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5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皱起了眉头,很眼熟,好像在那见过,我说:“对不起。。。”
  他拍拍自己的衣服,看着我,这让我很不舒服,我深吸一口气,他突然说:“噢,我认得你,哼,那个在缅甸卖石头的小子,不错嘛,现在穿的人模狗样的。”
  “你说什么你?”张奇跟赵奎都不爽的站出来指着他说着。“
  他笑了笑,说:“听不懂人话云南来的?把你的舌头缕直了在跟我说话。”
  赵奎听了,就握紧了拳头,我拦着赵奎,我说:“朱老板是吗?我想起来了,那个连一块石头都买不起的阔老板。”
  “哼,是吗?不是我买不起,而是你的石头不值得我买?这里是内地,不是缅甸,注意点身份,不要以为带几个保镖,就有什么了不起的,像你这种乡巴佬,没怎么见过世面的,我也不跟你计较,我告你,幸好你在广东,要是在四九城,爷们早他妈收拾你,我用钱活活把你压死。”
  我看着他,身后的三个人都很不爽,我也不爽,北京人是有钱,我感受到了,这个人就是朱贵,之前在缅甸遇到的那位,之前在缅甸他还没有这么横,但是回到了内地非常的横。
  这个时候服务员进来,把车钥匙交给他,他拿着车钥匙,我看了一眼,是宾利车的车钥匙,应该是几千万的豪车,他说:“别羡慕,你多坑一点,就赚到了。”

  我听着就有点火了,我问:“朱先生,我们有什么误会嘛?”
  他笑了一下,说:“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咄咄逼人?”我不高兴的问。
  朱贵笑了起来,说:“可能是你小心眼,我们四九城的爷们就这么说话。”
  他说完瞪了我一眼,就从我身边走过去,我咬着嘴唇,看着他的背影,张奇说:“飞哥,动他王八蛋,看不起我们?”
  我摇了摇头,跟张奇走出去,看到停车场的那辆宾利,我说:“就这辆车,你都没办法动人家,人家确实有钱啊。”
  “有钱了不起?我们有人啊。”张奇不爽的说。
  我说:“他敢一个人开车出来,不带保镖,在缅甸也是一个人出来,不带护卫,这种人要么是傻逼,不知道形式,要么就是真的牛逼,走到那都不怕,你要是动他一下,你就麻烦大了,他是北京来的,那地方,水有多深,你永远都不知道,而且他们天性就是如此,眼睛长在脑门上,这么说话,正常。”
  “可是,我们也不能被这么欺负啊,我心里真不爽。”张奇不爽的说着。
  我笑了笑,说:“不爽,你也得忍着,这世界上,牛逼的人物多了去了,你要学会谦虚。
  我说完就上了车,说:“去陈发的家。”

  赵奎开着车,朝着中海去,他说:“飞哥,陈发的豪宅真他妈阔气,在中海花园,那地方,可是广东佛山最豪华的住宅区。”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住在豪宅是正常的,要是住在贫民区才是问题。
  朱贵来了,应该是北京帮的,只是我有点意外,马上就要公盘了,为什么我只遇到了一个团体的人,河南帮,天津帮,上海帮,还有港澳台的,一个都没遇到,看来形式并没有预期的那么好啊!
  晚上,我们到了中海豪宅区,这里是广东佛山两地最富有的住宅区,但是我到了之后,跟我想的有点不一样,我以为是高楼大厦林立,别墅豪宅成群,但是并不是我想的那样。
  这里的绿化很好,环境很漂亮,而且房屋的建设也并不是全部都是高楼,当然了,有两栋标志性大楼,但是更多的是自建房,房屋的建设很有古香古色的风格,像是徽州的园林建筑,大,而优雅,庄重而繁华。

  我们停在陈发家的门口,我看到两座石狮子,大门是油漆刷的通红的那种,这种房屋,我在云南也见过,只不过是在风景区里,在广东,这种古朴的房屋还是很多见的,像玉器城那边,几乎都是这种风格,不得不说,广东对古文化保护还是很好的。
  我走进大门,里面是一座大院子,然后是两层洋楼,虽然外面是古香古色的建筑,但是内部的建筑跟现代的建筑没什么区别,我看到在大厅里,有很多人,小孩子也很多,大厅里很大,大的有点离谱,十几个小孩子在里面玩都不觉得拥挤。
  大厅很明亮,装潢也很豪华,足足有一千平的大厅内部,用四个屏风隔开,中间是会客厅,我走进来之后,看到陈发,他走过来,说:“我跟你们介绍,这个就是那天上了佛山日报的罪魁祸首,就是他放了一晚上的烟花,把平洲的空气都给污染了。”
  我听着就苦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屋子里还有三个人,都是我见过的,但是我不认识,陈发指着那个白头发,但是脸上却显得很年轻的人,说:“这位是揭阳玻璃种大王,何川,也是我妹夫。”
  我走过去跟他握手,他就是何川,很年轻,但是头发已经白了,看着像是五十多岁的人,我说:“何先生好。”
  他点点头,很高傲的没说什么,陈发又说:“这个是华林的翡翠玉器城的老总,李宏,他可是掌握了我们所有人的原石去向,我们有一半的原石,都在他的华林玉石城销售。”
  我听着就很佩服,我说:“李先生你好。”

  “哎,年轻人你好,之前,我听说是你拦标了我们广东人,我跟我姐夫说了,要是让我抓到了,我打断你的腿,但是现在看到你,我觉得,想跟你喝一杯啊。”李宏笑着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年少轻狂。。。”
  我看着这个李宏,带着眼睛,看上去很斯文,但是年纪有点大了,六十岁左右,不过很精神,手上带着翡翠的扳指,我一看颜色,草,帝王绿的,这枚扳指怎么也得好几千万了,果然是大户。
  他笑了笑,说:“还好是年少轻狂,看你长的也挺好看的,我就算了,以后,帮我们广东人好好做事情,你一定能飞黄腾达的。”
  我点了点头,陈发笑了笑,说:“他是聪明人,不需要你怎么教训的,那,这位就是四会玉器城的黄槐,也是我妹夫,我告诉你,?四会玉器街,分三大部分,玉器城、玉器街、玉器天光墟,其中玉器城和玉器街交错一起,以店铺为主;天光墟与玉器街相隔约300米,是四会玉器最具特色的地方,但是你知道,这里面最大的老板是谁吗?”
  我看着那个比较严肃的人,我说:“当然是黄老板的了。”
  听了我的话,所有人都笑了,只有这个黄槐没有笑,他很严肃,他说:“知道就好,对于你拦标的事情,我们都耿耿于怀,我们广东十二年公盘,只有那一年被北京人拦走了,其余的,都是我们广东人的,你如果是凭真本事拦标,我不会说什么,用手段,我就不高兴了,而且,还搞假原石,这是我最痛恨的,在我姐夫手下做事,不要跟我弄虚作假,否则,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