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2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这是最好的结局。不管是哪一方,都非常有利。但凡掌握了黄副省长利用不正当手段,对付杜书记,他们都可以要挟黄副省长,达到自己某种目的。

  在玩政治手段的时候,没有人会考虑到所谓的民生,利益问题被最大化,摆在这些人的眼前。
  因为他们深深的知道,打铁还需自身硬的道理,如果你连自己的利益都保障不了,还谈什么发展?还拿什么跟人家斗?
  想明白这一点,顾秋越发觉得,杜书记此举,前程渺茫。
  杜书记又何尝不知?
  他只是感觉到有点心寒,自己坚持原则,反对贪腐,肃清不正之风,因为损害到了某些人的利益,便遭到上面个别领导的打压。
  这一切倒是在意料之中,但他万万没想到,其他领导居然坐山观虎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的局面?杜书记也做了深刻的分析。
  有人显然想利用这一点做文章,不过他更是见微知著,既然其他的常委,心存他想,那么黄副省长会不会多了一丝忌惮?在对付自己的同时,还要防着有人暗算自己,这种担心显然存在,否则以他的为人,也不至于等到现在还迟迟没有落井下石。
  如此说来,我还有机会。

  杜书记到底与常人不同,能够从这些问题中,分析出独到的一面。
  的确,他的想法,一点不错。
  此刻的黄副省长,正在家里生闷气。
  儿子从学校回来,看到老爸坐在沙发上闷声不响,他就过来问,“爸,我又看到顾秋那小子了,他会在省城出现,八成杜一文也来了。”
  黄副省长看了他一眼,黄裕松刚刚在外面洗了头回来,一股发香充斥着黄副省长的鼻子,他很反感那种粉面油头的样子。
  本想喝斥几句,听说杜一文又来省里了,他就问,“你还发现了什么?”
  黄裕松得意地道:“还有一个天大的秘密。我找到了……”他在老爸耳边,轻轻嘀咕。
  黄副省长马上坐正了身子,“你说什么?这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
  黄副省长皱起眉头想了想,然后嘀咕着,“难怪了,早就听说,他前妻去世后,女儿就下落不明,原来如此。”
  “哎,什么下落不明,只不过是他老丈人不同意,把外孙女接过去自己培养罢了。这事情我可是打听得清清楚楚。这就是这么多年,很多人一直没有看见过他那个女儿的原因。”
  黄副省长投来一丝赞许的目光,“算你办了点正经事。”
  “爸,我有个想法,能不能这样?”
  他又跟老爸嘀咕,“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一来可以表示你的诚意,二来,我们可以借机打压杜一文,为舅舅报仇。三来,还可以通过这种关系,来稳固你的根基/。”

  “好小子,居然想到了这一层,我算是没白培养你。不错!这个办法不错。改天我抽个时间,跟他谈谈。”
  “爸,改日不如撞日,明天就去,刚好杜一文在省城,迟则生变。”
  黄副省长看着儿子,心里便有些怀疑,“你这么急,莫非别有用意?难道你真看上他家丫头了?”
  “哪能?我只不过是根据目前的形势来审时度势。如果再拖下去,万一他突然宣布支持杜一文,那可是对您大大不利啊!”
  黄副省长想了想,“这事,必须你妈出面,她毕竟是个女人,说这些事情顺口。”
  黄裕松乐了,“也行,我明天陪老妈一起去。”
  黄副省长看着儿子兴高采烈的离开,他就在琢磨,省里的几股势力,都摆着一付事不关己的态度,我看其实不然。
  他们恐怕是在等着我出丑,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吧?看来我对杜一文那边还得忍忍,一边不时的敲打,一边又不急于下手。一旦让我逮到机会,我就把他一棍子直接打死。
  黄副省长点了支烟,慢慢的抽着。

  他老婆是个麻将鬼,每天不玩到深更半夜,不会回屋。家里只有一个保姆,儿子也上楼去了。
  黄副省长突然想到了夏芳菲,这个女人也真是,多次试探,提醒她,居然没有半点反应。
  难道真要我从她身上下手?黄副省长脑海里浮现着,那日与夏芳菲跳舞的一幕。
  夏芳菲虽然年过三十,却风采依然。是那种非常耐看的女人,现在那些太年轻的女孩子,虽然空有表现,却太世俗,太没有内涵,爱慕虚荣,这样的女子留在身边,迟早要出事。
  因此,他更喜欢那种稳重,端庄大方的女子。
  可惜襄王有梦,神女无心。
  黄副省长一阵恼火,把烟重重地戳灭在烟灰缸里。
  第二天,顾秋还在担心杜书记的事情,能不能顺利。
  没想到八点一刻,杜书记就接到孔秘书的电话。
  叫他立刻赶到书记办公室。
  这可是一个喜出望外的消息,杜书记有些欣喜,吩咐陈达意马上备车,立刻来到省委大院。
  又一次目送杜书记走进那扇门,进了电梯,顾秋的心情异常紧张。
  陈达意走出车内,点上支烟来抽。
  他虽然心里有看法,但绝对不会说出来。

  顾秋呢,一直在琢磨,左书记这么早叫杜书记去见他,难道是改变主意了?
  杜书记精神抖擞,来到孔秘书办公室。
  孔秘书也不客气,“你来了,快请进,老板正等着你。”
  杜书记紧握着孔秘书的手,说了声谢谢。
  孔秘书点点头,“进去吧,老板正等着!”
  杜书记刚进去,外面又来了一个人,省政府常务副省长。孔秘书颇有些意外,“这个黄省长来得还真是时候,难道不成他在这里也有眼线?”
  这个答案是一定的,他们这些人,方方面面都得有自己的人,因为一条重要的信息,往往能改变很多决定,也能改变很多人的命运。
  不过今天黄副省长却是来表诚意的,他这是要为自己的将来铺路。他问孔秘书,“书记在吗?有时间么?”

  孔秘书暗暗叫苦,这两个人可不能碰在一起,得想办法让他们错开。
  于是他应道:“书记说上午不见客,下午吧!”
  黄省长有些不悦,“这个事情有点急,下午恐怕来不及了?”
  孔秘书摇摇头,“这也没有办法,要这下午我早点通知您?”
  黄省长看了他一眼,“也罢,那我下午再来!”
  刚下楼,他就接到一个电话,“刚才有人看到杜一文进去了,他的司机和秘书还在楼下等呢!”
  黄省长脸色一黯,“知道了!”

  左书记最近的心情很不好,可不知道他为什么?
  看到杜一文,他就一直皱着眉毛,目光落在杜书记身上。好象很有些不满,可他偏偏又不说。
  当然,象他这样的人物,最擅长的还是玩深沉。一个人到了这个位置上,自然而然就养成了这种所谓的城府。
  他比杜书记至少大十岁,如果杜书记混得不错的话,十年时间内,也有可能爬到他这位置。
  杜书记每次见到他,他都是那种不怎么喜欢说多话的人。但气氛也不至于这么紧张,因为自己已经进来五六分钟了,他一句话没说。
  过了很久,左书记才道:“你经常去看老爷子?”

  杜书记道:“也不经常,路过的时候,才会去看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