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堆里玩直播之都市兽王》
第125节

作者: 过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陈正在跟黄妈妈说话,眼角瞄到护林队里的猎狗一只只全站了起来,老陈紧张扫视四周:“有野兽?!”
  随后瞧见猎狗们摇头晃脑跑向纪安,热情地跟见了亲爹一样,老陈眨眼:“这孩子咋回事?”
  黄妈妈看去,撇嘴道:“别理他,你接着跟我说,那些学生娃次的露营地在哪?”
  护林队营地边停了7辆车,其一辆墨绿色吉普戳出老长一根天线。
  吉普车灯开着,老陈拿出一张纸质地图,指指点点在跟黄妈妈说着什么。

  夜幕星星挺清晰,是感觉有点闷。晚山里冷,纪安把外衣穿了起来,坐在篝火旁跟赵全聊着,顺便询问走失学生的情况。
  徽杭古道最早由来很有意思,传说明朝兵部尚书吴宗宪,咳……胡宗宪养了一条黑犬,这条狗是胡宗宪的信使,每天嘴里衔着胡宗宪写给友人的信,跑在皖l浙之间。黑犬从不走人们走熟的道,,而是每天往返于山林内。好的人跟在黑犬后面,发现它走的路是皖l浙之间最近而且最易穿行的。于是胡宗宪命人跟在黑犬后面,沿线勘修了一条便道,这便成了徽杭古道。
  而今,古道作为徒步路线部分全长仅21公里,成年男人5个小时能走完全程。纪安问过赵全后,据富旦驴友团领队所说,他们原先计划用3天走完,露宿2夜,也是说,这些人连徒步都算不,纯粹是过来游山玩水体验野外生活的。
  可路程太短也不是好事,驴友团从徽城出发,向临安方向前进,都是年轻人,一个没留神,仅周四一天他们走过了大半路程,来到靠近临安的江南第一关。(关隘名字叫江南第一关)
  周五午一觉睡到10点,起床后,大家发现再走下去,今天得回家。看到露营地附近山清水秀,天气又有些闷热,他们决定继续停留。吃过午饭后,一些人跑进旁边清澈溪水里玩起了水。另一批人,有个叫杜成威的学生说清凉峰在旁边,他以前走过,不用买门票,小路能去,问有没有人想一起去看看,山顶风景非常怡人。
  于是,没有任何向导经验的杜成威带着另外6个学生作死走野路了山。
  等到下午5点,领队发现他们还没回来,开始着急。 6点过后,天色暗下,驴友团其他成员慌了神,各种求救电话打了出去。
  “别的倒没什么,听说那7个人都带了水和食物,只希望他们别遇到野兽才好。”赵全道。

  纪安:“这里有野兽?”
  旁边浓眉哥王磊插话:“怎么没有?大灵猫、小灵猫,老陈以前还在山里见过豹子,我们临安城前阵子的野猪是浙l西峡谷跑出去的。”
  “还有野猪?那不是不用担心吃的了。”纪安乐道。
  “你当野猪这么好对付?你对一只试……”王磊话到一半,想起纪安好像是能单挑野猪,改口道:“没有狗你对一只试试?而且这畜生记仇,几年前秦岭那里有个李姓作家山找什么灵感,结果被三只野猪追撵,爬到树躲了一整夜,天亮才被当地村民驱散野猪救下来。”
  纪安眨眼:“野猪也会寻仇?”
  赵全道:“一般情况下不会,但要是动了它们的崽子,那是不死不休了。”
  纪安咧了咧嘴,又道:“你有那些走失学生的名单吗?”
  “老陈那有,怎么了?你问这干什么?”赵全怪道。
  纪安:“我有个同学姓吕,他跟他女朋友这两天也跟了哪个大学的驴友团到徽杭古道来玩,手机一直打不通,我不确定他是不是迷路了。”
  “名单里好像是有个人姓吕,他女朋友叫什么?”赵全问。
  “胡瑶琼。”
  “对对,我记得,琼瑶,胡瑶琼。
  我说你怎么今天也一起来参加搜救了。”赵全道。

  得到确定,纪安暗自叹道:“我说你个豆芽菜没事什么山?这不是成心找刺激么?”
  他皱眉摇头。好在他们水和食物都带了,天气也不冷,只要没遇到野兽,在外面喂一晚蚊子应该没多大事。
  明早6点要出发,时间已经不早,见黄妈妈和老陈说完,纪安往金杯海狮走去。护林队没有多的帐篷,他和黄妈妈晚要在金杯海狮将一晚。
  座椅全部放平,空间还挺宽敞,纪安和黄妈妈一头一尾躺下。本来想让胖虎欧弟和柱子一样睡在外面,结果小胖子固执,不肯下车睡,咬着纪安衣服不撒口,硬是赖在他用背包当成的枕头边。
  而见它不下车,欧弟也跳了来。然后柱子不愿意寂寞待在外面,三只狗把纪安当成了枕头。

  黄妈妈没好气道:“你惯着它们吧,早晚有一天给你造反!”
  纪安:“没事,谁敢造反我一锅炖了它!”
  于是,纪安头、胸、脚边各趴了一只狗,冷肯定不至于了,是耳边胖虎的呼噜声有点大。
  半夜3点左右,耳边轰隆隆,纪安以为是胖虎呼噜声,摸了摸它脑袋,之后感觉小胖子又在给他涂口水,可轰隆隆还没停。片刻,他诈尸一样坐起:“坏了!”
  黄妈妈被他忽然挺尸吓了一跳,轰隆一道光亮,纪安也被身边同样坐起的黄妈妈吓了一跳。
  雨点噼里啪啦砸到金杯海狮车顶,黄妈妈皱眉看向窗外随风倒伏的树枝:“麻烦了,这场雨一下,明天不好找了。”
  发觉坏事的不止他俩,帐篷里接连亮起灯光,老陈打着手电走出,仰起脖子看向密集落下的水线,眉头紧锁。
  其他人有的把待在外面的狗牵进帐篷躲雨,有的用铆钉给帐篷加固,免得被大风吹走。
  后半夜,怕是谁都睡不着了。

  纪安终于紧起眼神,看向车窗被雨水模糊的玻璃,随后拿出手机查看天气预报,骂道:“宝蟹!厚里蟹!整个江l浙地区浙l西一带有雨,豆芽菜你是厄运光环附体么?
  你这霉运,哥算是神仙也镇不住啊!”
  一场雷雨时骤时缓下了将近2个小时,凌晨5点,天色蒙蒙亮才渐渐停止。
  当天空乌云散去,朝阳从西边升起,驻地里早睡不着的人们起床准备早饭。

  6点,临出发时,黄妈妈给了纪安一部无线电对讲机和两包压缩饼干:“我们在山下有车载台,联络半径40公里,通话肯定不会有问题。
  但这里不洞庭山,手机算有信号, GPS定位也靠不住,误差一百米是两座山峰,一绕得绕半天,你必须随时跟紧大部队。
  水壶里水装满了吗?”
  纪安接过对讲机,点头应道:“装满了。”然后把两包压缩饼干放到背包侧袋,牵胖虎和欧弟,护林队一行人出发前往江南第一关,与当地消防、民警汇合。
  纪安从来没有晨跑的习惯,他觉得安静祥和的早晨应该安静祥和地渡过,来一杯茶,慵懒坐靠大榕树,看着微微摇晃的秋千,慢慢悠悠等阳光晒醒身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