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5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皱起了眉头,但是还是笑着点头,看来,我在缅甸公盘做的那几件事,整个广东人都知道了,他们对我恨之入骨啊,看来,今天要不是我跟陈发合作,估计,我在广东也就没有立足之地了,这些人,都是大佬,随便一个出来,都能捏死我。
  陈发说:“坐,今天都是自己人,我们广东四大姓,陈,黄,李,何今天都在这里,邵飞,希望有一天,广东能多一个邵姓,我这么说,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吧?”
  我听到陈发的话,就皱起了眉头,我其实不懂他是什么意思,但是我也隐隐感觉到了,他难道想要我在这里娶妻生子?彻底的在这里落户吗?
  我看着这四个人,很惊讶,这四个人都是亲戚,以前我只是听说广东人的家族观念很严重,但是今天我跟他们坐在一起,我才发现,何止是严重,简直是令人发指,广东玉器协会的四个最有钱的人都在这里,而且全部都是亲戚妯娌,真的很可怕。

  “哎,啊荣为什么还没有来?”陈发不耐烦的说着。
  何川说:“去接啊翠了,马上就应该到了。”
  我听到啊翠,就知道应该是王翠,我刚想着,就看到门外面停下来一辆车,从车里下来几个人,是王老板跟他的女儿,还有一个挺高大的年轻人,他拎着很多东西,从外面走进来。
  “爸,叔,翠他们来了,这是他们给你送的东西。”
  我听着那个年轻人说了一句,就把手里的水果放下,我看着王贵跟王翠进来,就站了起来,看到我也在,王翠显得很意外,她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我,只是苦笑了一下。

  王贵进来,就跟他们握手,没有了平日的那种不屑的脾气,反而很客套,不过对于陈发,他就不怎么高兴了,只是跟他说了一句什么,我也听不懂,是广东话。
  “坐吧,做吧,上菜吧。。。”
  陈发说了一句,我就看到一个年轻的姑娘,从外面端着托盘进来了,说:“阿爸,今天做的都是海鲜,不知道客人吃的惯吗?”
  我看着说话的人,有点惊讶,穿的很普通,长的也很普通,叫陈发阿爸,应该是她女儿了,我不敢想象,在广东,女孩子的地位有点惨,陈发这么有钱,居然还让他的女儿端盘子送碗,想想陈玲,别说这些粗活了,就是自己做饭也没有做过。”
  “去去去,快点上菜。”陈发不高兴的说着。
  这个女孩没有说什么,好像很害怕一样,就赶紧跑下去了。
  “小妮十七了吧,你那抱回来的时候,要做童养媳,什么时候办?”何川问。
  陈发说:“最近不办,他在外面读书,等回来再说,先把啊荣跟啊翠的事情办好了再说。”

  我看着王翠,她也看着我,脸色很难看,我笑了一下,没有问任何问题,只是有点惊讶,童养媳?十七岁?真的不敢想象,陈发这么有钱,为什么还做这种事情?而且,陈发没有给我一种富豪的感觉,反而像是农村的暴发户,或许他就是。
  “亲家啊,我跟你说,嫁妆我肯定不会少的,至少两千万,我告诉你啊,我这个女儿从小很听话的,一点都没有毛病的,我很疼我这个女儿的,我告诉你啊,要是嫁到你们家,她受了欺负,我是要找你们算账的。”王贵豪气的说着。
  “怎么可能呢?阿荣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他是什么孩子,你应该知道。”陈发不高兴的说。
  王贵没说话,何川笑了笑,说:“啊翠是好姑娘,来到我们何家,我立马就把公司股权给她一半。”

  “你这样说,我就不高兴了,好像我女儿嫁到你们家,就是为了你的钱,你的股份一样,我告诉你啊,我王贵也不缺钱,我只要你对我女儿好,你知不知道啊?啊荣,你要是敢让我女儿受气,我真的敢打你的噢,你不信你问问黑手发,我有没有揍过他?”王贵嚣张的说。
  我看着那个何荣,他尴尬的笑着,陈发也脸色难看,说:“好了,知道了,来来,今天有客人,我跟你说,邵飞,你应该认识吧?他正式做我的顾问了。”
  陈发说完,就瞥了我一眼,王贵看着我,脸色有点难看,我知道陈发是给王贵难看,当着他的面告诉他,我被撬走了,我也没有办法,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现在我只能依靠陈发,所以只能低头。
  王贵突然拍桌子,说:“陈发,你撬我墙角啊?你什么意思?”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王贵果然很生气,我说:“王老板,我只是做陈老板的顾问,不收钱,无期限,我想走就走,想留就留,不像你我,你可是给我发薪水的,你的事,我肯定是放在第一位的。”
  “可是我不喜欢一脚踏两船啊。。。”王贵不高兴的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不想跟王贵起冲突,也不想白了陈发的面子,我突然急中生智,我说:“你们都是亲戚,这里面有差别吗?”
  陈发笑了起来,说:“是啊,大家都是亲戚,帮我就是帮你,啊翠马上就要跟啊荣结婚了,我也打算,介绍一个家族里的女孩给邵飞,到时候,我们大家都是一家人,还分什么你我呢?”

  我听到陈发的话,就有点心惊,我草,他这是什么意思?真的要拉我加入他们家族?
  对于陈发的话,我倍感惊讶,不但惊讶,而且内心很抗拒,我觉得我无法适应他们的家族生存方式。
  但是,我并没有说什么,陈发给我倒酒,说:“邵飞,你觉得我们广东人是不是很奇怪?”
  我听了就说:“个人的生活方式而已。”
  “邵飞,我们广东人,对外人非常冷漠,但是我们广东人呢,对我们自己的亲人的,家庭成员是非常看重的,在我们广东一些大家族中,还可以听道大房、二房,大宗、小宗之类的说法,我们对于家族兴旺是非常看重的,因为我们相信,只有我们自己的家人,才会爱我们自己的家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吧?”陈发拍着我的手说着。
  我听着陈发的话,就皱起了眉头,我当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他想我做他们家族的人,广东人的家族观念很重,而且,他们做事方式跟我们北方人还有南方人都不一样。
  情是情,事是事,这是大部分广东人的处事方法,这也是广东人给人“人与人间感情淡薄的原因”。
  但是,其实他们对家族的人是非常热情的,我曾经听说一件事,广东人对老乡比较热情,对外乡人则心存警戒,这个老乡不像北方的那样定义,而多是指同一个县、一个地区、一条村。广东老人往往要求后辈学好粤语就是为了那天出处好认老乡,广东每个地方的语言多少在用词与语调上有不一致。
  所以一点用粤语对上话,那么多少能从对话中得知对方是否真的老乡,就算分不出来,如果是假老乡,多少会在对话是有不对劲的感觉。
  所以广东人很注重本地话的留传。因为这是一个地方的人的证明,就算外乡的人再怎么学,也是难以完全模仿的。

  而且广东人也并不流行酒桌文化,北方比较流行酒桌文化、老乡交情、兄弟交情。说白了动用这的时候都其实是为了一个利字,但北方人不愿意说得这么白。
  但广东人往往是情可以跟你聚,但对不起,事情就得是达到最大利益的人来做,不过多的受情所干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