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4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为什么余理就不能做出点牺牲?再说,黎小敏并不喜欢他,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黎小敏的几句话,让余理低头不语,但他还是不想放弃,哀求道:“那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一次,一次就好。”
  黎小敏瞪着他,“你要什么机会?”
  “让我们单独在一起,说说话,让我静静地看着你,一会就行。我已经没有别的奢求了,只有这个愿意,对吗?”
  黎小敏道:“那你现在就可以。”
  余理一脸伤感,“如果你同意,现在也行,去茶楼,或郊外,找个没人的地方,我只是想跟你单独在一起,哪怕是呆上半个小时也好。”
  黎小敏道:“等你们出差回来吧,今天我没心情。”

  余理叹了口气,“那好吧,你答应过我的,希望你不要反悔,这是我最后一点要求。我会祝你们幸福!美满。”
  “谢谢!”
  黎小敏也觉得有些残忍,但是她没办法,如果不果断拒绝他,将来只怕会要出更大的乱子,与其三个人的痛苦,不如让他一个人来承担。
  余理道:“那我走了!”

  看他走得那么悲伤,那么忧郁,黎小敏喊了一句,“余理。”
  余理回过头来,眼中充满了说不尽的悲伤。“有事吗?”
  “我们还是朋友!”
  黎小敏轻轻道。
  余理凄笑了下,“谢谢,不管我以后在什么地方,我会记得你这句话。”

  说完,他就大步走开。
  黎小敏站在那里,心里沉甸甸的,象有一块石头压在胸口,令她喘不过气来。
  感情的事,永远是最麻烦的事,说不清,理不顺,更不要说三个人的爱情。本来自己和杜小马,是天生的一对,可偏偏杀出一个余理。
  杜小马又那么看重兄弟之情,这让黎小敏好生为难,她只有残忍地拒绝余理的爱。
  做为一个女人,必须为自己活一回,这不算自私吧?
  黎小敏喃喃自语,“余理,对不起,我没办法接受一个自己不爱的人。”
  此去省城,将有一个星期时间。
  第二天一早,顾秋奉命前往,三人同道。
  余理开车,杜小马和顾秋坐后面。
  这样让余理心中多少有点不舒服,凭什么你们两个坐后面?给人家的感觉,他就象个司机。
  本来杜小马说,我来开,但是余理又要抢着去开车。

  因为省里重新成立了调查组,要针对汤立业的案子再次调查,杜小马三人奉命把所有卷宗,送给这些老太爷去审阅。
  杜书记念顾秋是这案子的知情人,这才让他也一起来了。可这种做法,让顾秋很不理解,既然是调查组要重新调查此事,为什么不直接往南川去?偏要人将这东西送过来,麻烦不?
  但在体制内,从来就没有麻烦两个字。
  他们反而觉得这是一种艺术,一种浪费时间的艺术。象这种所谓的办事程序,如果换了外企一个老板,估计早就发飙了。
  其实不管做什么事情,总是越简单越好,偏偏有人喜欢把事情弄得异常复杂,流程繁锁。
  这件事情,说起来其实也没顾秋什么事,杜书记只是看到杜小马二人不够沉稳,没有顾秋老练,这才让他跟来了。
  在两人将卷宗送到省纪委,顾秋一个人在车上等待。
  大约过了个把小时,两人这才从办公楼下来。
  顾秋正给左晓静发信息,说自己到省城了,晚上一起出来吃饭。
  左晓静很高兴的,马上就答应了。
  顾秋知道她,让她通知圆圆和珊珊,她们的杜哥哥也来了。

  这下三位女孩子兴奋得跳了起来,准备晚上好好打扮打扮,一起赴约。
  杜小马看到顾秋在发信息,道:“没我们什么事了,走吧,先找个地方住下。”
  住的地方,必须离省纪委近一些,方便人家叫唤。
  因此三人在斜对面开了三个房间。
  顾秋放下东西,来到杜小马那里,“晚上你请客。”
  “为什么?”
  “没为什么,请客需要理由吗?”

  杜小马道:“你肯定有事瞒着我。是不是左晓静那丫头要来?”
  “你还蛮聪的嘛,她们三个会一起来,你准备一下吧!”
  “我要准备个毛?来了就来了,大不了陪她们吃顿饭。其他的事情,别拉着我。”
  “哎,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可是一番好意,看你们晚上闲得无聊,找两个女孩子陪陪,你居然……”
  杜小马道:“我现在看到女人就头痛。唉!”

  “那算了,我一个人去吧。算我没说。”
  “那怎么行?你都通知了人家,我不去也太那个了。”杜小马抽了口烟,“我跟你说,你千万不要玩火。别怪我没提醒你。”
  “玩什么火?”
  “左晓静那丫头,她这么缠着你,敢说你们两个没问题?”
  顾秋切了声,“三八!”
  “好吧,我也只帮你到这里了,不管你怎么样,在没有考虑成熟之前,最好不要动她,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有这么严重?”
  “只有更严重的,信不信由你。”
  顾秋站起来,“我先去休息下,晚上见。”
  经过余理的房间,发现余理正准备出去,顾秋问了句,“你要出去吗?”
  余理说,“没有啊。”
  顾秋也没继续追问,拿房卡进了自己那边。
  余理的手机响了,他喂了声,电话里传来一个声音,“我在酒店地下停车场,你过来吧!”

  余理走进电梯,直接进地下停车场。
  一辆黑色的奥迪车中,坐着黄裕松,“上车吧!”
  余理刚上车,他就发动车子,直奔茶楼。
  两人进了包厢,余理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黄裕松笑了起来,“当然是好事,我精心准备了一出戏,没有你可演不下去。”
  “你想干嘛?”余理看着黄裕松那弯了的鼻梁。

  黄裕松笑道:“放心,我不会亏待你。”
  他从包里拿出一包东西,“想办法给他喝了。”
  余理一脸警惕,“不行,你知道的,我跟他是生死兄弟,绝对不可以做这种事。”
  黄裕松盯着他,“生死兄弟?那么你喜欢黎小敏的事,他知道吗?既然知道,为什么不退出来,将黎小敏让给你。只有你才这么傻,人家可比你聪明多了。口口声声跟你说什么兄弟,其实呢,人家才不当你是兄弟。”
  余理脸上一阵抽搐,“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不需要你来插手。”
  “我才懒得插手,只不过是想告诉你一个道理。”
  余理喝着茶,似乎有些犹豫,黄裕松道:“拿着吧,这不是什么毒药,你懂的。”
  “需要我怎么做?”
  “没什么,你想办法给他加点料,剩下的事情,我自会安排。”看到余理在犹豫,他又道:“放心吧,我既然拿你当朋友,必然不会害你。”
  余理这才接过那包东西,“记住,我只能帮你这一次,你以后不要再找我了。”
  黄裕松道:“行,那咱们一言为定。不过我告诉你,以后是你找我,绝对不是我找你。”
  他端起杯子,漫不经心地道:“等杜一文下台,省委必定调整南川班子,你难道不希望余书记再进一步?既然黎小敏家里认为,你的背景不如他杜小马,要是你爸进了市常委,你觉得会怎么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