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9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容深显然没听说过这位常老,他蹙眉问这是什么人物。
  林老板提起他有几分忌惮,“广东资历最老的黑帮头目 , 改革开放后他头一批混江湖,多少高官都是他的坐上宾朋 , 捏着半个国的人脉,这么说吧 , 周总一定知道乔苍 , 乔苍可是这位常老的准女婿,能让乔苍喊一声岳父的,还找得出第二个吗?”
  我拿着酒瓶的手狠狠一颤 , 几乎是不受控制的松开了 , 滑润冰冷的玻璃从我掌心脱离,倒在茶几上不曾来得及扶,又晃荡着滚落在地上,啪嚓一声四分五裂,酒水喷薄四射 , 迸溅在我有些苍白的脸上。
  打碎酒瓶的失误令他们全部朝我看过来,每个人脸上都闪过一丝隐隐的诧异 , 包括我自己。。..
  乔苍竟然要结婚了。
  我以为他是个无牵无挂的亡命徒,女人和家庭会成为他的负担累赘 , 所以他玩儿女人但不爱女人 , 把女人看成可有可无的玩物,甚至一件随时脱掉不要的衣服。
  他也会浪子回头 , 尘埃落定吗。
  我心里一阵阵疼痛 , 那种仿佛心脏被剌穿的痛苦。

  连我都不知道为什么。
  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相安无事,形同陌路。
  我争夺着属于我的周太太位置,爱着我应该爱的男人,过着我风光高贵的生活,何必去踩入不能自救的万丈深渊。
  他终于不再纠缠 , 那个令我丨春丨心荡漾,又畏惧茫然的乔苍 , 慢慢从我的世界里消失。
  他是另一个女人的丈夫,他们会纠缠,**,亲吻 , 可我为什么会难受。
  我用力捏着一块玻璃,尖锐的边缘剌入手指 , 我毫无知觉 , 只是呆滞看着地上狼藉,侍者听到炸裂的动静走过来 , 蹲在地上捧起我的脚 , 让我小心不要割伤 , 他收拾干净残渣后铺上一条毯子 , 周容深朋友递给他两张钞票,摆手让他下去。
  我手心的玻璃被一点点抽走 , 破裂的皮肉蠕动,我疼得回过神来,周容深捏着那枚玻璃,他没有发现我的伤口 , 只盯着我苍白到几乎没有血色的脸孔 , 小声问我怎么了。
  我咽下喉咙泛滥的酸涩,艰难扯出一丝笑说手里有汗 , 滑了。
  他问我只是这样吗。
  我咧开嘴枕在他肩膀,娇滴滴问他不然呢,我含着他耳垂说这里荷尔蒙太浓了 , 我想你了。
  他低低笑了一声 , 握住我的手,转过头问林老板,“乔苍要结婚了,这事很突然,他势力这么大却一点风声没有。”
  “基本定下了,没什么好宣扬,又不是了不得的事。主要常老很喜欢他,欣赏他的本事。这些人是一群心狠手辣的亡命徒,混出如此巨大的势力 , 又有钱,常老得罪的人没有上千也有几百 , 他已经七十多了,不找个厉害的狠角色,百年后他女儿能活吗?”
  周容深朋友说乔苍在广东势力不比常老差 , 常老对他有图谋 , 他不会不知道。

  林老板意味深长挤眼,“常老的千金非常美丽 , 男人嘛 , 食色性也,谁不爱美女呢,有背景有脸蛋的女人,任何男人都抗拒不了的。”
  他说完哈哈大笑,“乔苍是常老的义子 , 当初为他在广东出道尽力不少,当然他也确实有能耐 , 换别人未必能成事,更到不了这个呼风唤雨的位置,常老三十出头比乔苍可差远了,他五十岁才混出门道。”
  “原来有这层关系。”周容深朋友脸色有些凝重 , “常老在珠海确实是相当牛逼的人物,他势力扎根在这里 , 人脉遍及整个南省 , 又有乔苍这个准女婿,容深 , 想少惹点麻烦还是去拜个帖子 , 不做生意你也是局长 , 你不敬他 , 他使绊子毁你,你也没有办法。”
  周容深思付了片刻 , 问常府的地址,林老板说在一套四合院,地点比较偏,他明天安排司机送我们过去。
  他们之后又说了很多关于生意合作的事 , 谈得非常愉快 , 茶几上的酒瓶很快空了,平常周容深喝这么多酒我一定会阻止 , 但今天我心不在焉,不管台上闹成什么样,我都像失了魂魄。

  脑海不停徘徊出乔苍那张脸 , 他拥着我的温度还在 , 我似乎还能闻到他留在我身上的气息,这个人却要彻底脱离我的生命。
  这不是我要的吗。
  可我还是如鲠在喉,说不出的难受。
  我和周容深说去趟洗手间,然后找到侍者带路,推门进去的时候看到一个非常眼熟的女人,是刚才被拍卖给北方富商的巢模,她站在惨淡的灯光下,从镜子里看了我一眼,发白的脸上满是痛苦 , 她口型像是让我关门,但还没来得及说 , 整个人又大声呕吐起来。

  她吐得特厉害,整个洗手间都是一股浓烈酒味 , 好像要把胃口都吐出来了 , 我转身飞奔出去,找侍者要了纸和一杯温水 , 我再次回到洗手间她已经平静许多 , 正对着镜子查看自己的妆容,我把东西递给她,她一怔,偏头打量我,我非常友善说我很喜欢你拍的杂志 , 但我不记得你是谁。
  她微微蹙眉,迟疑着伸手接过水杯 , 我笑了笑,“人不分高低贵贱,只有输赢和成败,哪个光鲜亮丽的女人不是咬牙熬上来的。”
  她咬着泛白的嘴唇 , 眼睛里泪光闪烁,似乎被拍走后受了很大委屈 , 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 , 无奸不商,能睡十个小姐的钱搞一个模特 , 不使劲折腾回本才怪 , 钓后台没有舒舒服服就成功的。
  我拧开水龙头 , 接了一点凉水扑打在脸上 , 她站在我身后没有离开,问我是这里的员工吗。
  我说我是陪先生来的。
  她细致打量我的穿着 , 小声说谢谢夫人。
  “你没必要谢我,我只是实话实说,你看到的那些凌驾在你之上的女人,要么付出了漫长的辛酸和等待 , 要么就是差点被睡残了 , 麻雀变凤凰这条路,越是难爬 , 爬上去越风光。”

  她愣在原地一声不吭,我经过她身后返回贵宾区,林老板已经不在座位上 , 周容深靠住沙发背 , 面容有几分巢红,他看到我回来伸手将我抱在腿上。
  他在外面一向很克制,怕被人看到自己失态的样子做文章,我以为他喝醉了,分不清自己在哪儿,刚想推开他,他反手缠紧我的身体,将滚烫的脸埋在我胸口,很贪婪的呼吸着味道。
  “这里没人认识我们。”
  他说完这句 , 忽然把我的裙带扯下,我上半身赤裸在他面前 , 他挡住我,不让别人看到我此时的春光乍谢 , 他眼睛里含着浅浅的薄醉 , 清俊极了,他托住我的腰 , 我丰满的汝房挨着他鼻尖。

  “何笙 , 你今天不对劲。”
  我刚被他撩起的一点情欲,像是泼下一盆冷水,眨眼间浇凉,我有些惊慌凝视他,他也同样望着我 , 他面无表情的脸孔在几秒钟后溢出笑容,“清纯得让我一刻都不想等。”
  他捧住我的脸吻我 , 吻得很深入,也很痴缠,头顶闪烁的彩色灯光流泻下来,将我和他拥在其中 , 他的吻沿着我的唇滑落到汝沟,舌尖深埋不断舔舐起伏 , 我仰头低低呻吟着 , 迷离的目光已经开始涣散,近乎摇滚的舞曲吞没了我放荡的喘息 , 也掩盖了他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