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2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书记缓缓道:“他是一个很固执的人,能跟你聊得来,倒是意外。”
  杜一文没有回话,却在琢磨他的用意。难道他在暗指自己,走老爷子的后门?
  左书记道:“慧慧去得早,他一直对我心存忌恨,我不怪他。这毕竟我也有责任。”
  他停了停,“但是,如果有人想利用我对他的愧疚,达成某种协议,甚至是某种目的,那是不可能的事。”
  杜书记的心,一下就沉到底。

  搞了半天,他居然有如此想法。
  竟然怀疑自己巴结老爷子,来讨好他,走后门?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与老爷子的莫逆之交,杜书记心想,自己绝对不是那种人。
  在跟老爷子交流过程中,两人都不谈及政治。听了这位封疆大吏的话,杜书记彻底震怒了。
  把自己当然什么人了?
  更令他气愤的是,自己辛辛苦苦办事,为民造福,恶惩贪官,居然被他说成是拍马屁,走后门。
  得了,杜书记站起来,“左书记,我只是想让您了解一下五和案的全部经过,希望省委能够慎重考虑,不要再让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来干涉地方办案,给我们的整顿工作带来难度。”
  左书记面无表情,“对,我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不干涉,只要你能坚持自己的立场,秉公办事,毫无偏颇,谁能为难得了你?”
  杜书记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是,我不干涉,不干涉是什么意思?就是不支持,不表态,任你自己去尽情表演。
  左书记的态度,实在大出杜一文意料之外,这种事情的确不多见。一般情况下,市委有什么要求和困难,向组织求援,他们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杜书记觉得自己已经无话可说了,他努力让自己平静,“多谢左书记支持,我一定会尽心尽力,坚持自己的一惯原则,把南川工作抓好,整顿好。”
  左书记没有表态,坐在那里一声不吭,杜一文就退出来。叹了口气,跟孔秘书道别,匆匆下楼。

  孔秘书也奇怪了,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老板如此沉默?难道上面施加压力了?没道理啊?上面就算是有什么意见,这也难不得老板的。
  难道他另有想法?这一点,孔秘书无法确定。
  略一停顿,他又给黄省长打电话,说老板有空了。
  黄省长根本就没走,而是在楼下其中一个办公室等着。
  听说黄副省长要见自己,左书记笑了下,“让他进来!”
  这位黄副省长,可号称是南阳的能人,很多样板工程,都出自他之手。他在省委的呼声,甚至高过了省长。

  左书记看着他道:“时间不多,有事快说。”言下之意,你不要跟我说废话,这也是间接拒绝黄副省长借机扯其他事情的原因。因为黄副省长多次提起南阳的杜一文,说人家的不是,希望上面打压打压,左书记哪是等闲之辈,直接就把你的路封死,叫你无法开口。
  黄副省长点点头,“我拣重点说。”
  到目前为止,他也不知道左书记的真正用意,关于自己插手南川一事,他并不表态。除了他,连省长也不吭声,好象是对自己听之任之,这种现象可不多见。
  但他有一次在常委会议上说起这事,两位党政一把手却一语带过,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这让黄副省长肆无忌惮的心,又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这种心里战术,别人恐怕是无法理解,但是他们却非常清楚。
  黄副省长道:“我们年初计划的全省高速畅通计划,已经取得了相当巨大的成就,到目前为止,资金基本到位,工程进展也十分顺利,相信在未来几年,我们就能实现这个宏伟目标,实现四小时游全省的梦想。”
  这是左书记提出的工作重点,把交通放在第一位,要在未来五年内,打通全省高速,把南阳省变成一个交通发展的枢纽。
  南阳省地处长江之南,有京广线,沪川线纵横交错,地理位置优越,如果能进一步打通这些高速,大大缩短在运输上的时间,实现与国际接轨,其经济实力自然大不一样。
  对于如何迅速实现这个宏远目标,省委已经多次定论,多次出方案。主抓工作的领导人,就是黄副省长。
  对于黄副省长所说的,有几分可信程度,左书记还在怀疑。修高速没有这么快,按目前的进度,顶多还在拆迁过程中,动工那是不可能的。
  他这种报喜不报忧,夸大战果的那一套,他早已经见怪不怪。
  听着黄副省长这么说,他也不吱声,听他把工作汇报完。黄副省长接下来道:“虽然我们整个工程取得了不错的进展,但是还有一些市县,消极怠慢,反应迟缓,没有积极响应省委的号召,没有理会省委的精神,避重就轻,歪曲工作重心,置省委命令于不顾,不把精力放在工程建设上,却搞什么严打,整顿风气上,这分明就是跟省委做对。”
  左书记头痛了,刚才明明不让他扯其他的,他还是把这些扯上来了,分明就是针对南川,说杜一文没有把心思放在经济建设上,却处心积虑查处什么贪污**。然后再给他一顶罪名不轻的帽子,公然抗令。
  既然你偏要往上面扯,自己不妨表个态,你对南阳市委工作的屡屡插手,难道我真不知情?
  左书记道:“哦?究竟是什么事情?说说看。”

  黄副省长道:“在整个全省的工程进度中,数南川市最为落后,是他们在拖后腿,这个杜一文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我多次找他沟通,他居然说什么,反腐为先。”
  这分明就是说瞎话,杜书记前不久,还给省委打了报告,要大兴土木,重建交通,这个报告,到现在还放在那里呢。
  左书记看着黄副省长,“这件些事情,你是主要负责人,他杜一文难道连轻重缓急都分不清楚吗?”
  这句话,无疑给了黄副省长一颗安心丸,那么以后他就有把握了。不过他也由此看出,左书记好象并不怎么器重杜一文。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左书记会不会是给自己放烟幕弹?让自己放松紧惕?
  只听到左书记不紧不慢地道:“杜一文那个整顿,还是蛮有效果的,听说他已经为国家挽回了二个亿的损失,这是好事嘛!有了这笔钱,我们就能少给他们拨款。”
  擦——!

  黄副省长要吐血了,搞了半天,还是支持杜一文搞反腐啊。不过左书记也够恨的,人家反腐反出来的二个亿,他就地给扣下了,在交通建设款上,少拨二个亿,生财有道啊!
  面对左书记这种模棱两可的话,黄副省长心里还真没底,好象支持自己,又好象支持杜一文,到底他支持谁?搞不懂。
  于是黄副省长就想着打感情牌,晚上叫老婆带着儿子,去书记家里坐坐,套套近乎,争取把左书记彻底拉到自己这边来。
  杜书记回到酒店,眉头紧锁,今天他已经试探过省委一把手的态度。左书记似乎很不满意,对自己更是有些反感。
  看来自己最近的行为,已经触怒了他们这些人,下级要撼动上级,这的确是一个敏感的禁区。
  如果任事态发展,最终他与黄副省长,不得不面对面交锋,这可是官场大忌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