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5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有强行唤醒她,而是找了两个神像面前跪拜用的蒲团,拼在一起,小心把小狐狸放在上面,让她好好休息。
  忙完这一切,我才回头看了看,此时这狐王宫神殿内,就只有我和胖子两个人,远处神殿门口,影影绰绰的,似乎有不少青丘族人在那里聚集,但奇怪的是,从我们闯进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许久,这些人却不见有人进来。
  虽不明白原因,但他们进来少不得还要一番麻烦,他们不进来倒是正好。我自己也找了块蒲团坐下,开口问胖子。“你把那个黑袍大祭司放出来,我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胖子点点头,手里拿着炼妖壶一甩,黑袍大祭司的身影便重新出现,跌坐在我俩身前。
  这只老狐狸进了一趟炼妖壶,脸上的神情却根本没有任何变化。依旧又兴奋又恭敬,刚一出来,抬头看了看我和胖子,然后便立刻跪伏在地,不住磕头。

  他的举动弄得我俩莫名其妙,虽说他现在受制于我。但以他的身份和修为,就算求饶,也不该如此丑态百出才对。更何况,从他的神情来看,脸上的恭敬和虔诚,根本不似作伪。
  出声制止了他的跪拜之后。我才又问道,“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一丝?还有,你为何跪拜我二人?”
  黑袍大祭司又磕了个头,然后才眼睛盯着地面,恭敬答道,“‘妖壶现世,神仆降临’是我青丘先祖遗留下来的古训,妖壶便是说炼妖壶,这句话意思是,炼妖壶重新现世的时候,狐王他老人家的神仆便会降临,你二人持炼妖壶来到我青丘族,一定是狐王派来的神使,要传达狐王的消息。先前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神使勿怪!”
  说完,他又开始不住叩头。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的彼此对望一眼,这莫名其妙的,我们又成了狐王的神使?
  对于我的身份,或者说前世身份,我心里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南宫曾对我透露过,殷商王陵里的经历,也暗示了许多,根据狐王宫里的这个神像来看,说我是狐王还有可能,但神仆……显然是这老狐狸有什么误会。
  这些话自然不必跟他说,我想了想,转移了话题,伸手指了指旁边还在蒲团上没有醒来的小狐狸,又对大祭司问道。“瑶瑶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非要用涂山狐来祭祀狐王?”
  一连串问了许多,黑袍大祭司似乎有点发懵,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看着我,开口答道,“涂山狐祭祀狐王,乃是我青丘族的传统习俗。上古时期,涂山氏女娇背叛妖族,与大禹结亲后,联手灭杀妖族,当时妖族本就残存不多,经此一劫,更是几乎灭族,时至今日,涂山之狐在妖族之中,已经成了背叛的代名词。至于用涂山狐来祭祀狐王,却是因为涂山狐有一种特殊的天赋。将其献祭于狐王之后,狐王可以借其天赋,传达消息出来。”

  他说的很杂乱,仔细思索半天,才明白他的意思,旋即有些不解,又对他问道,“狐王莫非还存活于世间?若他尚还存活,为何却要以献祭之法,方才能传达消息出来?还有,涂山狐这种天赋,献祭之后,狐王便可使用,听起来未免有些太匪夷所思。”
  黑袍大祭司听了我的问题,有些奇怪的看着我,没有回答,反而问我道,“狐王自然还活着,否则怎么会派遣神使前来?”
  我此时掌控着绝对的力量,倒也不必跟他虚与委蛇,直接摇摇头,否定了我和胖子的神使身份,开口道,“我二人并非神仆,此番前来,也跟狐王无关,只是护送瑶瑶,并试图得到七星艾草而已。”
  我虽开口拒绝,但这黑衣祭司却并不认可,他微微一笑。摇头道,“看来神使大人还未觉醒,不知自己身份,这也无妨,总有一日,大人会意识到的。”
  他倒是说的笃定,我也懒得争论,只是摇头不语。

  黑衣祭司很快又继续了之前的话题,继续道,“狐王威能非我等所能揣测,用涂山狐献祭,一开始只是作为对涂山狐背叛的惩罚,后来无意中得到狐王传达出来的讯息之后,才作为青丘族传承,千百年来一代又一代传递了下来。至于狐王是如何利用涂山氏这种特殊天赋的,老夫我却是不知。”
  这老狐狸看起来很坦诚,几乎可以说是知无不言,但这个问题他依然没有回答明白,不过等他说完之后,我心里却忽然浮现出来了一个画面。
  那是当日在殷商王陵内,我进入幻境之中的一副场景。当时在幻境里,我坐在一座神殿里,无数人对我祭拜,甚至有很多人,抱着一些七八岁幼童,供奉给我,而我,拿起这些幼童便塞到了自己嘴边,仿佛将这些活人当作了食物一般。
  如果这个幻境是真实的,那我便是一个吃人野兽。而将当日那幻境内的祭礼搬到青丘族内对比,黑衣祭司将涂山狐供奉给狐王,若狐王也能生吞涂山狐,借用对方种族神通,似乎不难理解。
  我转头看了看瑶瑶,再次开口询问,“那滩液体是什么东西,瑶瑶现在为什么还在昏迷中?”

  黑衣祭司这次摇了摇头,“我也不知,这液体乃是狐王的神通,每次需要涂山狐祭祀之时,这滩液体便会在狐王神像之前出现,我们也会遵照指示,将涂山狐放进这液体之中。放进去之后,涂山狐便会昏迷过去,原因也非我所能知晓。”
  我的眉头皱了起来,原本看瑶瑶呼吸顺畅,不像很严重的样子,我心里也没在意。觉得多休息一会儿自然会好,但听黑衣祭司这话,那些液体似乎不简单,瑶瑶的情况,说不定比我想象之中复杂的多。
  只是还不等我多想,那黑衣祭司脸上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看着不远处正在酣睡的瑶瑶,皱眉道,“自我担任祭司,也有一百多年的时间了,每次给狐王供奉涂山狐,祭礼结束之后,那些液体和涂山狐都会消失不见……怎么这次,她还在这里?”
  消失不见?我回忆了一下之前的情形,下意识问他,“是不是你之前祭礼没有进行完?”
  黑衣祭司摇头道,“不可能,祭祀狐王乃我族头等大事,我这祭司一职便是专为此事而设,方才你二人闯进来之时,因为祭礼尚未完成,我根本没有理会,一直到祭礼结束,我才开始跟二位交流。”

  他刚解释完,还不等我再说话,立刻做出了什么决定似的,马上又对我道,“虽不知什么原因,但狐王需要涂山狐是肯定的,咱们不能耽误,必须马上把这涂山狐再放入那边液体内,重新开始祭礼!”
  说完,他抬脚就要往瑶瑶那边走过去。
  我吓了一跳,赶紧拦住了他,一脸怪异的对他道,“我之所以匆匆回来,便是要救瑶瑶,你觉得我会让你再将她献祭?”
  黑衣祭司不理会我的问题,反而苦口婆心的劝我,说什么献祭涂山狐对狐王非常重要,我只是现在还不明白自己的身份而已,若强要阻拦。将来明白自己的身份之后,必定会后悔。
  对他这种狂信徒,根本没有争论的必要,我对他的话未做理会,略作思索之后,我问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说狐王尚存于世,那你可知,狐王究竟在什么地方?”
  日期:2017-08-15 06: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