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就是个骗子》
第14节

作者: 子衍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刻在轮椅也不好好坐着,将受伤的腿,叠在没受伤的那条腿。
  她的手托着下巴,看着许南嘉,语气带着痞里痞气。
  从小受正统贵族教育的人,最受不了的是她这种不修边幅,可不知道为什么,那副欠扁的小模样,竟让他觉得,有点可爱。
  这念头一出,他有点发愣。
  见鬼了!
  他到底在想什么?
  这时,老夫人已经看明白了怎么回事儿,她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开口道:“南嘉,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儿来!这手镯,我可是戴了三十年了,你……”

  许南嘉咬住嘴唇,嘟起了嘴巴:“不是我……”
  她不怕老夫人,可是却害怕许沐深,急忙对他解释:“大哥,不是我!是她!”
  她现在后悔死了!
  刚开口留下许沐深,是想要惩罚许悄悄,可没想到现在,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她语无伦次的霸道模样,看着跟她妈一样让人厌恶。
  许沐深蹙起了眉头,垂眸,淡淡的语气却带着不容置疑:“那罚你……”
  话没说完,一道女声忽然传了进来,“这是怎么了?”
  在许家,许沐深几乎是至高无的存在。
  所以,敢这么直接打断他说话的人,还真是不多见。
  许悄悄好的扭头,看到一个年贵妇女,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
  她气质非常好,盘着头发,脸带笑,单看那张脸,看不出年纪,可看她几乎跟许南嘉如出一辙的模样,许悄悄立马明白了这个人是谁!
  如果她没猜错,这个人,应该是许南嘉的妈妈,许家的当家主母,柳映雪。
  而跟在她身后,走进来一个年男人。

  即便已历经风霜,可还是充满了魅力,这是许沐深和许南嘉的爸爸,许盛。
  她这几天,已经将许家的人际关系,打听了个清楚。
  许沐深与许南嘉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许沐深的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去世了,然后许盛才娶了柳映雪。

  此刻,听见柳映雪的声音,许南嘉顿时宛如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妈!”
  喊了一声,她扑到了柳映雪的怀。
  柳映雪心疼的拍了拍她的后背,皱起好看的眉头,“这是怎么了?”
  样子倒是和蔼可亲,看着很好相处的样子。
  许盛立马前一步,“囡囡,哭什么?谁惹你不高兴了?”
  语气很和善,看得出来,平时很宠许南嘉。
  不过也是。
  如果不是很宠她,也不会让她养成这种刁钻又无脑的大小姐性格。
  许悄悄这么思考的时候,见许南嘉伸手指向了她,“是她!爸爸,妈妈,是她欺负我了!你们要替我出这口气!”
  话落,许盛顿时扭头,一双眸子里带着不善,直逼许悄悄!

  许悄悄绷紧了身体,一种危险的感觉袭来,让她感觉毛骨悚然。
  许盛的眼神,带着打量,让人非常不舒服。
  毕竟是许沐深的父亲,他气场很强。
  被他这么看着,许悄悄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可她不想示弱,这么抬着头,跟他对视。
  不过几秒钟,她感觉自己背后,出了一层薄汗。
  然而这时候再躲开他的视线,会示弱。
  正在纠结的时候,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许沐深突然站在了两个人间,阻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许悄悄顿时松了口气。

  听到许盛语气很冷、态度很不友好的询问:“这是妹妹那个女儿?”
  许悄悄咬住了嘴唇,能够察觉到许盛并不喜欢她。
  搞不清楚许盛在家里的地位,所以她看向老夫人。
  老夫人在许盛面前,有点畏缩,她孱弱的开口:“对,这是悄悄。在外二十多年,长这么大了,跟她妈妈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们该接回来了。”
  “嗯。”一个字,很敷衍的回答,不知道是接受,还是没有接受。

  许盛看向许南嘉,态度立马变了一个样:“好了,别哭了,她怎么你了?你告诉爸爸,爸爸一定不会绕过她!”
  许悄悄:……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间产生了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心思都是敏感又脆弱的。
  这种自己打不过,让爸妈的行为,让她很受伤。
  因为,她没有爸爸。
  哪怕现在回家,也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
  她眼神一黯,两只手渐渐握紧。
  那副样子,全部落到许沐深的眼里。
  他竟然像是读懂了她的心思一样,向来不管家务事的人,突然站在她的面前,与许盛对,“这件事儿,是南嘉的错。”
  笃定的语气,带着维护的意味。
  让许悄悄一愣,错愕的看着男人高大的背影。
  另一边,老夫人已经急忙将事情真相说清楚:“……这事儿真的不怪悄悄。”
  许盛冷哼了一声,“寄人篱下,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还是要搞清楚的。”
  许悄悄听到这话,拳头猛地握紧。
  倔强的盯着他。
  这话的意思,是她许悄悄在许南嘉面前,什么都不是?
  许南嘉污蔑她,欺负她,她要忍着?

  一种气闷的感觉,瞬间袭来。
  如果不是妈妈在许家,她现在都想直接离开!
  这么想着的时候,听到许沐深淡淡开口道:“许家人可以霸道,却不可以愚蠢。麻烦她下次陷害别人时,带脑子。”
  原本听到许盛说话,停止哭泣的许南嘉,在许沐深这话落下后,反映了一会儿,这才明白了什么意思,顿时再次哇的哭了起来!
  许盛脸色一沉,还想说什么,柳映雪却前一步,“好了好了,小孩子玩闹,我们跟着搀和,贻笑大方了。事情到此为止!”
  话落,许南嘉顿时大叫:“妈,你怎么不帮着我,却帮着一个外人!”
  柳映雪立马走到她身边,压低了声音开口道:“南南,不许胡闹!你别忘了,我们接她回来,是为了……”
  许悄悄打量着母女的情况。
  柳映雪拉着许南嘉,压低了声音,不知道说了什么后,许南嘉虽然不情不愿,可到底不再说话了,只是狠狠瞪了她一眼。
  许悄悄隐约觉得,这其有什么蹊跷。
  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疑惑。
  一些被她忽视的问题,涌心头。
  为什么许家将她扔在孤儿院二十多年不管不问,突然却将她接回来?

  她眯起了眼睛,内心忽然响起警钟。
  虽然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可因为职业原因,她对豪门也有所了解。
  这里面,人情最淡薄。
  而许盛对她明显不喜,许沐深对她也从没有感情,老夫人在家里像是没有地位,所以到底是谁派管家,将她接回来的?
  她的视线,再次落在了柳映雪的身。
  见她拽着许南嘉走过来,脸依旧挂着和善的笑意,“悄悄,这件事儿是你妹妹做得不对,她跟你闹着玩的。”
  说完,低头看向桌子的玉碎片,“这镯子其实是一对,另外一个在你妹妹那儿,既然这个碎了,那让你妹妹将她那个,送给你吧!”
  许南嘉听到这话,蹙起眉头,“凭什么把我的给她?”
  话落,柳映雪拽了一下她的胳膊,许南嘉冷哼了一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