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4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发请我到沙发前坐下,然后让秘书倒茶,陈发的为人,我听过不少,黑手发的外号也不是白来的,但是这个时候,我们都是普通的人,没有那么多传奇的色彩。
  “珠宝街的人找你了,我知道,我很高兴听到你那句话,珠宝街的人就是狗,而且咬人的时候从都不叫,闷声不响的咬你一口,让你疼的龇牙咧嘴。”陈发认真的说。
  我听着就笑了起来,我说:“陈老板被咬过?”
  陈发很严肃,说:“是十二年前公盘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广东阵营还没有成型,我刚入翡翠行不久,那时候缅甸第一次打仗,是正规的战争,翡翠市场关闭,我们买不到货,我就到瑞丽去,你不知道,那时候我一天赚一百多万,我没有货源,我的生意就维持不下去,那时候,我跟珠宝街的周会长刚刚认识,在公盘上认识的,我很敬佩他,那时候还有心想要拜师,跟他学一点技术,但是,我从来都没想到,他会宰我一刀。”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周会长吗?怎么可能?他的名声。。。”
  “哼,他的名声?他是个老好人不假,但是生意归生意,那时候缅甸打仗,我继续货源,你也知道,翡翠业是原料为王,谁掌握了翡翠原料,谁就赢得了市场主动,那时候翡翠所有的毛料市场都在瑞丽,我拿不到货,就去找他,他硬是逼着我买下了比原价贵十倍的货物,而且,还是赌料,最后,我还赌输了,那是我第一次输,很不甘心,他说,这就是作为师父给我的一颗,人生的第一笔学费。”陈发不爽的说。

  我听着就笑了起来,没想到黑手发也有这样的过去,但是我觉得周会长做的没错,如果是我的话,缅甸打仗,我也会十倍的提价,因为翡翠原料的产地只有缅甸,而且仅产于缅甸东北密支那地区长约150公里,宽约30公里的狭长区域。
  而90%的翡翠原料由中国内地客商购买,因而,与缅甸接壤的云南腾冲、盈江、瑞丽等地自然就成了缅甸翡翠原石的集散地和中转站,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时,大部分国内翡翠商人都到云南边陲购买原石,我也知道所有的原石都是拿命带回来的,贵一点是应该的。
  陈发看着我的样子,就说:“你也是云南人,但是你跟那些人不一样,你没有他们黑,真的,之前那块料子,如果是你们瑞丽珠宝街的人卖给我,我觉得他们连一亿都敢要,真的黑,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感觉,而是整个平洲甚至是整个广东玉器商人的感觉,所以,我们自发的组织了协会,我作为代表,带着很多政府的人去你们云南跟他们交流,讨一个说法,但是最后还是不了了之,真的很让我愤怒,你永远不知道那种被人宰割的黑暗。”

  我深吸一口气,在十几年前,广东平洲人做原始生意是非常困难的,买原石受制于人,任人宰割不仅意味着忍气吞声,而且意味着亏本;而不买原石又没法做翡翠生意,所以那时候平洲商人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原石死结”,而瑞丽人还在沾沾自喜,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瑞丽在也没有翡翠之乡的风采了,因为他堕落而没落,反而被广东给取代了。
  陈发拍着桌子,很兴奋,说:“怎么办?我们平洲人是不甘任人宰割的,更不愿坐以待毙,空前的困境激发了我空前的斗志,我带头,跟平洲珠宝玉器协会决心另辟蹊径,云南的生意不好做,就直接和缅甸人做生意,我当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直接把缅甸商人拉到平洲来做原石生意!”
  我看着陈发,他很兴奋,说这段往事的时候,他像是很兴奋,很激动一样,好像这件事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好的一件事,也是他最有成就的一件事。
  陈发很兴奋,拍着桌子说:“由于我在当时的平洲玉器商中位列三甲,在缅甸也是知名人物,只不过那时候,我只买成品而已,一到缅甸就会有许多玉石公司主动上门请我去看原石,我多年的经营使我在缅甸积累了广泛的人脉关系,几年之后,我不仅与缅甸最大的几家翡翠原石开采公司老板是好朋友,而且与控制翡翠矿业的缅甸军方高层交往密切,那时候我才知道,你们那边卖原石真的太黑了,在缅甸根本卖不出去的石头,你们也卖几十万。。。”

  我笑了,陈发的过去有点意思,活脱脱的一个有志青年的奋斗史,只是我没有想到的事情,云南跟广东之间的仇恨会这么大,而且,我更没有想到的是,今天的平洲,就是当年的云南逼出来的。
  “当时我就很愤怒,那个时候,我借参加仰光公盘的机会,我们就开始行动,我动用自己的所有资源,一家一家找缅甸的大型采矿公司游说,动员他们直接把玉石从缅甸出口到香港,再从香港转口到平洲来卖,越过中间环节,双方互利,由于到平洲卖玉石资金回收周期长,我害怕缅甸人不放心,我又动员一香港朋友借六个亿港币给缅甸采矿公司作资金周转,你知不知道几年?三年,整整三年,才有一家公司肯直接跟我们平洲做生意。”陈发红着眼说。

  我拍手,我说:“陈老板你的事迹倒是值得我敬佩。”
  以前我被陈发对付过,所以我本能的把陈飞当做一个恶人,我的敌人,但是现在听到他的故事,我觉得他也是个人物,值得尊敬的人物。
  陈发摆摆手,说:“不不,这完全是你们云南人赐给我的,你们不逼我,我还没有这样的动力,我记得,首家缅甸矿业公司第一次把玉石运到了平洲试水,不仅很快卖完,而且价钱卖得很好,利润远比在缅甸玉石产地卖给云南的玉石贩子要高,这如一针强心剂,极大地刺激了原来观望的四五家大公司,他们立刻紧跟着把翡翠原石运到了平洲,一炮打响!我陈发也出名了,但是无论现在到哪里,我都会说,我是你们云南玉石贩子的徒弟。”

  我知道这是讽刺,不过无所谓,生意就是这样,愿意挨的事情,我说:“我想问问公盘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想做内地公盘呢?”
  陈发很得意,说:“我开辟新市场一下子改变了平洲商人在原石交易中的被动局面,玉石送到了家门口,既省时间又省路费,而且有质量保障,不再受假货之害,平洲的玉石商人欢欣鼓舞,那个困扰他们数年之久的“原石死结”终于解开了,这一釜底抽薪的举动产生了出奇制胜的效果,这对云南中缅边境的玉石商人不啻是一个噩梦,具有强大购买力的平洲商人一夜之间从云南市场消失了,原来红红火火的交易、待价而沽的优势、任意拿捏买家的心态突然失去了基础,生意一落千丈,你永远不知道那些曾经丑陋嘴脸的云南原石贩子来我面前求我的嘴脸,真的很舒服,那时候我也很开心,以为我赢了一切,但是,直到周会长站了出来,他确实是个人物,能力挽狂澜。。。”

  周会长?我很兴奋起来,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这两个人到底过了什么招,这样的两个人过招,必然是腥风血雨的,光是想想都很兴奋!
  我很期待听到陈发跟周会长之间过招的历史,因为,从中,我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成功的人总会有其的独到之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