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3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就问顾秋,“杜书记他们准备在这里就餐吗?”
  “这倒要看余书记的手段。”
  果然,快到中午饭的时间,杜书记决定留下来吃个饭再走。
  既然来了安平,就多呆一会吧。
  余书记很高兴,“我这就去安排。”
  却被杜书记拦下,“不要搞这么隆重,我和老黎不是那种喜欢**的人,有什么吃什么。”
  余书记道:“那好吧,我们就选最近的农家菜园。”
  他叫秘书打了个电话,吩咐下去,在就近的农家菜园吃饭。还没进小饭店,顾秋接了一个电话。
  是从政军打来的,他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听说杜书记来安平了,便有些责备,“小顾,你可真是嘴巴紧啊,瞒得我好苦。杜书记来安平这么大的事,你也不透露一二?”
  从政军当然心里不爽,你再怎么样,透个信总行吧?好歹咱把女儿都给你糟蹋了。做为未来的老丈人,你总得给点情面吧?
  顾秋知道他的想法,只得苦口婆心的解释,“从叔,我实在是没有办法,老板不让说。如果此事透露出去,可是要问责的。下次你有什么事情,我提前通知你,这个与工作无关,就不要掺和了。”
  从政军道:“也罢,那你先忙。”
  挂了电话,旁边有人问,“从县长,顾秘书可是您未来的女婿,应该有什么内幕吧?杜书记来安平干嘛了?”
  从政军摊了摊手,“唉,真拿他没办法,连我都瞒,不透露半个字。”
  听起来是有些埋怨,仔细一品味,却还是有些显摆的味道。

  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从政军的女儿跟顾秋在谈,而且这事,从政军自己也嘴巴不严,几次在酒桌上道:“杜书记的秘书是我未来女婿,我给他打个电话就是。”
  当然,连余书记这个一把手,都要给顾秋几分面子,他本人又是副县长,在安平还有什么事情摆不平的?
  虽然从政军是后来替补上的,但是他在安平县的份量,还是不轻,余书记也多次找他谈话。
  有人就说,以从政军的发展,将来很可能会爬到县长,或书记的位置。

  对于安平县这些锁事,顾秋自然没有时间去关心,只是李沉浮的事情,一直在他心里牵挂。
  此次杜书记亲临安平,他就在琢磨,该不该把李副县长之死的案子捅出来,还李县长一个公道。
  这是顾秋答应李沉浮的,一定要帮他报仇。
  现在李沉浮为了救陈燕,被汤洋杀害,这个仇如果自己不帮他报,只怕再也没有人能报了。
  正在心里盘算着这事,农家菜园里突然冲进来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
  “杜书记,杜书记,你得为我们李家做主啊?他们父子两个死得好惨啊!”
  顾秋都还没反应过来,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已经冲进了包厢,跪倒在杜书记脚下。
  由于余书记吩咐过,所有警员一律不许出现在杜书记的视线内,因此,这名疯疯癫癫的女人,才有可趁之机。
  饭菜还没上,几个人正在喝茶聊天,突然冲进来这么一个人,杜书记脸色大变。
  最惶恐不安的,还是余书记。
  “来人,来人,把她拉出去。”
  顾秋早已经认出了那女人,李沉浮的妈妈。
  若不是因为李沉浮,顾秋也很讨厌她,她为人太刻薄,对陈燕百般辱骂,但是想到她们一家之苦,顾秋又有些同情。
  他本来可以阻止,却故意犹豫了下。
  当领导的,最不愿意看到这种事,余书记急疯了,哪里冲出来一个疯婆子?他冲着秘书吼道:“怎么回事?”

  秘书也很背,本来他一直在院子外面候着,刚才上了个厕所,没想到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此刻不是解释的时候,只有想办法把这疯婆子拉出去。
  可是秘书去拉她的时候,她突然回过头来,抓住秘书的手狠狠了一口。
  秘书痛得一声惨叫,差点就要给疯婆婆跪下了。
  疯婆婆不管不顾,跪在地上爬过来,“杜书记,您可一定要为我们李家讨个公道。他们父子死得好惨啊!”
  看她泪声俱下,哭得这么伤心欲绝。
  杜书记眉头微微一皱,正要说话,外面又跑进来一人,“妈,妈,别闹了,回去吧,回去吧!”
  这人,竟然是陈燕。
  安平县招商办的陈主任。

  余书记有点老羞成怒的味道,“怎么回事?老人家既然精神有问题,干嘛不好好看着?”
  杜书记终于发话了,“等等!”
  余书记的心,咚地沉下去。
  这可是个疯婆子啊,李沉浮死了之后,她不知来县委闹过多少次。看在她们一家如此惨的份上,余书记又不忍心再把她关起来,哪想到她今天会突然窜出来?
  陈燕听到杜书记发话,放开了婆婆。
  婆婆又跪又爬,“杜书记,杜书记,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一个大清官,五和县几个亿的案子都查出来了,我们李家这点事情,你可得好生管管。我现在是丈夫没有了,儿子也没有了。”
  杜书记并不知道她是谁,但是眼前这老妇人口齿清晰,分明不疯不傻。威严的目光扫过去,“你是什么人?怎么跑到这里来喊冤。”
  余书记解释道:“她是安平县前任常务副县长之妻,李副县长在二年前得脑溢血突然去世,就留下她们母子。”
  杜书记看了他一眼,“让她说吧!”
  “谢谢杜书记,谢谢杜书记!”
  李沉浮妈跪在地上,把他们家的遭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顾秋倒是气定神闲,陈燕也站在那里,默不作声。只有余书记,一个劲地抹汗。

  “完了,这下麻烦了。”
  李副县长之死,当年已成悬案。
  汤立业为了掩饰什么?草草下了结论。但是李氏一族自然不服,四处上丨访丨,没有任何结果。
  为什么会演变成今天的悲剧?顾秋非常清楚其中的原因。不管是哪个衙门,他们总会有人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你说这种摔不破的铁饭碗,做多做少,甚至不做,又有什么区别?
  他的工资一分不会少,他的奖金照样拿。

  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干嘛要管这些闲事?
  因此,很多的时候,有人反应情况,他们只当是耳边风,视而不见。一旦酿成大祸,再想着法子亡羊补牢。
  李氏把事情说清楚了,并提出质疑,为什么当初不允许他们看现场,为什么不允许再次尸检,要匆匆火化,是不是有毁尸灭迹之嫌?
  李沉浮的车祸案,汤洋已经交代清楚,这一切都是他所为。更有人怀疑,他在二年前远渡海外,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去躲祸去了。

  杜书记听了李氏的话后,目光落在她背后的陈燕身上,“你是什么人?”
  陈燕回答,“我是李家的媳妇,这是我婆婆。我以自己的人格担保,婆婆所说的一切,绝无虚假。”
  余书记立刻解释,“她叫陈燕,是县招商办主任。”
  “哦?”

  这个招商办主任,杜书记倒是听说,安平县最近几个月招商工作非常不错,报到市里之后,杜书记还多看了几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