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2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叫知情识趣?这就是再标准不过的知情识趣。领导们给我面子,那我自然也要帮领导们把这个面子给兜起来,你好我好大家好嘛!
  “哎呀!”段学民双手握住萧晋的手,情真意切的激动道,“没想到萧先生不但身家丰厚,还能如此的通情达理,实在是令人钦佩不已。”
  “诶!书记,我觉得您的话有些欠妥。”马建新在一旁笑着道,“应该说,只有像萧先生这样通情达理的商人,才能事业成功嘛!”
  段学民笑着点头:“建新说的不错,不管哪行哪业,唯有通达人情事理,才能无往而不利。”
  周围的领导们纷纷点头附和:“是啊是啊!到底是书记,说的就是精辟。”

  萧晋跟着笑了两声,才摆手道:“两位领导谬赞了,我还年轻,还有的是不足,‘通情达理’这四个字可不敢当,也当不起,之前那么说,不过是就事论事罢了。”
  顿了顿,他嘴角忽然邪邪一翘,看着段学民又道:“再者,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与人发生了肢体冲突,否则的话,后面的事情自然也就不会发生了。
  因此,我可以完全不追究在拘留室里所受的伤害,但导致这一切发生的那个人,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的。在这里,我恳请各位领导能帮我查清事情真相,公平公正办理,给予行凶者应有的惩罚,谢谢!”
  此言一出,病房里瞬间就安静的落针可闻,除马建新和边成业之外,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而段学民的脸色更是已经铁青,望向萧晋的眼睛里也充满了危险的光芒。
  萧晋是怎么进的局子,县领导们在来医院之前就都已经知道了,段学民更是已经在电话里把儿子臭骂了一顿。而且,在来的路上,他也简单看了一下案件笔录,发现虽然儿子和萧晋所说的不同,但通过方菁菁和她秘书所言,事情还是有利于鸿朗的
  因此,他本以为萧晋会抓住挨打这件事不放,却怎么都没有想到,挨打的事情被他不痛不痒的揭过,所谓的“肢体冲突”倒被他郑而重之的提了出来。
  这个家伙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他以为单凭这点事情就能对我构成威胁吗?别说吃亏的本就是我的儿子,就算是我儿子打了你,也无非就是一场简单的斗殴事件而已,警方没有徇私舞弊,我也没有以权压人,你又能奈我和?
  段学民百思不得其解,但作为事情关联人,却不能不做出他该有的姿态。
  “这个……”尴尬一笑,他说,“萧先生,关于这件事,请容许我以个人的身份向你表示一下歉意。”

  “段书记您太客气了!”萧晋表现的就像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逼一样,大度的摆手道,“刚才都已经说清楚了,我在拘留所里的遭遇,不管在哪儿都是基本无法避免的,于天石县的形象本身不会有任何影响,更不会妨害它在我心目当中的印象,所以,您就放心吧!”
  段学民闻言一怔,心说难不成他还不知道鸿朗是我的儿子?
  “呃……萧先生误会了,我向你道歉,是因为和你发生肢体冲突的人,就是犬子。不过,我已经狠狠的教训过他了,他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待会儿就会过来亲自向萧先生你道歉的。”
  “哦?”萧晋眉头一挑,似笑非笑道,“这么说,贵公子是承认他先动的手喽!”
  段学民双眼眯起:“萧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萧晋耸耸肩:“意思很简单呀!如果不是他先动的手,干嘛要过来向我道歉呢?”
  段学民哑然无语,脸色也瞬间就黑的像锅底一样。虽然还不知道萧晋到底会怎么做,但是他已经能够确定,萧晋就是想利用这件事来针对自己。

  “萧先生,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马建新在一旁“好心”的解释道,“段书记刚刚是站在一位父亲的角度上向你道歉的,而且是出于礼节。毕竟,按照咱们华夏的传统,孩子与人发生了争执,谁错谁对都不重要,做家长的总是该出面缓和一下的嘛!”
  “可现在这件事已经不是单纯的争执了,”萧晋冷冷说道,“打架的是两个人,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的情况下,进拘留室的却只有我一个,如此区别待遇,我倒是想问一下各位领导,为什么呢?”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刚刚还其乐融融的气氛会急转直下,张队长心里骂了声娘,出声解释道:“另外一位当事人坚持身上有伤、要做伤情鉴定……”
  “所以他的伤是到这会儿还没鉴定完?还是已经严重到卧床不起了呢?”萧晋打断道。
  “这个……”张队长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眼睛不由望向了段学民。
  段学民沉吟片刻,开口问:“那不知萧先生的意思是?”
  “刚才我已经说过了:公事公办,公平公正,查清真相,给予施暴者相应的惩罚,还受害者一个公道,维护法律的形象。”萧晋不卑不亢。
  段学民眼角抽搐一下,旁边的秘书就不客气的问道:“那如果查出来责任在萧先生身上呢?”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只要过程公正透明,我甘愿受罚!”
  “好!”段学民猛地一声厉喝,转过身就下令道:“这件事就由边局长全权领导,刑侦大队张队长具体负责,还要政法委王书记实时跟进,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查清事实真相,给萧先生一个公道!”
  被点到名的三人不管心里怎么想,这会儿都不敢有什么异议,点头接受下来。
  “事情就先这样,”段学民又转回身,对萧晋说,“请萧先生先好好养伤休息,如果有什么需求的话,可以跟院方提,他们会酌情满足的。”

  萧晋裂开嘴笑:“谢谢书记,谢谢各位领导!”
  “不用客气!”
  撂下这句话,段学民就沉着脸当先走出了病房,其余领导也自觉按照级别陆续离开,马建新自始至终都没跟萧晋有什么眼神交流,倒是边成业在出门之前,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萧晋一眼。
  待病房里的人完全走光、彻底安静下来之后,房门重新被人打开,眼眶红红的苏巧沁冲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小正太巫飞鸾和方菁菁。
  苏巧沁一副很想扑进萧晋怀里的样子,但顾忌他身上的伤势,只是站在病床前,看着他吊在胸前的胳膊吧嗒吧嗒掉眼泪。
  “你没告诉她吗?”握住苏巧沁的手,萧晋问方菁菁道。
  “方小姐跟我说了,”不待方菁菁开口,苏巧沁就哽咽道,“但是关节脱臼一样是伤啊!”
  “真是个傻女人!”
  萧晋叹息着坐起身,将她拥在怀里,抽出被吊着的左臂,一边随意扭动一边安慰道:“看见了?关节是我自己的扯开的,只是看上去严重罢了,其实一点事情都没有。”
  苏巧沁小心翼翼的轻抚他的肩膀,咬着嘴唇说:“可是,原本结合的好好的关节,硬生生被扯开,想想就很疼的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