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0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老意味深长说 , “我就是相信周局长不买我这个面子,才一定要讨教两招。”
  他脸上笑容说不出的高深莫测,“不妨我和周局长赌一把大的,这盘棋下赢的那个人 , 可以向输的人提一个条件 , 输的人只要不十分为难,都必须应允 , 怎样。”
  周容深说这有必要吗,只是玩儿一局而已。
  常老指尖转动着那枚黑子,“我喜欢有筹码玩乐 , 周局长不敢吗。”
  周容深不理会 , 他当然清楚常老要什么,虽然他有把握赢,可他也是绝不冒险的人,常老等了片刻只当陪我这个老头子开心,这里是珠海,周局长不明白入乡随俗的道理吗。

  周容深眯着眼紧盯棋盘,他骑虎难下,已经推辞不了了,他说就依常老的意思。
  他应承后常老的棋路明显有了变化 , 比刚才平平无奇多了太多狠招,东攻西堵 , 把周容深艰难布下的局搅得很吃力。
  我隐约看出常老的招数了,和乔苍那天在茶坊很相像 , 不知他们这些亡命徒是不是都喜欢堵死别人的同时 , 也不给自己留有后路,杀法简直如同自焚一样。
  周容深举棋无处可下 , 才发现自己被逼入了四面楚歌的绝境。
  他的四角阵被打破 , 常老设了一个更加恢宏的五角阵,周容深并不是不会,他掉以轻心了,他不觉得常老有这个段位,才到最后被他反压制。
  周容深笑得有些僵硬 , “看来常老要赢我了。”

  “不,白子还有扭转的余地 , 只是你未必把握得住。”
  周容深盯着棋盘看了许久,“黑子来势汹汹,确实很难了。”
  周容深说这话看似云淡风轻,但其实已经有了一丝忌惮 , 他如果输了,常老势必要利用他的权力为乔苍铲平一些路 , 他不答允便是失信 , 失信于常老,就是江湖规矩解决 , 周容深掌控几万津力 , 他不怕 , 但没必要惹一身骚。
  他答允则意味和这伙人同流合污 , 这么大的把柄,万一翻船就麻烦了。他显然低估了常老的棋艺 , 把他看成胸无墨点的黑帮头子,却不想着了他的道。
  周容深悬在半空迟迟不落子,常老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我在这时开口 , “有什么难 , 我一下就可以打破僵局。”
  周容深拍了拍我的手背,小声让我不要胡闹。
  我冷笑说这盘棋在我眼里 , 不过小儿科。
  常老很感兴趣望向我,“哦?何小姐如此有把握,能让我领教一招吗。”
  我说常老势在必得 , 如果我让您输了 , 您答应容深一件事吗。
  他说当然,君子协定,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也不会出尔反尔。
  我这才接过周容深手里的白子,坐在他刚才的位置,他有些担忧我,手在我腰间轻轻捏了捏,我从容不迫笑,在常老的注视下将白子放回棋盅 , 猛地掀翻了棋盘。
  无数颗黑子白子抛向空中,交错纵横 , 我和常老对峙于这样的眼花缭乱之中,他脸上已经没有了笑意 , 而我唇角的弧度却越扬越高。
  周边狼藉一片 , 黑白子交融散落到每一处,我托着腮笑说 , “何必计较输赢呢 , 谁占了上风,谁又落了下风,还不如糊里糊涂一盘和棋,战场无常胜将军,只要常老的黑子不能赶尽杀绝 , 容深的白子就有绝地重生的机会,到时候杀得头破血流两败俱伤 , 黑子还能占上风吗?兴许全军覆没也不好说。”

  周容深抿唇沉默,将身体倾斜护住我,他垂在身侧的手不着痕迹伸入口袋,眼睛死死锁定在常老脸上。
  然而短暂的僵持和静默后 , 常老忽然哈哈大笑,他笑得很真 , 也很愉悦。
  “何小姐人美 , 更智慧,也有胆量 , 真是不可多得的尤物 , 让我十分喜欢。”
  这胡搅蛮缠的事我能做,周容深做不了 , 女人是聪慧机灵,男人就是示威挑衅 , 他如果把棋盘掀了 , 这气氛就僵死了。
  常老挖好坑等周容深跳,就为了堵他嘴 , 让他不得不妥协一步 , 这可是珠海地盘,特区局长的身份也不管用了,我不撒泼耍赖蒙混过关根本没路子化险为夷。
  漂亮女人有的是,沈姿会输给我就是没我聪明,没我在男人圈会交际 , 别说她这种家庭主妇,一般混社会的女人都不是我对手 , 官太太哪有那么好当,场面上应酬差事太多了,玩儿不出一副漂亮手段,熬上位也坐不长久。
  周容深爱我的美色 , 我的机灵圆滑,我爱他对我的好 , 他的权势地位 , 我们各取所需,权贵间的情爱没有点图谋 , 是不可能守得住的。
  所以我千方百计保养自己的脸蛋 , 在一些场合出风头 , 让所有女人都在我的压制下黯然失色 , 他爱的就是我这个,我必须使劲卖弄。
  常老一边喝茶一边饶有兴味在我脸上打量着 , “何小姐这一招,我领教了,的确津妙绝伦。”
  我媚笑着伏在桌上,这个姿态将身体勾勒出一道极其优雅玲珑的曲线 , “那常老答应我的事还算数吗。”
  他抿唇咽下一片茶叶 , “何小姐是投机取巧,不是凭本事赢的,我也要算数吗?”
  我笑眯眯眨眼 , “兵法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在僵局里垂死挣扎,这是最愚蠢的作法 , 耗尽气力不说 , 还会助长对方嚣张的气焰,我可看得清楚,常老在容深举棋不定的时候脸上表情很是得意呢。”
  他哈哈大笑,笑得比刚才还要愉悦,“真是巧合如簧的妮子,一丁点亏也不吃,也不给人留面子。周局长,平时怎么受她的欺压。”
  周容深见事情被我巧妙糊弄过去,他松了口气 , 手从口袋内不动声色抽出,揽住我肩膀 , “自然是让着她多一些,才有好日子过。内人顽皮任性喜欢吵闹 , 常老见笑了。”

  常老笑出满脸皱纹 , 眼睛里津光四射,看得我有几分不自在 , 二姨太听见棋盘被掀翻的动静从厨房走出来 , 她扫了一眼地上铺满的狼藉,从侧面弯腰搂住常老脖子,“这是谁输了,急得把棋盘都扔了?”
  常老拍了拍她的手,“小二,这位何小姐可是把你都比下去了。”
  二姨太哟了一声 , “这么厉害,我是老爷手把手调教出来的 , 下棋就没输过,怎么我都不是对手了?”
  “何止你,我不也输了吗。”
  二姨太扭头看向我,在我脸庞和身体上细细打量几个来回,表情讳莫如深 , 带了一丝排斥,我和她目光碰撞时 , 她出于礼节朝我笑了笑 , 笑得非常敷衍。
  常老问她饭菜还有多久上桌,二姨太说快了 , 厨师摆盘呢 , 正统的粤菜 , 闻着都觉得馋。
  她十足媚态 , 眼尾勾着周容深,“今儿托周局长的福 , 我也解解馋,平时老爷喜欢京菜,家里厨子也做京菜多,想吃这么齐全的粤菜 , 眼巴巴等着逢年过节呢。”
  常老笑骂了声 , 问她有这么苛刻吗,哪天不满足你的嘴。
  二姨太说哪天也没今天丰盛 , 怎么着,您还不让我拆台啊?
  日期:2017-08-27 08: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