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就是个骗子》
第4节

作者: 子衍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
  走出房间一段距离,许南嘉嫌弃的松开许悄悄的胳膊。
  她倨傲的伸出手,霸道不讲理的开口:“把玉镯子还给我!”
  “还给你?”
  “对!”
  “凭什么?”
  倒不是真的舍不得这玉镯子,而是这小姑娘从见她一副鼻孔看人的样子,让人心里很不爽。
  许悄悄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的性格。
  她要是好声好气的恳求,许悄悄也不会不给。可这个态度……当她是是软弱可欺的纯洁小白兔?
  许南嘉见她不给,顿时大怒,指着她的鼻子骂道:“我知道你跟你妈那个贱人一样,赖在我们家是为了算计奶奶的东西!”
  许悄悄眼神一凌,“许南嘉,我警告你,你骂我也算了,我妈好歹是你姑姑!”
  许南嘉听到这话,眼神里反而更加鄙视,“她算是我哪门子的姑姑?充其量不过是奶奶的一个养女!”
  许悄悄瞪大了眼睛,错愕的盯着许南嘉。
  “养女?”
  许南嘉冷笑,“对,你妈是我们许家的养女,而你,更是跟我们许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奶奶不过是看你可怜,给你一个姓罢了。还真当自己是许家的大小姐吗?”

  “我告诉你,你不过是我们家养的一条宠物狗,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儿的话,怎么可能同意让你进许家门!”
  许南嘉说到这里,猛地意识到自己说漏了话。
  她捂住嘴,看向许悄悄。
  她已经被养女这两个字震惊到了,以至于没有听清楚许南嘉后面的话。
  许南嘉松了口气,继续说道:“许悄悄,我告诉你,在我面前,你只有摇尾乞怜的份儿!”

  许悄悄渐渐回过神来。
  她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果然,飞枝头变凤凰什么的,都是假的。
  搞了半天,原来她妈妈只是许家的养女。

  至于她……在许家更没有什么地位了。
  怪不得,这22年来,许家没有一个人去看过她。
  不过这样的话,她跟那个“大哥”岂不是也没有血缘关系?
  莫名的心一松。

  这好。
  至于好什么,她都没来得及深想,听到许南嘉嘲讽的声音:“现在,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了吧?那么你最好乖乖的将玉镯子还给我,否则的话,我让你好看!”
  此刻,天色已经黑了。
  许悄悄低着头,脸的光线半明半黯,显得她人带着点邪气。

  她咧了咧嘴,嗤笑了一下,这才抬头叹了口气,“好吧,我给你。”
  她将玉手镯从口袋里拿出来,看了一眼,递给许南嘉。
  许南嘉伸手,正要接过。
  许悄悄的手,却忽然一缩。
  许南嘉立马叫到:“你敢不给我?”
  “当然不敢。”许悄悄眼神里闪过一抹光,嘴角挂着一丝痞笑,“我只是突然想起来,我刚完厕所,没洗手。”
  许南嘉看她的眼神立马变了,手噌的收回来,“你怎么这么脏啊!”

  许悄悄点头附和:“对对,我的手太脏了,所以我给你把手镯擦擦。”
  她将手镯拿起来,对着面哈了两口气,然后将手镯蹭到自己的衣服抹了抹,这才将手镯递给许南嘉,“给你。”
  许南嘉震惊急了,她嫌弃的后退了一步,“你……你太恶心了!”
  对着手镯哈气,那她的口水,岂不是溅到面了?

  从小在豪门贵族长大的大小姐,哪里这么不讲究过?
  手镯也不拿了,她气的转身走。
  许悄悄对着她的背影撇了撇嘴,语气欠扁的开口:“嗳,这可不是我不给你,是你自己不要的啊!”
  切~
  凭什么她要低声下气?
  大不了,离开许家,反正这么多年,她自己过得不也挺好?
  将手镯放进口袋里,心情大好的她哼着小曲,转身走。
  不远处的阴影,许沐深静静地站在那儿。
  目睹了事情发生的全过程,他一向冰冷面瘫的脸,此时此刻,闪过几分古怪,眸的情绪,变幻莫测。
  这女孩的一举一动,甚至一个眼神、一个表情,都生动活泼的演绎出,她跟乖巧懂事,完全不沾边!
  最终,还是管家领着她来到妈妈的住处。
  许悄悄盯着面前自成一体的小院子,有点近乡情怯。
  她推开房门,走进去,一眼看到坐在床的那个美丽女人。
  柔和的灯光下,她脸带着恬静的笑,温柔的低着头,精致漂亮的五官,都散发着岁月静好的韵味。
  她此刻正在哼着歌,低柔的声音,让人感觉到格外的舒服。
  是她。
  哪怕时隔八年,许悄悄还是一眼认出了,这是她妈妈。
  她不自觉的往前走了一步,喊了一声:“妈。”
  女人一愣,缓缓扭过头来。
  她的眼睛在许悄悄的身看了几眼,然后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嘘,不要吵,我的悄悄在睡觉。”

  许悄悄一愣,这才发现女人的一只手,始终在拍打着床的枕头,她轻轻开口:“悄悄,夜深了,快点睡吧……”
  那么虔诚,那么认真温柔的模样,让许悄悄眼圈一下红了。
  这一刻,她才终于明白,管家和老夫人口的病重,是怎么回事儿了。
  ——
  许悄悄蹲在院子里,凝视着夜色。
  她的心里沉甸甸的,像是压了一大块石头。
  那些她早已遗忘的细节,渐渐浮现在脑海。
  妈妈从怀里掏出早发霉的绿豆糕给她,说是给她留的……
  妈妈拿出一双,只能给洋娃娃穿的水晶鞋给她,说是给她的生日礼物……
  可笑她那些年年纪小,竟没有察觉到妈妈的异样。
  甚至,在妈妈消失的这八年里,她还怀疑过,妈妈是不是不要自己了。
  可现在,她终于明白。

  哪怕这个女人神志不清,却始终都在拼尽全力的爱着她。
  眼圈一下子红了,她深呼吸了一口气,低头,闭眼睛,将心那酸酸的情绪压下去。
  这才站起来,看向房间。
  女人明显困了,却还是强撑着在拍打着那个枕头,嘴里哼着的催眠曲,让整个夜色,都柔和起来。

  她不自觉的勾起了嘴唇。
  倏忽间,她感觉到一股寒意袭来。
  还没扭头,胳膊被大力拽住,踉跄着往外走。
  她吓了一跳,回头,这才发现拽着自己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许沐深!!

  之前在车里,后来虽然见到过他,可都跟他保持着一段距离,所以直到此时此刻,许悄悄才发现,许沐深很高。
  他她至少高一头,那身形沉稳的宛如一座大山,带着霸道强势。
  天色有点暗,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可还是能感觉到这男人身释放出来的不善与危险。
  许悄悄吓了一跳,努力的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在这男人面前,根本手无缚鸡之力!
  她压低了声音喊道:“大,大哥,你要干什么?”
  该不会是要为了白天的事儿,跟她秋后算账吧?
  夜黑风高,正是杀人的好时机啊!
  许沐深不理她,径直拽着她往院子外走。
  她吓得整个身体往下坠,“大哥,有什么话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许沐深停下脚步,回头,语气沉沉,“你确定要在这里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