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3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燕一界女流之辈,工作却远比其他县市做得出色,这说明什么?陈燕是个有本事的人。
  杜书记这才将目光落在余书记身上,“你怎么看?”
  余书记心里暗暗叫苦,“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二年多了,无从查起,我们也是十分为难。”
  “糊涂!”
  杜书记骂了一句,“责令你们安平县,在一个月之内结案。”
  “这……”余书记有些犹豫,“杜书记,我们恐怕结不了案。”
  “为什么?”
  余书记抹了把汗,“当事人汤洋已经死,李沉浮也已经去世,这案子如何能结?”
  他本来想说,牵系到汤立业,可汤立业是正处级,他管不着啊?再说,汤立业还在省城养病,据说快要回来了。
  余书记道:“还是请杜书记从市里委派专案组,由我等全力配合。”

  好狡猾的家伙,杜书记暗骂了一句,这才对陈燕道:“陈燕同志,你先带婆婆回去,此事既然已经捅到我这里,我希望就到这里为止。案子的事,我必定给你们一个交代。”
  陈燕立刻感谢杜书记,婆婆也一个劲地磕头,“谢谢杜书记,谢谢杜书记。”
  杜书记安慰道:“起来吧,我们会尽快把案子查清楚,给你们一个交代。”
  陈燕扶着婆婆离开,杜书记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
  今天本来想出来走走,却碰上这等事。

  以前就有人告汤立业,他一直没有重视,没想到汤立业居然如此大胆,敢对一名常委下手,真是可恶之极。
  在回程的路上,杜书记问顾秋,“此事你怎么看?”
  顾秋道:“我不太清楚,不方便发表意见。”
  杜书记眉头一皱,“你真不知情?”这点雕虫小技,岂能瞒过杜书记?

  当时陈燕婆婆冲进来的时候,顾秋就在外面,他为何不拦下?这说明顾秋有意放人家进来,照此来看,顾秋是知情人之一。
  其实,顾秋不只是知情,手里还有证据,这些证据,将直指汤立业,他一直想找机会把这事捅出来,可当时市委有人说,汤立业的儿子已经死了,他也入院,就让他有个善终吧!
  可谁来让李氏父子善终?
  回到市委,其他人直接回家。
  杜书记回了办公室,他把顾秋叫过来,“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初汤立业也是顾秋扳倒的,他怎么可能不知情?
  顾秋道:“当时汤洋的案子是小马他们在查,我只负责协助。所有的线索都只查到李沉浮车祸案止,没有人去管李副县长之死。而此事最终的结果,也随着汤洋的死而局终。调查组的成员,应该比我更清楚内幕,要不叫他们过来问问?”
  杜书记一脸不快,“把杜小马找来!”
  杜小马一直躲在酒店里,似乎有点羞于见人,顾秋打电话给他,说李沉浮的老妈把事情捅出来了,要他马上过来。
  杜小马很郁闷,不得不从酒店出来,但此刻他很不希望碰到黎小敏。
  昨天晚上一夜疯狂,摧残梨花无数。
  却把一个大嫂按倒,其中滋味各知晓。
  为了应对老爸的询问,他又叫了余理,两个人取了证据和材料,一起来到市委书记办公室。
  父子相对,杜书记十分严肃的过问了此事,杜小马和余理将材料奉上,细说了此事的前因后果。
  虽然手上有材料,但是要取证,核实当年那些参与者,才能定汤立业的罪。

  看过这些材料之后,杜书记很生气。
  汤立业居然如此胆大妄为,无法无天,纵子行凶不说,还指使人暗害常务副县长,并叫人做伪证。
  “你们先出去!”
  杜书记扔了材料,捏紧了拳头,“这个汤立业,死十次都不过份!”

  但杜书记气愤的是,这些小子手中,分明有证据,而且材料都备齐了,为何不报?
  他把顾秋找过来,生气地质问。
  顾秋道:“当时大家可能考虑到太于激励,会引起安平县的动荡,这才压了压,后来又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于是就拖到了今天。”
  杜书记气得把手一挥,“通知纪委!”
  杜书记要重审安平二年前的案子,纪委书记十分震惊。
  匆匆赶过来后,杜书记把材料一扔,“你自己看。这就是我们培养出来的好党员,好干部。”

  纪委书记越看越心惊,虽然平时同僚之间相互猜忌,互不信任,但是真正闹到水火不融,直接叫人下毒手的还不多见。
  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要致人于死地?
  纪委书记看完后,试探着问杜书记,“打算如何处理?”
  杜书记回了句,“不是有执法机关吗?”
  杜书记办事,历来雷厉风行,不喜欢拖泥带水。汤立业的案子,终于要结案了。
  正在省城疗养的汤立业接到消息,让他马上回市委。
  汤立业还以为,市委决定恢复他的职务,满怀欢喜。没想到等待他的,竟然是检察院的同志。

  汤立业很抓狂,嚷着要见杜书记。
  案子审问了三天三夜,汤立业都拒不承认。他一再坚持,要见杜书记。
  最后,他从检察院传出来一封信。汤立业在信上哭诉,自己忠于职守,诚心为民,忠于党,忠于国家,为人民服务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自己为社国,为地方繁荣稳定,辛辛苦苦二十多年,先是搭上了自己的儿子,现在自己又落得如此下场,难道组织上真的不给他一条活路吗?
  汤立业说,他这么做,也只是为了地方稳定,班子团结。做为一个县委书记,地方一把手,他有权力不允许不和谐的声音。他坚持认为自己没有错,自己只是在执行,党和国家的法纪。
  杜书记看后,随手一扔,骂道,无稽之谈。
  随后,汤立业被移交法院,等待审判。
  顾秋抽了个时间赶到安平县,和陈燕一起来到李沉浮的坟前,给李沉浮上香,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

  “沉浮兄,你在天国也应该安心了,我答应过你的事情,已经替你完成。汤立业马上就要被法院审判,得到应有的下场。你们李家的大仇,马上就要报了。”
  顾秋给李沉浮敬酒,恭恭敬敬鞠了三个躬。陈燕戴着墨镜,站在秋风吹拂的山岗上,以往的一切,一幕幕闪过。
  秋风起,卷起落叶纷飞。
  顾秋道:“安息吧,我们还会来看你的!”
  “听说杜书记的日子也不好过,上面有人对他意见非常大。”
  陈燕边走边问。
  顾秋道:“那都是官场斗争,一些屑小所为。”
  陈燕停下来,惊讶地望着顾秋,“你好大的胆子,连省委领导都敢骂。”
  顾秋哼了声,“一个不为民做主,只想着切身利益的领导,能称之为领导吗?我倒是觉得,他的觉悟远远不如杜书记。这种人,自然得不到别人的尊重。”
  陈燕幽幽地叹了口气,“我原以为你成熟了,没想到他还是那么愤青。”

  顾秋道:“是这个社会让人变得愤青,狂躁不安。我已经努力在抑制自己了。”
  陈燕拉着他的手,“我的傻弟弟,既然身在官场之中,就要学会圆滑,如果你无法保存自己,拿什么来实现自己的抱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