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3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先生是在说笑吗?”房代云闻言愤怒道,“段学民是正儿八经的县处级干部,不是什么公司的高管,要想把他从位置上弄走,谈何容易?”
  “你这十几天都做了些什么?”
  “自然是在省里多方活动。”房代云郁闷道,“官场之中,各种利益关系向来都是盘根错节,这一点,萧先生不可能不清楚吧?!段学民能坐上天石县一把手的位置,上面自然也是有人关照的,不把这个问题解决,怎么动他?”
  “那你解决了吗?”
  “快了。家里正在评估需要交换的利益,一旦决定,最多两个月,段学民就会被调往他处。”

  “调走?”萧晋蹙起眉,下床站在房代云的面前,一口浓烟吐在他的脸上,不悦道:“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问题的话,当初咱们之间的协议可不是这样的。”
  房代云的眉头也皱了起来:“结果一样不就行了?”
  “不,”萧晋伸出一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我做这件事的目的,不单单是要为今后在天石县的事业扫清障碍,还要给所有看到的人传达一个信息,那就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你不好,我会让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好得起来!”
  冰冷的话语令房代云忍不住脊背发凉,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的萧晋,对他的狠绝毒辣震惊不已。
  “为什么?我是说,萧先生与段学民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为什么一定要让他万劫不复呢?”
  “因为他联系了你们房家。”
  房代云一惊:“萧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别激动,”笑着拍怕他的肩膀,萧晋说,“我指的是他的这个行为,不是针对你家。”
  房代云一脸狐疑:“我还是不明白。”
  “这么说吧!”萧晋走到窗前,望着正在楼下花坛边说话的苏巧沁、巫飞鸾和华芳菲三人,道,“你房家在多年以前就看上了龙首峪山泉,奈何当时谈判没有谈拢,才一直拖到现在,要不是我突然出现,恐怕这会儿你家依然还在望‘泉’兴叹呢吧?!”
  这是明摆着的事情,所以房代云没有接话。
  萧晋也不需要他的回应,抽了口烟,自顾自的接着说道:“因为被骗事件,马建新已经被段学民架空,整个天石县基本都成了他姓段的的一言堂,可以说,即便我的投资成功,也顶多是能保住马建新的政治生涯罢了,并不能对他构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
  可是,他依然还是联系了你家。

  不惜放弃曾经坚持的条件,不惜罔顾全县百姓的利益,只为彻底压死马建新那摇摇欲坠的棺材板,只为一泄私愤,简直损人不利己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这种只会搞内部斗争的坏官,比那些贪官赃官要可恶该死百倍!
  房先生,你觉得这样的人不直接搞死,而是调走去祸害别处的百姓,合适吗?”
  房代云听得目瞪口呆,或者说,他以为自己刚刚可能是不小心睡着做了一个梦。
  印象中奸诈狡猾的萧晋突然变成了一位胸怀大义的英雄,这种画风的突变,让他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
  可是,他不接受也得接受,因为身为一名纯粹的利益生物,除了萧晋刚刚所说的解释之外,他想不出别的更合理的理由来。

  商人不可能会做亏本买卖,能赚一块,就绝不会只赚九毛九。
  “萧先生高义,令人钦佩,但不知您是否想过,如果段学民背后的那位大佬因此对你心生不满,你又该如何自处呢?”沉默半晌,房代云问。
  “谁不满意,就把谁干掉好喽!”
  萧晋打开窗,很没公德心的将烟蒂弹飞出去,说出的话也没水平到了极点。
  房代云当然不相信这货会从英雄再变成没脑子的小白文男猪脚,想了想,就也用玩笑的口吻说:“萧先生真是幽默,在现如今的华夏,即便是在被人最为鄙视的网文里,坏官也只被允许写到县一级,再往上,就都必须是为国为民鞠躬尽瘁的股肱之臣了。”
  萧晋哈哈一笑,转过身,说:“那就不开玩笑了,说正经的,请问房先生,段学民背后的那位大佬,是市里的?还是省里的?”
  “萧先生客气。”房代云回答道,“是省里的。”
  “一把手吗?”
  “不是。”

  “这不就结了?”萧晋摊开手,笑着说,“如果那位大佬心里不爽了,咱们就先想办法让他爽,要是还不爽,那咱就去让能管住他的人爽,反正段学民又不是他亲儿子,他也不可能只有这一个门生,只要到时候让他觉得替段学民出头的代价得不偿失,一切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蹙眉沉吟片刻,房代云说:“萧先生,恕我直言,这些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没那么容易,到时候我们需要付出的利益,会远高于现在就去找哪位大佬也说不定。”
  “那又如何?”萧晋傲然道,“说句肉麻的话: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能为老百姓铲除一个垃圾,多付出一点钱财又算什么?这买卖可一点都不亏呀!”
  房代云还真被他给肉麻到了,强忍身上一阵阵的鸡皮疙瘩,也把一句妈卖批给硬咽回去,干笑着附和:“萧先生高风亮节。”
  “再说句房先生可能会不服气的话,”萧晋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在我看来,做小生意,只需要会赚钱就可以了,但要做大生意,就得反过来,你必须得会往外扔钱,只要这个钱扔的对扔的到位,自然会有十倍百倍的回报在等着你。”

  “扔?”房代云不解。
  “没错!不是狭义上的那个贿赂,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扔。”萧晋点头,“就像拿东西往水里丢一样,大部分的时候只能听个响儿,一旦有了反应,就很可能会浮出一只大金龟来。”
  房代云听不懂这些,此时的他也顾不上去思考这种玄乎的事情,客气了一句“我会记住萧先生的金玉良言”,就将话题拉了回去。
  “接下来,萧先生打算怎么搞死段学民?或者说,我该怎么配合您呢?”
  萧晋不回答,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让他浑身都不自在。“萧先生,是我说错什么了吗?”
  “你没说错,”萧晋摇头,“只是这个问题你不该问。”
  房代云蹙起眉:“萧先生,你有什么话,还请明言。”
  萧晋笑笑,走回病床前又掰下一根香蕉,边剥边道:“我这边很快就会给他安上一个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的罪名,但是,鉴于我跟他儿子之间的矛盾并不是很大,光凭这一点还很难将他一撸到底,所以,最终关键的致命一击,自然还是需要房先生你来做的。”
  房代云眼睛眯了一下:“愿闻其详。”
  “不是吧?!”萧晋露出“你是不是傻”的表情来,“我说的还不够明显么?段学民既然能跟华小姐保持那种关系,显然不可能是什么干净的人,我就不信,你手里会没有可以致他于死地的把柄。”

  日期:2017-08-15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