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9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大批保镖紧随其后,乌压压的仿佛遮天蔽日,场面浩荡气派十分骇人。
  我回过神来扭头看周容深,他脸色并不好看,显然对刚才的一幕也有些没想到。
  珠海在广东省不算最富庶的城市,藏龙卧虎却是最狠的,连乔苍这种地位的老大都要给常老当女婿,他的势力可见一斑。
  看来珠海不是不扫黄,而是省厅在保 , 扫得都是一些小场子应付交差,激不起大水花 , 连老百姓都没兴致议论,而夜夜笙歌始终没人敢碰。

  能请得起一批批国内名模走秀 , 没点势力确实不敢玩这么大 , 这是要遭同行算计的。
  京城的保利都因为扫黄垮台了,从规模到背景国内真正能扛得起总瓢把子的估计就剩这一家了 , 常老混黑道几十年 , 深谙其中门路,尽管在珠海高调,可出了珠海境内他丝毫不嚣张,不显山不露水,屹立不倒的一部分原因也是会做人 , 懂规矩。
  我问周容深看清了他的脸吗。
  他说没有。
  我将常老的样貌一丝不差形容了一遍,周容深沉默不语 , 脸色荫沉到了极点。
  我握住他的手说,“我们离开珠海吧,和谁不是做生意,林老板这么怵常老 , 他肯定不敢得罪。如果去拜帖子以后翻船恐怕择不清,不拜得罪了这位大拿又要惹麻烦。”
  周容深看了一眼四周 , 他将我推到车里关上门 , 驶离夜夜笙歌几百米外才开口说,“林老板已经暗示常老对我很感兴趣 , 即使我不来珠海 , 他也一定会找机会碰面 , 不可能躲得过。乔苍在广州和特区做生意 , 我和他杠了几次,常老是想找我通融 , 用他的势力压我一头。”
  这哪是通融,分明是要挟,不答应都不行。
  黑帮做事很绝,先礼后兵 , 礼数也不像普通人 , 都是笑里藏刀,不买账就要来硬的 , 他们可不怕条子手里的枪,相反条子对他们这些走夜路的是不愿招惹的,谁和自己性命过不去。
  我和周容深回宾馆叫了两份食物 , 还没有吃完就有人在外面敲门 , 我打开看到一名女侍者,她递给我一张烫金请柬,让我交给周局长。
  我问她是谁拿来的,她说几名保镖。
  我关上门把请柬给周容深,他打开看了一眼,“常老明晚在珠海第一楼举办联谊晚宴,邀请我过去。”
  我心里咯噔一跳,常老在珠海果然是手眼通天,这么快就摸清了我们的住处 , 很明显也在变相告诉周容深,如果不赏脸 , 随时都可以用江湖规矩摆他一道,这地盘是他说了算。
  我问周容深去吗。
  他手指戳点着请柬上常老亲自签署的名字 , “不去不行 , 他姿态摆得这么低,面子不能再驳。”
  “见了面和他打哑谜装糊涂 , 官场这不是常有的事吗 , 不一定非要一诺千金,嘴上先应承下来,等回去你该怎样还怎样,谁能逼着你签字据吗。”

  周容深紧抿嘴唇,靠在沙发上不说话 , 他眼睛始终盯着那张请柬,似乎在想对策。
  特区和广州这两块肥肉就摆在那儿等人吃 , 常老一把年纪懒得去厮杀,乔苍可不安分,就算交火乔苍不怕条子,但是能不折损一兵一卒就拿下的场子 , 谁也不愿浴血奋战。
  省内哪个市的一把手都没周容深这么难搞,轮硬不吃刀枪不入 , 钱和美色都看不上眼 , 像是个冰冷的石头,人情不通 , 常老早盯上他了 , 省里高官都没人敢杠 , 他在职一天怎么也避免不了正面碰。
  真正在黑白两条道上混出位置的人 , 从来是官黑不分家。官员要黑帮的贿赂,也要借助黑帮的势力去压制一些人 , 而黑帮需要官员的保护伞,来护航自己在地盘上横行赚钱。
  这一点在内地非常敏感,都是暗箱操作偷偷来往,在港澳台几乎放在明面上 , 台湾最大的帮派组织大湖帮 , 头目李哥的葬礼连当局的高官都去祭拜,还出动了台湾不少特警护送棺椁。
  那场面在内地是看不到了 , 可其实内地官黑结党并不比他们少,常老在珠海的架子端得这么稳,没几把巨大保护伞罩在头顶 , 怎么可能不垮呢 , 而且这些打伞的人很明显比周容深至少高出半级。

  官场险象环生,周容深也没把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第二天傍晚五点,周容深的朋友派了司机来宾馆接我们,护送去珠海第一楼。
  我来之前以为就是花花绿绿的场子玩儿一趟,没准备合适的衣服,只带了一件过于艳丽的酒红色旗袍,周容深看我穿上的样子告诉我不要紧,这种场合女士穿什么都可以。
  然而进入酒楼我才发现到场的女伴几乎都非常素 , 不知道要把风头让给谁,我显得很是乍眼。
  好在我年轻漂亮 , 又是陪着周容深过来,谁也不敢说什么。
  接待小姐将我们引入贵宾通道 , 避开了嘈杂的人海 , 省去不少场面上的礼仪应酬,周容深毕竟是特区公丨安丨一把手 , 地位高于这里的官员 , 溜须拍马他不喜欢,躲开图清静最好。
  二楼宴厅早已聚满数百名宾客,衣香鬓影花团锦簇,布置极其隆重,每一处细节都金碧辉煌 , 长桌摆满高档酒水臻品佳肴,粗略估计也有个千八百万。
  有钱人花钱和普通人洗脸一个道理 , 都是面子工程,自己能承受的范围内,谁还在乎多流点出去呢。
  我对头顶的莲花灯很感兴趣,指着镶满钻石的灯芯让周容深看 , 他告诉我珠海第一楼是广东四大名楼之一,达官显贵最常来吃饭的地方 , 广东在国内是最富的地区 , 这里能排上号的,简直就是金子堆砌出来的。
  更奢华是装饰会场所用的花环 , 全部是欧洲进口香槟玫瑰 , 一支国产的都没有 , 配上宴厅柔和璀璨的灯光 , 如同皇宫殿堂一般。
  我正兴致勃勃打量观赏着,周容深目光忽然落在不远处一群西装革履的男人身上 , 那些人一看就是政府官员,架子端得很高,说话中气十足,自己就把自己捧上天了。

  其中两个背对周容深的男士聊得最尽兴 , 隐约听到提及乔苍和常小姐 , 但是碍着人多,只说了几句就停止了。
  他们喝完酒来这边吃菜 , 转过身一眼看到了我,不知是我身上的红色旗袍让他们觉得晃眼,还是对我似曾相识 , 他们盯着我微微一怔 , 直到发现我身侧站立的周容深后,脸上表情一瞬间变得僵硬愕然。
  “周局长?”
  左边的男人先认出来,立刻迎上前,和周容深握了握手,“您怎么也到珠海了。”
  周容深对他装傻充愣没有戳穿,笑着问周副局没和你说吗。
  男人讪笑松开手,“我当他玩笑,原来是真的,周局长贵人事多 , 怎么会莅临珠海视察,您是微服私访吗?”
  日期:2017-08-26 09: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