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5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每每想到这里,余理就一阵揪心的痛。

  手再次伸进裤袋里,捏着那包药末,此时再不下手,以后就没机会了。
  他叫服务员给他两杯茶,又要了些点心。本来服务员亲自送到位置上的,余理道:“我来吧!你去忙。”
  服务员给他一个会心的笑,觉得这人真好。
  余理趁人不注意,把那包粉末撕开,往杯子里倒。
  有人从洗手间出来,与他擦肩而过,两人碰了一下,余理手一抖,至少有一半掉在外面。
  黎小敏在喊,“余理,你在干嘛?快点啊?”
  她不想太早回去,便催促着余理。
  余理慌乱之中,清理了一下盘子,“来了,来了!”

  用吸管搅拌了一下茶杯,匆匆而来。
  黎小敏道:“不是有服务员吗?你干嘛要亲自动手?”
  余理回答,“这样是不是更有诚意呢?”
  黎小敏笑了,看着余理把茶水,茶点都摆好,她就问,“你想说什么?时间不早了,快点吧!”
  余理脸色一黯,“能多呆半小时吗?小敏,过了今天,我以后就不再纠缠你了。”
  黎小敏看到他一脸哀默,不由有些心软,“好吧!那我们呆到十一点。”

  十一点,还有一小时。
  余理道:“谢谢!”
  “这么客气干嘛,我们都是朋友。”
  朋友!呵呵!余理在心中暗笑,什么朋友,什么兄弟,都他MD的放屁。从今以后,我没有朋友,也没有兄弟。我只要你黎小敏做我的女人,哪怕一夜也好!
  这注定是一场危险的游戏,一向冷静的余理,也决定铤而走险了。
  他一直不肯相信,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只要争取,他就是你的。这个道理,他验证了好多次。
  有时他就在心里想,什么叫不是自己的,抢也抢不来?狗屁!比如眼前有两块糖,如果我不去伸手,肯定被别人拿走。
  那么我要是抢在别人前面拿了,岂不是就属于我的?如此简单的道理,居然被一些肤浅的名言给骗了几十年。
  事实证据,只有极力争取自己想要的,才能得到这一切。当然,有些事情,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余理已经决定了,赌一把。

  目光落在黎小敏左手中指上,一枚很漂亮的铂金钻戒上,余理的心,猛地一痛。
  以前从来都不见黎小敏戴戒指,几天不见,她手上多了一个玉镯,一个钻戒。
  余理当然知道这两样东西,意味着什么?
  那就是一个女人,跟某个男人许订终身之物。

  原本不怎么明亮的灯光下,那枚钻戒绽放着刺眼的光茫,象刀,象剑,伤痛着余理的心。
  又象一个绞肉机,扭曲着余理的心,还有他前不欲生的**。
  这个世界,突然变得好黑暗,他的心,沉甸甸的,连空气都那么残忍,生生的压抑着他,令人窒息得难以呼吸。
  有人说,爱情很甜蜜,只要心中有爱,你就会发现,这世界一切如此美好!
  余理的心,迸发着无比的恨!
  哪个王八蛋说的,有爱就有甜蜜,为何我现在痛不欲生?
  我爱的人不爱我,她的心里只有情郎。
  余理的脸色,在急剧变化,他的心在扭曲,他的思想在瞬间千变万化。
  他纠结,他痛苦,他绝望……!
  他甚至幻想,自己是那独步天下的武林高手,他要毁灭了这一切,从此,这个世界,只剩你和我。
  如此一来,她的世界,就没有了选择。
  人在绝望的时候,往往有疯狂的想法,出人意料的举动。他的目光就象一把刀,霍然劈开,斩开了黎小敏手指上的钻戒。
  此刻的钻戒,不再是钻戒,而是锁在心上人手腕上的镣铐,钻戒,手镯,都成了余理眼中的妖魔鬼怪。

  只是现实生活中,他发现自己居然无能为力,自己所有的努力,都显得太苍白。
  似乎大局已定,黎小敏正穿着红妆,与杜小马手牵着手,走进那神圣的殿堂。
  主持人在台上宣布,两人正式结为夫妻。
  不——!

  轰隆——!
  一声巨响随着余理心中的呐喊,随之在夜空中炸开。一道粗壮无比的闪电,划破天空。
  撕裂了压抑无比,被凝固了的空气。
  我要化作那天边的云彩,带着你飘向远方。

  我要变成那缕清风,萦绕在你身边。
  我要毁灭了整个世界,从此只有你我。
  苍天啊,借我一把开天大斧,把那盘古一脚踢开。
  我要大刀阔斧,为你我开僻那崭新的世界。
  我可以变为一条河流,为你洗涤。
  我可以化为那道山川,为你梳妆……
  我的心,就是那晨钟暮鼓,只为你敲响。
  随着那道闪电,余理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他的脸色,越发有些苍白。
  若大的一个茶楼里,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存在。黎小敏的心情,已如春花绽放。
  余理的黑暗,似乎与她无关。
  但她很愉就感受到,那种与气氛不和谐的压抑,抬起头来,看着余理那脸色,不由问道:“你怎么啦?没事吧,余理。”
  柔柔的关切之心,那是同事之间的问候,那是朋友之间的关怀。余理心中再次一痛,因为他知道,黎小敏的关怀里,没有爱。
  为什么?
  为什么?
  余理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绞碎了,扔在黎小敏的跟前。我为你撕心裂肺,我为你日夜难眠,我为你痛不欲生,你可知道否?
  余理摇摇头,语气十分低沉,“你们订婚了?”

  “嗯!”黎小敏开心的笑了,“今天我爸妈和小马家见面了,是他们为我俩定下了这婚事。”
  “哦!”余理感觉到,黎小敏说的每一个字,就象一把刀,一刀一刀地捅。
  捅得自己体无完肤,捅得自己面目全非。
  但是他,努力让自己保持着一种往日的平静,目光落在那杯,黎小敏还没有喝过的茶水上,缓缓端起杯子,“祝福你们!小敏。”
  黎小敏点点头,端起杯子与余理碰了一下。
  小嘴凑过来,叨住吸管。
  看到她就要喝了,余理在心里挣扎着喊,不要!不要喝!
  可他还是没有喊,纠结着,看着茶水经过吸管,进入黎小敏的檀香小嘴。
  脖子处动了动,余理似乎看到茶水,顺着喉咙流下去。
  这个时候,他真不知道该幸庆,还是该兴灾乐祸。
  爱一个人,真的要让她痛苦吗?

  余理的两个拳头,情不自禁的捏紧了。
  他的心里,始终有两个不同的声音在纠结。自己到底要不要阻止黎小敏喝下去?
  做为一个爱她的男人,他当然不愿意自己心爱的女人受到伤害,可是不这么做,她又要结婚了,新郎不是我。
  人,总得自私一回。
  余理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他知道,自己睡了黄副省长的女儿,黄家不会放过他。
  不管将来的结局怎么样?他已经永远失去了,跟黎小敏在一起的机会。
  睡了副省长的女儿,要么被人家搞死,要么娶她为妻。偏偏这两种情况,都不是他最愿意看到的。

  不管是自己以后娶黄副省长的女儿,还是被人家灭口,余理此刻,只想跟自己喜欢的人,好好呆一会。
  脑海里冒出一句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