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3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在心里抓狂了,这种事情,有或没有,干嘛告诉我啊?这可不是信任,而是害我啊。
  知道老板的秘密,未必是好事,夏芳菲啊夏芳菲,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还是坚持自己的说法,“芳菲姐,我真的没这么想。你那么完美,是很多人心目中的梦中情人,别人非议,大可不必理会,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你说是吗?”
  夏芳菲道:“的确,我正是这么想的,但是今天我必须告诉你,我和杜书记是朋友,真正的朋友。”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需要你的帮助!”夏芳菲定定的看着他,很认真的回答。
  需要别人帮忙,首先要取得别人的信任。
  夏芳菲懂得这个道理,但是要让她做出这样的决定,的确不容易。顾秋有些不解,目光落在夏芳菲那绝世容颜上,“别这么客气,只要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夏芳菲很慎重地道:“我想了解一下杜书记的近况,你是他的秘书,应该知道的。”
  顾秋望着夏芳菲,他在琢磨着夏芳菲的心思,可有些地方,还是捏拿不准。
  不管夏芳菲说的是真是假,她的身上显然烙下了杜书记的印子。有些事,不需要说明,大家心里有数。
  做为南川市一号人物,杜书记的一举一动,自然令他们这些人心里百般揣测。
  黄柄山冒犯夏芳菲,杜书记勃然大怒,震惊南川,一些知情人早在心里暗自猜测,这夏芳菲能在南川如此一枝独秀,成为南川电视台多年屺立不倒的台柱子,未必无因。

  顾秋当然也这么想,因此夏芳菲不管她说什么,都改变不了别人心目中的形象。
  如果不是碰上杜书记与黄省长闹得不可开交,下面那些人哪个敢不给她夏芳菲面子?
  顾秋只能步步为营,“你想知道哪些方面?”
  夏芳菲道:“我想知道,上面是不是给了他很大压力?他的精神状态怎么样?”
  顾秋心道,这事怎么说呢?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弄清楚夏芳菲的动机。虽然夏芳菲跟杜书记交情不浅,自己要不要把这一切都告诉她呢?
  如果自己说了什么,让夏芳菲有心里负担和压力,杜书记知道后,会不会责备自己多事?
  顾秋考虑到这些,十分慎重道:“上面的压力肯定是有的,不过杜书记的为人,你也非常清楚。他是一个很坚强的人,这点压力算不了什么。”
  夏芳菲的目光落在顾秋身上,“你还是有顾虑,不肯对我讲实情。其实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他的情况,毕竟这一切,都是由我而起。”
  “不,芳菲姐,不是这样的,就算没有这件事,黄柄山这种人,迟早也要拿下。他这种人目无王法,鱼肉民众,贪污受贿,横行霸道,哪能容他如此猖狂。”
  夏芳菲幽幽地叹了口气,“我知道你这是在安慰我,也许你说得没错,黄柄山事犯,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有责任。现在这事闹得满城风雨,上面对杜书记意见很大,下面部分人也阳奉阴违,他只怕是要陷入那进退两难之地。”
  夏芳菲的担心,不无道理。

  黄柄山事件,夏芳菲的确是个引子,如果不是他那天喝了酒犯傻,跑过去伤害夏芳菲的话,杜书记估计还在忍一忍。
  正因为这件事情,把黄柄山事件彻底引爆了,这才有了目前的危机。顾秋见她如此忧郁,只能安慰她。
  “芳菲姐,你既然知道杜书记的为人,那就更应该支持他,不要让他再担心了。”
  夏芳菲咬咬唇,“我有时在想,要不要离开南川,或许我离开了,他就不会有那么多麻烦。”
  顾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紧张地问,“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或者威胁你?”

  夏芳菲摇头,“没有,你别乱想。”
  顾秋的目光,定定地看着她,“你在骗我!”
  夏芳菲眼神闪烁,“别问了,我真的没事。”
  顾秋是何等的睿智?虽然夏芳菲不说,但是她的表情,已经告诉自己,她有问题。
  其实这点,顾秋应该早想到的,黄柄山敢如此冒犯夏芳菲,这背后一定有隐情。
  只不过一直以来,他和杜书记都忙于应付其他方面的事,居然把夏芳菲这个人物给忘了。
  顾秋认真地道:“告诉我,为什么?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明白,邪不胜正的道理。”
  夏芳菲苦笑了起来,“邪不胜正,那只是安慰世人的谎言。”
  “你何必如此悲观?芳菲姐。”
  夏芳菲放下筷子,“你真想知道?但你一定要保密,不能向第二个人透露半个字。”
  顾秋点点头,“既然你找到了我,就应该相信我。”

  “好吧!我说。”
  夏芳菲道:“其实我早就知道,所有这一切,都是黄省长的阴谋。他在暗中策划了这一切,黄柄山只不过是个幌子。还记得那次你和陈达意去五和县的晚上么?我打电话叫你顺咱捎我回来。”
  顾秋道:“记得。当时你从饭店出来,脸色很不好。”
  “你真是一个很细心的人,观察入微。那天在饭店里,本来说好有电视台等领导作陪的,可我到了那里之后,却只有黄柄山一人。饭还没吃完,他就拿出一条价值几十万的钻石项链,叫我收下,说是有人托他送给我的。我知道他说的那人是谁?因为就在前不久,那人下来视察的那个舞会,他说了一些暗示的话。”

  “说什么只要我愿意,他就可以让我进省台。当时碍于面子,还有这么多人,我没有说什么,只是推辞,说自己喜欢留在南川。”
  “后来黄柄山事发,他又从省里打电话过来,要我好好想想,把我和杜书记之间的问题交代清楚。只要我肯合作,他就可以给我需要的一切。”
  “我告诉他,我什么都不需要。我现在这样很好。他当时就威胁我,叫我老实点,认清时务,别误了自己的前程。听到他这么说,我就知道,他要栽赃杜书记。”
  顾秋很气愤,很气愤。
  这种人,什么素质,居然在背后搞了这么多阴谋诡计,想他堂堂一名副部级干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使得出来。

  顾秋早就知道,黄柄山多次找夏芳菲,只是为了讨好某人,但这也不排除,他黄柄山没有对夏芳菲动不轨之心。
  如果换了以前的脾气,顾秋只怕要杀到省里去,扇他几个耳光,但现在的顾秋,越来越成熟了。
  他问夏芳菲,“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夏芳菲道:“就在前不久,他还打电话过来。除了他自己还有不明人士找自己谈过话,要求自己交代与杜书记之间的问题,说只要我把问题交代清楚,他们可以满足我任何一个条件。”

  “你们台长知道吗?”
  “当然知道,但台长哪敢吱声?跟上面相比,自然是杜书记弱了。他们为了自保,不会透露半个字。”
  顾秋扯了张纸巾抹着嘴巴,“芳菲姐,这件事情我心里有底了。你不必担心,该干嘛还是干嘛,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否则杜书记就很被动了。”
  夏芳菲道:“我就是担心他们利用我作文章,这才想着避一避。等事态平息了,我再回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