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9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过来办点私事。”
  男人很疑惑哎了一声,“周局长不是最看不上这些帮派人物了吗 , 您出现在这里还真是让我有些匪夷所思。”
  我递给周容深一杯酒,他接过去喝了口 , “只是看不上小喽啰 , 常老这个位置,哪轮得上我道长短 , 咱们厅长都和他吃饭 , 你我算什么。”
  男人连连点头,“我还担心周局长看到我不满,既然您这么了解内情,我也不解释了。官员难做啊,方方面面都得打点周到 , 乌纱帽戴上不易,保住更不易。”

  男人叹息一声 , 拉着周容深喝酒,其余宾客也有一些发现我们,纷纷凑过来敬酒攀谈,但都很有分寸 , 只是面上的客套,深入的不问。
  在所有人推杯换盏高谈阔论最热闹的时候 , 紧挨着舞台右侧的两扇金碧辉煌的大门缓缓被推开 , 两队黑衣保镖从外面涌入进来,脚下的步伐沉稳一致 , 蹬蹬作响。
  原本还人巢鼎沸的礼堂顿时鸦雀无声 , 所有宾客都朝那扇门望去 , 正中央的常老没有拄拐杖 , 而是被人小心搀扶,穿着喜庆的红色唐装 , 朝这边宾客聚集的地方点头微笑。
  乔苍跟在他身边,看得出对这场宴会颇为重视,不抢风头也不低调湮没,穿着得体风度翩翩 , 每一分都恰到好处 , 收敛了他身为黑帮头目的戾气和匪气。
  他唇角微微挑起,姿态儒雅绅士 , 这样俊朗的风姿大约世上任何女人见过都会为他疯狂。
  他身边依偎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美丽女子,斑斓绚丽的光束笼罩在她头顶和曼妙的身段,将她清秀白皙的脸庞照射得楚楚动人。
  她看到现场来了这么多人 , 脚步有些迟疑 , 偏头问了乔苍一句话,他轻轻握了握她的手,薄唇阖动安抚她,眸光涌出浅浅的笑意,仿佛将这世上最美好的东西都盛在了那双眼中。

  我望着这美好祥和的一幕竭力让自己平静,可我发现自己低估了乔苍在我心里的分量,我捏着酒杯的手指已经紧到要捏碎的程度,让我根本无法忽视胸口颠簸紧皱的心。
  从他出现到我们形同陌路,只有未满三个月 , 他犹如一支利剑,狠狠C`ha 入我的皮肉骨骼 , 埋入得霸道而猛烈。
  我是不是心口不一的女人,我哪里想过真正拔除 , 拔除它太疼了 , 疼得喷溅出我身体内多半的血。
  他是一颗毒药。
  上瘾在不动声色间,戒掉却很难。
  我目光落在乔苍和常小姐脸上,常小姐穿着的红色短裙与乔苍身上的银色西装很是相配 , 犹如一对佳偶天成的璧人。

  常老上台简短致辞后,被搀扶走下 , 五六个非常有头脸的宾客迎上去朝他道喜 , 庆贺他为掌上明珠觅得良婿。
  乔苍笑而不语,对敬酒来者不拒 , 却唯独不开口说话 , 那些人很想和他聊上两句,得不到什么回应有些扫兴,脸上的笑容也尴尬不少。
  不过常老很高兴,还介绍自己的女儿给他们认识,常小姐放开后人很机灵 , 叔叔伯伯叫得非常甜,不停撒娇委托他们关照自己和苍哥 , 眉梢眼角透着津明与世故,众人都称赞常老好福气,生了如此聪慧玲珑的女儿。
  我留意到有几个凑上去的人被常老保镖挡掉,估摸是身份不够格 , 没有空闲应酬他们。
  这种场合都是拿权力和财力说话,被人压一头就没有出风头的机会 , 那些遭到拒绝的官员和商贾颜面很下不来台 , 转过身骂骂咧咧,“不就是黑帮的吗 , 刘汉和文强势力遍布全国不也照样吃了枪子儿。”
  “人家不是有个好女婿吗 , 一家子都牛逼 , 有瞧不起咱们的资本。再说哪是常老给乔先生撑场铺路 , 他本事都藏着呢,特区的江南会所 , 往深挖灭掉夜夜笙歌一眨眼的功夫。”
  男人回头看了一眼笑得莞尔剔透的常小姐,“谁让常老的女儿迷住了乔先生,女人的温柔乡不就是男人的英雄冢吗。”
  他们哈哈大笑走进另一片人群里,我面前路过一名侍者 , 他放在托盘中的酒瓶倒映出我身上明艳逼人的旗袍 , 原来常小姐喜欢红色,也确实适宜今晚喜庆的场合 , 怪不得到场女宾没有任何一个穿红,是为了不抢她的风头。
  我挽住周容深手臂问他我要不要现在退场。
  他问我为什么,我朝退出宾客包围的常小姐扬了扬下巴 , 他立刻领悟我的意思 , 他若有所思说,“确实应该回避,毕竟她和你穿同一种颜色,美貌要逊色你太多。”
  我笑着在他脸上吻了吻,“呀,周局长今天嘴巴抹了蜜,说话正中我下怀。”
  他挑了挑眉问我是吗。
  他随手解开被束带捆绑的窗纱,挡住自己,然后指另外一半脸颊 , “这里。”
  我笑着勾住他脖子去吻,唇还没有碰到他的皮肤 , 忽然不远处的餐桌旁传来一阵巢水般的掌声和笑声,乔苍被一伙商人联合劝酒 , 每说出常小姐一个优点 , 乔苍便要干掉一杯龙舌兰。
  龙舌兰是烈酒,入喉苦辣 , 很大的后劲儿 , 没酒量的人几口就找不到北了,乔苍手边已经堆满十几只空杯,他面不改色,倒是常小姐非常担心用手擦拭他的额头,问他还可以吗。

  有宾客起哄说怎么不可以 , 乔先生海量,混这条道上的谁不拜倒在乔先生的英姿下 , 如果常小姐心疼,那就饮交杯酒,我们立刻放过乔先生。
  乔苍这才露出一丝笑容,他握了握常小姐的手 , 让她别担心,他说看来诸位不等我喝光这里所有的酒是不打算放过我了。
  有人大声说放过也可以 , 乔先生说说喜欢常小姐什么 , 我们满意了自然就不为难。
  乔苍说这更是为难我,我这个人最不擅长说情话。
  “怎么是情话,乔先生不是真情流露吗?”
  乔苍抿唇看着常小姐 , 她在他注视下佯装生气跺脚嗔怪那些人 , “你们就知道欺负我,哪里有长辈的样子!”
  众人听到这句哄堂大笑 , 常小姐羞得粉面绯红 , 娇滴滴挽着乔苍的手臂,整个人仿佛没了骨头倾斜在他身上 , 这样美好温柔的一幕我觉得很是剌眼,想要移开视线却办不到,一直看了很久。
  我愣在原地失神,眼前黑压压倾覆下一片人影 , 周容深已经伸出手和常老握在一起 , 我这才骤然回过神来。
  “周局长,久仰你了。”
  常老的下属递上两杯酒 , 周容深看到举在自己面前的酒杯,推辞说,“我是晚辈 , 怎么能让您给我敬酒呢。我应该主动拜访您 , 只是刚才人多,我不喜欢热闹,这才失礼,不成想常老倒是屈尊先来找我。”
  常老并没有理会周容深的客套和谦逊,他固执端着酒杯,持在半空等他接受,周容深只好拿过来,常老看他喝下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
  “今天来的人都是珠海本地官员和商户,我和他们很熟 , 唯一对我而言能算上贵客,只有周局长 , 贵客临门我当然不能怠慢。”

  周容深晃动着酒杯,“什么贵客 , 莽撞后生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