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4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萍说道:“船舶公司?我听说这可是一家投资上千亿的大公司,没想到博源集团成了他们的法人股东?”
  陆鸣吹牛道:“这笔生意是我亲自谈成的,这倒不是我有什么经营才能,而是我的一位婶婶就在公司的筹备组负责,她有可能出任公司的总经理……”
  韩萍和韩越对望了一眼,问道:“你婶婶?”
  陆鸣点点头说道:“是呀,赵慧芝……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韩萍点点头说道:“知道,知道,野战军司令陆蓝岭的爱人嘛……啊,原来你们是亲戚啊……”
  陆鸣说道:“这话说来长了,我爷爷和陆岩是战友,其实也是兄弟,所以,陆蓝岭我的叫一声叔叔,陆紫燕我叫姑姑……对了,上次韩书记去参加过陆岩的葬礼,那个葬礼就是我姑姑委托我筹办的……”
  韩越好像被陆鸣的牛皮吹的有点动心,问道:“听说赵慧芝就在东江市,你见过她?”

  陆鸣笑道:“我今天刚到,第一个拜访的自然是当地的父母官了,不过,我约了婶婶明天见面,等到大家方便的时候,我再找个机会给你们引见一下……”
  韩萍笑道:“见见面也好,不管怎么说,我们也要尽点地主之谊……对了,阿鸣,你刚才说吴法名不再出任公司董事长了,那谁将接替他的位置呢?”
  陆鸣大刺刺地说道:“哎,本来他们是让我当这个董事长,可我已经有点厌倦了,最近想把大将军公司的董事长辞掉,眼下博源集团的总经理已经有人选了,就是这和董事长一直没有定下来……”
  说到这里,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问道:“怎么?伯母,难道你有意出任这个董事长?如果真是这样,那我求之不得呢?”
  韩萍一听,一脸动容的样子,疑惑道:“可你代表的大将军公司又不是大股东,你的话这么有分量吗?”

  陆鸣笑道:“我的股份虽然算不上最大的股东,但我和大股东有些渊源,我的话还有有点分量的……”
  韩越瞥了陈天放一眼,摆摆手说道:“你还是另请高明吧,说实话,上面三令五申,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不能经商,我女儿已经是个例外了,配偶绝对不能在参与经商……”
  陆鸣笑道:“据我所知,伯母在政府部门并没有实际的职务,她只是出任董事长,又不持有股份,也算上是经商,这就像我婶婶一样,他丈夫还是部队的司令呢,她不是也能担任公司的董事长吗?”
  韩越说道:“那不一样,船舶公司有军方背景,她只是资产管理人……”
  陆鸣打断韩越的话说道:“将来,博源公司竟成为船舶公司的一个子公司,这么一来,公司的性质也变成半官方了,所以,伯母出任董事长完全没有问题……”
  韩萍似乎在=早就心痒痒了,说道:“如果真像阿鸣说的这样,别人倒也没什么话可说,我也不过是那一份工资罢了,说实话,整天闲着,心里总是挺无聊的……”
  韩佳音好像也巴不得母亲能出任博源集团的董事长,说道:“我爸就喜欢吹毛求疵,现在哪个领导干部的家属不经商,官越大,家属子女的生意就做的越大,我们又没工作,不经商喝西北风啊……”
  韩越眼睛一瞪,训斥道:“你少胡说八道,你懂什么?”
  陆鸣笑道:“佳音的话虽然有点以偏概全,但也不是空穴来风,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歪,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只要合法经营,不搞权权交易,谁也没话说,我们靠的的是劳动吃饭……”
  韩萍笑道:“哎吆,这小嘴真会说,怪不得把你干妈哄得团团转呢……”
  这时,一直没有出声的陈天放咳嗽了一声,犹豫道:“陆鸣,我听说W市公丨安丨局一直在调查你,我可先把丑话说在前面,天下丨警丨察是一家,就算你跑到东江市,如果有问题,那我们也一样要调查……”
  陆鸣一脸愤愤地说道:“你说的没错,范昌明调查我三四年了……实际上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他还是揪着陆建民的赃款不放,好像他哪只眼睛看见我拿了那笔钱似的。
  说实话,我也不是怕调查才跑到东江市的,就像你说的那样,全国的丨警丨察是一家,我如果有问题,不管走到哪里丨警丨察都会跟在屁股后面。
  东江市和W市只见也就是牙长一点路,我要是有问题跑到哪里也没用,早就出国了,我相信外国的丨警丨察跟你们不是一家吧……”
  韩萍说道:“这些传闻我也听说过,不过,丨警丨察讲的是证据,只要没有证据,凭着个人的猜测怀疑,也不能一棒子把人打死,范昌明要是手里有证据,这么多年了,怎么一直没有抓人啊……”
  陆鸣听韩萍替自己撑腰,继续火上浇油道:“其实,范昌明是穷极了,一心想着从我这里敲竹杠……
  陈局长,我说了你可能都不相信,当初他在陆家镇抓张昆的时候,骗我赞助一笔钱做为那些提供线索的村民的赏金,可你知道最后怎么样?
  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村民提供线索,那个张昆还是我帮着抓住的,可公丨安丨局不仅没有给过我一分钱赏金,反而把蒋凝香的几千万块钱扣在他自己手里,到现在都没有发还。

  那天我找他算账,他竟然说光是赏金就用了好几百万,这是骗鬼呢,也就是我这样的人好欺负,如果换个有背景的人,他敢吗?”
  韩越问道:“竟然有这种事?”
  陆鸣说道:“我还能胡说不成?说实话,范昌明毕竟是公丨安丨局长,我还给他留点面子,要不然早就去法院起诉了。
  对了,你们看过那个电视节目没有?范昌明生怕我成为烈士的子女,连那种下三滥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陈天放对这件事心知肚明,因为季宏忠夫妇就是他根据范昌明的要求从东江市找到的,而韩越和韩萍显然没有看过。
  韩佳音介绍道:“范昌明这件事做的也确实够缺德的了,竟然伪造DNA鉴定,让阿鸣承认自己是一对夫妇丢失多年的儿子,结果被阿鸣在电视上点名骂了一顿……”
  韩越疑惑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韩佳音嗔道:“哎呀,阿鸣说的还不清楚吗?范昌明这是不想让阿鸣姓陆,既然不姓陆,那就不会跟陆云轩有关系,也就不可能是烈士子女,那些有头脸的陆家亲戚也不会认他,这样一来,范昌明收拾起人来也就不用有顾虑了……”
  韩越扭头瞥了一眼陈天放,说道:“咱们市局和W市那边有不少联系,你和范昌明应该也有不少来往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