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5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呢?”陈发急忙问。
  我笑了笑,我说:“拦标啊,把他们的料子高价给拍下来,但是我们可以流标啊,我们给天价,然后抬高我们的价,等我们的石头卖出去了,他们的料子还在仓库里,我们就有资金了,我们在把他们的料子给买下来,当然,我们要低价,我们在搞公盘然后在高价卖出去,这样,我们就可以有源源不断的货源,直到缅甸公盘复盘。”
  “那这不是跟缅甸人有的一拼吗?他们就是这么干的,弄的我们没有货源,把价格也炒到了天价去,我们这么做,跟他们有什么区别?”黄槐问。
  听到了黄槐的话,陈发就挥手,说:“我觉得邵飞说的很对,而且,我们也必须这么做。”
  陈发的话,是无可逆转的,所有人都点头,黄槐虽然在考虑,但是也在点头,他们早就形成了一种默契,一旦陈发做了决定,他们都积极的配合,这就是家族经营方式的好处,族长或者有权威的人拥有绝对的领导权力。
  “啊宏,你跟上海帮的人比较熟悉,务必要把他们请过来,并且,把料子上公盘,要拿好料子,你要知道,越好的料子,我们赚的越多。”陈发说。

  李宏点了点头,陈发有跟黄槐跟何川商量了一下,让他们联系其他人去上公盘,我听着,就喝了一口茶,王贵小声的跟我说:“你厉害啊,妈的,我认识陈发这么多年,他从来就没有听过别人的建议,你不但让他听了你的建议,而且还让按照你的方式做,我看,以后广东,少不了你这个风云人物,可惜我只有一个女儿啊,要不然,我就让你做我女婿。”
  我笑了笑,脱口而出:“也未必不可。。。”
  我刚说完,客厅里立马鸦雀无声,王贵也惊讶的看着我,很尴尬,我突然意识到我说错话了,我想解释,但是我发现如果我解释肯定会更难看。
  所有人都看着我,脸色严肃,我知道,何川最生气,他站起来指着我,还没有说话,陈发就站起来,说:“时间不早了,大家早点回去做准备,李宏,你挑个时间,让李瑜尽快跟邵飞见一面。”
  “噢,知道了,知道了,哈哈邵飞,我跟你很投缘,你真的很聪明,是个人才,居然能想到空手套白狼这种办法,我女儿叫李瑜,今年二十六岁,是整个家族里唯一一个出国留学的人,学历很高的,明天,明天我们见一面怎么样?”李宏尴尬的说着。
  我看着这里的气氛,我知道陈发是袒护我,我也知道李宏是给我台阶下,我更知道如果我不答应,何川就会对我发火,我已经惹怒他了,毕竟,王翠已经是他儿媳妇了,我说那种话虽然是玩笑话,但是在他眼里就是侮辱他。
  我苦笑了起来,我无心在跟任何女人纠缠,但是现在我不得不答应,我只好点点头!
  人生有太多事不能自己做决定。。。
  我并不能拒绝他们,但是,我知道我该怎么做,虚与委蛇我是懂的,如何蛰伏,我也懂。

  陈发送走了何川,送走了黄槐,却留下了我跟李宏。
  “邵飞,我们广东人很注重家庭观念,希望你能懂。”陈发严肃的说。
  我点了点头,我当然懂,所以,我说出那句话,才会惹的何川怒不可歇。
  “公盘上的事,邵飞,你要做好你的角色,只要这次我们成功了,我可以保证,以后我们在赌石界,翡翠界,就可以彻底的独占鳌头了,在广东这个地方,我可以保证,有赚不完的钱。”陈发说。
  我点了点头,只要公盘办好了,我觉得在广东并不会没有钱赚,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帮他做事,而至于钱,还是我有本事才能赚,或许他会让我赚,但是必须要听他的话,成为他们家族的人。
  想想王贵就知道了,不听话,就算是亲戚,他们也不会帮忙的,反而会把你往死里整,因为,你会毁掉整个家族的事业,他们是不同意的。
  我站起来,准备走,陈发说:“李宏,你替我送送邵飞。”
  李宏站起来,点了点头,请我出去,我知道陈发的意思,我们刚出门,李宏就说:“你的名声我听过,在瑞丽那边,也算是一号人物吧,在我们广东这边,也很不错,算是年轻有为吧,我跟你说,如果你不是要帮我们做事,你啊,在广东根本没有立足之地,一开始,我们在广东给你下了格杀令不是开玩笑的,不过我很看好你,他们都对于你拦下标王的事耿耿于怀,但是我觉得你有魄力,那时候我们开会,我就说给你一次机会,看看能不能帮我们做事。”

  我听了,心里有点意外,没想到那块标王让我在广东人这边成了罪人,他们要杀我的事情也是真的,我感激的说:“谢谢李先生,你是千里马,留了我一命。”
  李宏笑了笑,挥手说:“我跟他们不一样,他们三个都非常看重功名利禄,斤斤计较,是我们典型的广东人,在外面做生意,什么都要跟你计较,什么都要讲究我们最行,我不一样,我讲究以人为本,人,才赚钱的根本,所以,我看中你,才留下你,你能体会我的用意吧?”
  我点了点头,他拉着继续往外面走,说:“我们广东人啊,光宗耀祖的观念很严重啊,我们赚了钱,都会建设家乡的,这种以人为本的观念持续了几千年,我呢,不求你改变自己的观点,但是,你要适应我们,你在瑞丽有人脉,在缅甸也有人脉,我们最看重的还是你在缅甸的人脉,大哥在缅甸也有人脉,但是缅甸的政权更替很快,他的人脉大浪淘沙,已经倒台了,而他现在的经历主要在内地,无暇顾及缅甸,所以,以后缅甸那边的事情,可能还要你多联系。”

  我皱起了眉头,李宏这个人厉害,有远见,他清楚的知道,不管内地的翡翠行业怎么发展,最终的货源问题还是在缅甸。
  “我知道你在那边开矿了,虽然很艰难,但是我相信,只要你坚持下去,就一定能成功的,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你都可以提出来。”李宏说。
  我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很讶异,这些人把我的底都给摸清了,厉害,真的是厉害,难怪他们要拉我进他们的家族,原来,早就看清了我的价值。
  我在缅甸在发展自己的势力,虽然还没有成型,但是只要稳定下来,成型不是问题,而他们也发现了这些,所以他们才拉拢我,不惜一切代价要拉拢我加入他们家族,果然,无利不起早。
  “对了,我女儿呢,叫李瑜,是留学生,刚回国,你们年轻人肯定有话题交流,明天我们佛海见,你们多接触接触,最好能把日子定下来,对了,你家里只有一个老母亲吧,我们广东天气很好的,不像你们云南还有潮湿,你可以接过来在这边养老的,定日子最好还是父母在比较好。”李宏说。
  我心里真的非常惊讶,我们认识到现在才一天,他就敢把他的女儿跟我定日子,这种婚姻方式,我真的无法接受。

  但是我还是说:“知道了李先生,我先走了,明天见,留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