拿着雨伞给赵奎,说:“看什么看?给大嫂打伞啊,我这是黄金右手,很金贵的。”
  赵奎把伞撑开,走到李瑜身边,说:“大嫂,回去。”
  虽然这里的雨不是很大,只是雾毛雨,但是还是打湿了李瑜的头发,让她的身体上显得有些水汽,这样就显得更有仙气了,她虽然不是美的让人窒息的那种,但是她身上的气质绝对是高人一等的,就连马欣都比不上。

  她说:“我想留下来。。。”
  我点了点头,随意,田光他们没有跟我多说什么,离开了,继续去等,马玲站在,马炮急忙拉着走,说:“你他妈的别这个时候吃醋,别影响我邵飞兄弟,走走。。。”
  “去你的,老娘会吃醋?”马玲不爽的说着,被马炮给强行拉走了。
  我继续去看料子,走到交易大厅,李瑜跟在我身后,我有点不自在,我不喜欢被人盯着的感觉。

  “我有一种感觉,你好像很刻意的想要跟我保持距离,又很刻意的远离我,为什么?我有这么可怕吗?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个会尊重女人的人,但是我现在感觉,你有点不尊重我,是我要做的跟要得到的东西,让你不安吗?”李瑜问我。
  我笑了笑,我说:“是的,虽然我支持女人做事业,但是我也想女人明白,他们要得到的东西,应该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
  “所以,我们才结婚,找男人啊,这也是我为什么答应我爸爸跟你结婚的原因。”李瑜认真的说。
  我看着她,眯起眼睛,认真而中肯的说:“所以,这很可怕,我的压力会非常大,我会因为你的野心,而背负很多东西,要去努力双倍的努力。”
  “作为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女人想要的东西都得不到,给不了,那还算什么男人呢?”李瑜冷静的说。
  我皱起了眉头,确实是个厉害的女人,但是,我也不是愣头青,我说:“那也看值不值得付出,我只为我爱的女人付出。”
  李瑜皱起了眉头,出奇的没有反驳我,但是过了一会,说:“我会跟着你,试着了解你,我也希望你能在尽可能短暂的时间里了解我,晚上。。。”
  她想说什么,但是碍于尊严,又或者是女人的矜持,没有说出口,我皱起了眉头,我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她看到了我的能力,看到了未来,所以,想要我们尽快的熟悉彼此。
  我笑了笑,说:“晚上,我开车接你。。。”
  她听了,很认真的点头,或许,她想做出这种决定也是很认真,很重大,很需要勇气的。
  她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跟着我,我也没有在说什么,而是继续看着料子,第一刀开门红,第二刀,不知道还有没有这种运气,那块莫弯基的皇家紫绝对是捡漏,我三百八十万拿下的,这种运气不知道会不会还在。
  我看着莫弯基的料子,突然对这种场口的料子有了一种好感,看看能不能在赌一块出来,虽然我知道,皇家紫可遇不可求,走运一次就应该感天谢地,但是赌徒总是有投机的心里。
  我找了一圈,突然又看到了一块一样皮壳的莫弯基的料子,但是却是一块明料。
  我把料子拿起来,看了一眼皮壳,确实是莫湾基老坑,起白雾,切了薄薄一个盖子,在盖子做下方有一坨白棉,下面皮壳有部分地方脱砂,脱砂处有裂,从切口看,有一道竖列下去,跟之前的那块料子很像,也是给我的第一个反映是这种料子种水没有问题,关键是赌下面有没有变种,棉进入没有。
  我看着料子,已经切开了,我不是很想赌,就把料子放下了,果然捡漏的心里不能有,要不然会失望,赌石的人要记住一件事,好料子是不可复制的,极品的料子更是可遇不可求的。
  我看着外面大屏幕的闪动,比之前快了很多,几乎每分钟,都有一笔交易诞生,我笑了一下,看来,这些商户开始出手了,现在才是抢钱的时间,不过我不着急,赌石要耐性看,最忌讳的就是哄抢,料子多的事,只要有眼力,有运气,就能买的到好的料子,你跟别人哄抢,除了抬高料子的价格之外,其他什么好处都得不到。
  这个时候,大厅里竞价的声音不绝于耳,我看着料子的价格已经被炒到了一个高度,我有点惊讶,这些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天价。
  我看着这些明标的料子,有两个人为一个料子争的面红耳赤,我看着他们投标的料子,一个手镯心,四块散碎料子,但是种水色都不错,唯一的缺陷是稍微有白棉
  就看底价,最小的一个,售价必须要过五十万,手镯心的成品,价格应该要过百万,这还只是从标底看到的,
  我看着其中一个人直接把价格出到了三百六十万,但是对方直接用四百万杀了回去,那个兄弟只能气的扬长而去,我看着那个拿到标的人,很开心,只是我看着料子,四百万,就算拿下了,也不值得。
  不过,咱们这里没有缅甸那么变态的税收,四百万是不会亏的。
  我走过明料的地方,李瑜说:“翡翠真的是能让人疯狂的东西。”
  我说:“是钱能让人疯狂。”
  她笑了一下,笑的很腼腆,说:“你这个人尽说实话,显得有点无趣。”
  我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我顺着明标的料子区域找了一圈,但是都没有找到我喜欢的料子,主要是没有可以豪赌的料子,我有点失望,我不想赌明料,因为太贵了,我现在就是想要用最便宜的钱,去赌最大的钱。
  “飞哥,咱们一定要赌蒙头料吗?”张奇不耐烦的问我,找一圈一个小时都快过去了,所以显得有点急人。
  我摇头,我说:“只是主要目的,现在没有可赌的蒙头料,我们就赌开窗料。”
  我说着,就寻找开窗的料子,开窗的料子相对于明料来说,还有可赌性,但是眼睛需要更加的亮,因为有时候开窗的料子比全蒙料还要坑人。

  有时候没有那个窗口的提示,你还不会下定决心去赌呢。
  我看着料子,突然看到一块像是大土豆的料子,上面开了个窗,我一看窗口,就指着说:“雪花棉。。。”
  张奇看着料子,很惊喜,说:“飞哥,这是木那的料子吧,你看这个棉,像是雪花一样,而且很干净啊,没有杂乱,可赌吗?”
  我看着料子,不是很大,像是一个七八公斤的大土豆,料子上面有点松花还有一条七厘米左右的蟒带,木那场口的料子很少有这么好的表现,松花蟒带齐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