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2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且,就算失败也没关系,不就是穿女装嘛!交给师娘好了,师娘绝对会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比女孩子还要漂亮!”
  听她说前半句的时候,萧晋还连连点头,心想这女人也不算太笨嘛!可后半句一出来,他的脑门上立马就竖了一堆黑线。
  拜托!巫飞鸾是在纠结穿女装的事情,不是在害怕穿女装不好看啊!
  这个女人……真是无可救药了,但愿这一点不会遗传。
  果然,巫飞鸾闻言,抱着脑袋大喊一声“我不要穿女装”,就跑出了病房。

  苏巧沁傻在当场,萧晋翻个白眼,说:“愣着干嘛?去追呀!这天都黑了,你就不怕人贩子把他掳走么?”
  苏巧沁神色一惊,慌忙追了出去。
  对于这个天然呆的女人大晚上的会不会被人贩子拐走,萧晋一点都不担心,因为单论起安全度来,天石县对他来说,远比龙朔要强得多。
  十几天前,顾龙拿着他给的一百万来到天石县,在见过方菁菁之后,当晚就把这里道儿上跟他师兄弟对着干的一个大混混给废了。

  事后,那边还想闹一闹,可边成业已经被马建新打过招呼,暴力机器一出动,那大混混就苦逼的进了号子,什么打架、伤人、勒索之类的罪名一大堆,就等着法庭一开审,他就可以在监狱里长住了。
  顾龙的那俩师兄弟也不是吃素的,一见大哥不但要钱有钱,还要人有人,顿时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不到一周的时间,就把那个大混混的地盘和产业都整合进了自己这边。
  现在,天石县街面上最大的势力就是他们,剩下的都是些小打小闹收些保护费的喽啰,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也就是说,如今的萧晋在这里完全可以横着走,等段学民滚蛋了,他就是想躺着走都行。
  这会儿,医院附近就有顾龙派来的几个最机灵的小弟守着,要真有什么杀手亡命徒之类的要动苏巧沁和巫飞鸾,那没办法,可一般小流氓人贩子之类的,不出来还好,只要敢冒头,这辈子只能拄拐杖都算是命大的。
  抬腕看看手表,时针马上就要指向晚上七点,萧晋从县领导们送来的水果篮里掰下一根香蕉,慢条斯理的剥了起来。
  当最后一条香蕉皮被剥下,房门也同时响了起来,他嘴角一勾,咬下一口,说:“进。”

  应声推门进来的是一位头发烫成大波浪的高挑美女,美女的身后则跟着个身穿考究大衣的英俊青年,正是华芳菲和房代云。
  “萧先生,我一接到芳菲的电话就马不停蹄的赶来,实在是抱歉,让你受苦了。”看着萧晋吊在胸前的左臂,房代云“情真意切”的说道。
  萧晋淡淡一笑,说:“虽然我知道标准回答应该是向房先生道谢,可我真的很好奇,听你这话音,如果当时你在天石的话,就能让我避免这种遭遇么?”
  房代云一怔,然后便笑着说:“不过是让芳菲给段学民打个电话的事情,很简单呀!”
  瞅瞅神色微微有些尴尬的华芳菲,萧晋冷笑:“抱歉!我是个标准的直男,除了在床上之外,没有求女人帮忙习惯。”

  房代云表情僵住,心里既尴尬又愤怒,却又不敢随便的发泄出来。
  “呦!萧先生,上次我还觉得您是个知情识趣的好男人呢!”这时,华芳菲走上前,将手里的一束鲜花放在床头桌上,半是嬉笑半是嗔怨一般地说,“没想到,原来在您的心里,是根本就看不起我们女人的呀!”
  相比起男人,女人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用玩笑和撒娇来缓和气氛,只要心理不变态,没有男人会对她们发火。
  萧晋当然不变态,特别是在女人方面,再正常不过。呵呵一笑,他问:“华小姐这话,是从何说起啊?”
  “难道不是么?”华芳菲娇俏的反问,“要是您看得起我们的话,为什么会对向我们求助那么抵触呢?还不是觉得我们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嘛!”
  “你要是这么想,那可就大错特错喽!”萧晋摇摇头,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的眼睛,说:“我只是觉得,女人生来就是应该被男人呵护的,即便真想通过做事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那也是去做你们喜欢做的事情,而不是像男人的附庸和奴仆一样,为他们而活。”

  萧晋这话一点都不意味深长,因为它直白的就差直接跟人家说:别为了房代云而牺牲自己了,那种王八蛋根本不值得你这么做。
  所以,房代云的脸瞬间就黑了,而华芳菲却在心头猛地一痛之后,强行干笑道:“萧、萧先生什么意思?人家听不大明白呢!”
  “没关系,”萧晋呲牙一笑,说出了他上次离开前对华芳菲说过的那八个字:“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芳菲,我身上的烟抽完了,你去帮我买一包吧!”这时,房代云忽然开口说道。
  “哦,好!”华芳菲答应着,又问萧晋道:“萧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带的吗?”
  “没有,不过,要是你碰到了我的女人和孩子,麻烦帮我跟她们说一声:别跑远,就在下面等着我。”
  华芳菲出去了,房代云却从怀里摸出了烟盒,递给萧晋一根,自己也点上,抽了两口才沉声问:“萧先生,我们之前的约定……还有效吗?”

  “当然,”萧晋点头,“难道房先生打算放弃龙首峪山泉了?”
  房代云眯了眯眼,说:“那请恕我愚钝,萧先生可否解释一下今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么?”
  “事情还不够明显?”萧晋摊开手,“段学民的儿子企图染指我的女人,我要是不教训他,还算是个爷们儿吗?”
  房代云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要是按照萧晋话里的标准来看,他还真不是个爷们儿,因为他的女人就被很多人染指了,还是他亲手送给别人染指的。
  深吸口气压下胸中的怒火,他又问道:“那段学民那边呢?萧先生足智多谋,应该不会不把他的反应考虑进来吧?!”
  “房公子,你这话可说错了。”萧晋满脸都是诧异和鄙夷,“连为自己的女人出气都要先考虑利弊,这种没卵蛋的事情,小爷儿是不会干的。”
  房代云虽说属于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型的阴人,但这不代表他就没有一点血性,自从进了这间病房,萧晋就对他阴阳怪气指桑骂槐的,现在更是指着他的鼻子骂没卵蛋,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忍下去了。
  “萧先生!”他咬起牙,“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合作伙伴,不是上下属,请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辞。”

  “哎呀!原来房先生还记得我们是合作伙伴啊?”一声冷笑,萧晋终于收起了轻浮的表情,“那我倒要问一问了,为什么十几天的时间过去了,段学民还好端端的当着他的一把手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