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嫂子南下东莞,遇到的厂妹都很凶猛……》
第257节

作者: 隔壁老赵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他生平没有几次的严肃,我点了点头,说:“你放心吧,我不会让她有事的!”
  赵德住离开的时候顺带关上了房门,同一时间小舞坐在了库上,她轻咬着下唇,害羞的样子,就像是正要洞房的新娘一样。
  声音若不可闻:“过来跟我一起脱衣服。”
  她的一条胳膊受了伤,虽然上身穿着短袖,可想要一只手就把短袖给脱下来,还是很困难的事情。所以说,她只能开口求我。
  我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她又忽然开口:“不该碰的地方别碰,不然我把你的手割下来!”

  我尴尬地笑了笑,却没有说话,用实际行动去证明我到底会不会碰不该碰的。
  我用两根手指夹其他短袖的下摆,配合他的动作往上卷。弹指可破的肌肤,一点点暴露在了我的视线之中。或许她也是首次把皮肤露在一个陌生男人的面前,脸色涨红,以至于皮肤看上去都像是充了血,妖艳而美丽。
  平坦的小腹上没有一点赘肉,弹性十足。
  她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眼光不善,顿时猛地一扭头瞪着我,说:“你再多看一眼,我就把你那一双贼溜溜的眼珠子给你抠下来,当灯泡踩。”
  我姗姗一笑,没有说话,连忙闭上了眼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把她的短袖给脱了下来。
  然后,小舞她趴在了库,说:“现在可以睁开你的眼睛了,把我的胸罩给我解开。”
  原本洁白如雪的胸罩,早已经被鲜血染红,触目惊心,却有一种妖艳的美感。就像是一尘不染的纯白莲花上,沾染了一滴鲜血似得,看上去格外的剌眼。

  虽然我一只胳膊打着石膏,可手指头还能动,用这个胳膊勾起胸罩的带子,用另一只完好的手去解开胸罩挂钩。
  一方面要担心不碰到自己不该碰的地方,这就一个简单的动作,变得异常艰难了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大汉,去捉苍蝇一样。
  最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把她的胸罩给解开了,我的脑门上也流出了汗水。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原来,她身上已经有了很多的伤口,有被利刃划破皮肤的伤疤,也有枪伤。实在难以想象,她究竟都有过什么样的经历。
  我正准备给她打麻药的时候,她突然转头看着我,说:“我不要麻药,谁知道你给我打了麻药,趁着我被麻丨醉丨的时候,会对我做什么事。”
  尼玛!
  这彪悍的说法,让我顿时有一种想要对她顶礼膜拜的冲动。我会对她做什么?我能对她做什么?也把我想的太坏了吧?
  虽然我算不上什么好人,也喜欢看美女,但是绝对不会趁人职位的。
  你不是不要麻药么,好啊,我就不给你打麻药,看一会用手术刀切开你皮肤的时候,会不会痛的惊呼起来。
  后来我才发现,我把她想的太简单了。
  用手术刀划开伤口皮肤的时候,她也只是身躯微微颤抖一下,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剧烈的反应了。就像是,手掌紧紧的抓着库单,忍受着剧烈的疼痛。

  看着她这个样子,我的心里对她竖起了一根大拇指,服了!
  我是真的服了,如果换成我的话,肯定早就疼的跳起来了。
  用镊子拨开伤口,终于见到了子丨弹丨,然后用另外一个镊子,把子丨弹丨给取了出来。正当我要给她缝合的时候,她用虚弱的声音给我说:“先别缝合,等等,等里面的淤血流完了之后再缝合,不然会长疮的。”
  听着她的话,我点了点头,为了让淤血尽快流出来,我用手去挤压伤口周围的皮肤。
  还别说,手感还是很不错的。

  她的表情略带痛苦,似乎这样的方式帮她排淤血,比切伤口还让她疼痛一样。
  这样揉了五分钟,伤口里面才终于有鲜红的血水流出来。然后,我用医用针线,动作生涩的把她背后的伤口缝合了起来。
  虽然这是我第一次缝合伤口,可是在家里的时候,我用针线缝过裤子,虽然不一样,但是万变不离其宗。
  虽然缝合的伤口并不是特别的美观,但也只能凑合着用了。
  伤口缝合完了以后,她突然从库上爬了起来,突如其来的闯入了我的视线之中,脸色虽然平淡,可眸子深处却有一抹隐讳的羞耻:“用绷带,帮我把伤口包起来。”
  说着,微微举起了双臂,胸前一抹雪白,顿时就吸引了我全部的视线。
  很小,只有一个拳头那么大,根据我的经验来判断,我的一个手掌就能轻易的握过来。而最关键的一点,是粉红色的!

  其实我对颜色并不是特别的敏感,只不过在你们这方面多多少少会有一些想法。这是我第二次见到粉红色的胸脯,第一次是在赛天线身上看到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女人的胸脯不有区分,只是听那些老司机说过,女人会随着年龄的增长,与被摸过的次数,息息相关。
  二十岁左右的女人,就算是被男人摸过很多次,可她的胸部依然是粉红色的。而上了年龄的女人,会随着年龄的增加,胸部慢慢的变轮,最后可能会有点发黑,甚至是成为褐色、咖啡色。
  不过,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粉红色的胸脯,而且即将还要在这个地方包扎,一股邪火,从小腹升起,直冲脑海,让我不由浮想翩翩了起来。
  “你还愣着干嘛?赶快给我包扎啊!”
  小舞背着我,双臂未未举起,说话的时候声音几乎若不可闻。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害羞的,总之她的声音格外悦耳动听。
  就像是一只百灵鸟,让这炎炎的夏日,似乎一下子就清凉了起来。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好,然后从医药箱里面拿出来了纱布,还有止血的药。把药先涂抹在纱布上,然后把带有药的纱布,敷在她的伤口上。
  可能是因为药的原因,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体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确实人忍着疼痛,一句话不说。看到这里,我不禁微微摇了摇头,他的外表不止冰冷,就连内心也是如此坚强,是我生平见过最坚强的一位女。
  我不知道,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或许发出杀猪般的叫声,反应剧烈。心里不禁对她钦佩了起来。
  因为我一只手受伤,给她裹纱布的时候,就不得不用受伤的那只手,轻轻地摁着纱布,然后用另外一只手从她的腋下穿过,然后交到受伤这只手里。
  这样以来,我就不得不紧贴着她的身体,这个无奈的举动,让她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似乎是非常抵触我似的,不过没有办法,毕竟要疗伤啊。
  她的妥协,让我松一口气的同时,渐渐地放松了警惕。接下来缠纱布的时候,动作也就变得有些随意了起来。
  而也正是这个随意的动作,让我的手,不经意的就噌到了她的胸脯上。轮轮的,很有弹性,比柳风的大胸手感好了一些,比张莉的也稍好一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