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206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吴家是什么人家啊?师父怎么能和这样的人来往!”
  一人给了一身儿厚衣裳换上,又张罗饭食。结果这两个孩子干活都很麻利,给姜樊省了不少事。
  可是一面欣慰这两个孩子看来不用人费心照顾,一面又生起气来。
  谁也不是天生就会干活儿的,一看这俩孩子的麻利劲儿就知道过去肯定天天被使唤。吃起饭来先是有些胆怯,象是怕谁抽冷子给他们一下一样,后来发现师兄们都和气,胆子大了,那简直是狼吞虎咽,比大人都显得能吃。

  姜樊赶紧劝住:“别猛吃。”经常挨饿的肚肠一下子暴饮暴食的,很容易闹病的。
  他还是去大师兄那儿讨点能消食的药吧,就是不知道这样的药师兄那里有没有。
  吃完了饭这俩孩子又抢着收拾干活。
  他们现在没拜师,连外门弟子都算不上,和以前山上用的小僮、杂役们其实差不多。
  不过这里其实没有什么事情要他们做,姜樊连夜翻找带来的东西,总算找出两件算是合身的袄子先给他们穿。

  旧衣裳找出来几件,可是姜樊动作慢慢停住了,在榻边坐了下来。
  他们下山的时候,姜樊把东西一股脑的往行囊里装,反正那行囊能装,一整间屋子都装得下。
  当时装的时候没在意,现在才发现行囊里还有两件玲珑的旧衣裳和其他物件。他们俩小时候一起长大的,本来就比别人往来多,他也有东西放在玲珑那里,玲珑的东西放在她这里也不奇怪。
  衣服是旧衣,早不合身了,当时山上做活的人拿去浆洗过就给姜樊一起收起来了。
  东西则是玲珑自己落在他那儿的,因为是小东西,想着她也用不着,姜樊也没惦记着去还,但也没有扔掉。

  莫辰穿了一身青灰色袍服,外头罩着一件雪白的大氅。这样的装束很寻常,可是穿在大师兄身上看起来就是不一样。晓冬现在都有点不大敢看大师兄的眼睛,短暂对视还好,要是长看,总觉得会被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吸进去一样。
  “不用担心,天黑前就回来了。现在这位城主上任之后整治了城防门禁,现在北府城里还算安全。”
  再说,纪真人还在宅子里。有她在,李复林出去的格外放心。
  “师兄早些回来。”
  “知道了。”
  莫辰跟师父这次出去整整一天,天黑后才回来。两人看起来都没有什么伤,只是脸容上带了些风尘,略显疲惫。
  晓冬把莫辰脱下来的大氅拿去挂上,又倒了热茶来端给他喝。

  “师兄要用饭吗?”
  “不用,我不饿。”
  晓冬端了茶之后就坐在莫辰身边不走了,把今天的事跟他说。
  “我去药圃照料过那些药材了,可能因为天气实在太冷了,都不怎么长。纪真人给的那些种子,杆子长得比止血草还矮些,叶子细细的,看着确实不是中原的物种。”
  莫辰端起茶来喝了一口,晓冬泡茶的手艺比刚上山时是大有长进,之前那茶泡的……咳,反正不管味道如何,总之喝不死人就是:“嗯。”
  “还有,今天姜师兄和邵师兄两人对招来着,邵师兄那剑法看着确实大有长进。”

  莫辰微笑:“你这口气太大了啊,听着倒好象你是师兄。”
  晓冬连忙摆手:“不是,我是说,邵师兄比以前厉害了嘛……”看着莫辰脸上的笑容,晓冬也知道莫辰是在调侃他,可是要顶回去,他又没那个本事,只好干脆跳过这一节:“今天吴齐和赵伯原两个也缠着姜师兄想学剑法,让姜师兄好一阵头疼。”
  他们没有正式入门,剑法是不能教的。姜樊虽然是个好说话的老好人,可对门规比别人看得都重。旁的事情求求他,比求别人管用。这事儿求他,他尽管很为难,可是不教就是不教。
  “纪真人……”
  “嗯?”
  “纪真人看见了,还顺口的问了赵伯原一句,要不要跟她学呢。”
  莫辰确实有些意外:“纪真人真这么说?”

  晓冬点点头。
  按说纪真人跟他们现在是……一家人,门里除了莫辰他们几个亲传弟子,其他人她想收谁为徒都行。师父和纪真人如果结成道侣,纪真人也愿意入回流山的话,就可以算是一家人,不分彼此,谁收徒都一样。
  大家现在都将纪真人视为师娘了……
  但心里明白是一回事,毕竟没有那道手续,纪真人还不能算是他们的人,赵伯原也就不能跟她学武。
  “纪真人只是一时兴起,还是觉得赵伯原真的适合学她的功法?”很多功法都是挑人的,有的只有女子能学,比如碧霞山庄,那心法男子就是学不了。纪真人的师父早没了,她一直是一个人,大家也不知道她的门派是什么来历。
  李复林将佩剑拔出鞘,仔仔细细的将剑擦拭干净。剑身明亮如镜,映出来他的面容。
  剑刃上干干净净的,一点也看不出来白日里刚刚饱饮鲜血。
  不知为什么李复林想起自己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了。
  那是他还不到二十岁,头一次跟师叔一起下山的时候。嗯,说起来也就比晓冬现在大个一两岁的时候。
  当时是为了什么而杀人,他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他记得自己当时手很稳,剑拔出来时,血珠沿着剑刃飞快的滴下,剑刃上依旧是干干净净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可是之后很多天他都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擦拭剑刃,总觉得那股血腥味儿还留在剑上。
  那气味儿很怪,既咸腥,又透着一股甜腻,让人总是没来由的一阵恶心。
  今天他又杀了好几个魔道中人,下手一点都不手软。

  纪真人推开门进来,李复林将手里的剑放下,站起身来。
  纪真人很了解他的习惯,一看他在那里擦剑,就知道他今天是又杀人了。
  “明天有时间没有?我正想和你切磋一下。”纪真人说:“这阵子都没和人动过手,骨头都要锈住了。”
  李复林笑着说:“我敢不奉陪吗?还请纪真人手下多多留情。”
  纪真人瞅着他,忽然笑了。
  很多年前,他们才刚认识的时候,也有过这么一番一模一样的对话。可那时候纪真人特别不耐烦听这种所谓的客套场面话,当面直斥他“虚伪”。
  可是现在再听到同样的话,心情却完全不一样了。
  “你剑法很好,我未必能胜你。”纪真人坐了下来:“你们今天事情可还顺利?”

  “还算顺利。”李复林把今天的事大概同她说了一遍:“魔道中人这些年来一直蛰伏,现在看来元气渐复。这天下又要不太平了。”
  “师兄,师兄早点儿歇着吧?”
  晓冬忙前忙后,已经把被窝铺好了。平时师兄很少躺下安睡,可是今天在外面累了一天,晓冬觉得还是要躺下来好好歇息一晚才好。
  “师兄尽管放心睡,我在下面铺了两层褥子呢,保证软和。”
  “我不累,你睡吧。”
  “我也铺好了。”晓冬铺陈的是两个被窝,枕头也摆得整整齐齐的,晓冬还特意把枕头上面的皱褶抚平:“咱们一块儿。”
  日期:2017-08-24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