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9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呛得难受 , 但抗拒不了,只能被迫承受他的谢愤,他一边吻我一边用力揉捏我的身体,直到更多的消防车呼啸着从西边驶来,无数丨警丨察有条不紊闯入码头,将东西南北四大港口团团围住,他再也不能耽搁下去,才吐出了我麻木的舌头。
  我们鼻尖挨着鼻尖喘息了几秒钟,他眼里因我诅咒他去死而产生的戾气逐渐消散 , 变成最初浅浅的温柔,他喊我名字 , 何笙两个字在他口中是那么动听而明媚,让我胸口一阵阵轻颤。
  他问我是谁违背了承诺 , 是不是我。
  我忍住的酸涩又骤然翻滚出来 , 他用舌尖舔去我还没有坠落下来的眼泪,将我的眼睛含在嘴里吮吸干净 , “和我是陌生人的毒誓还算数吗。”
  我大声说算数 , 永远都算数,这是最后一次,我用自己的生命发誓这是最后一次。
  他身体狠狠一僵,随即用火热的嘴唇从额头到脸颊最后吻了我一遍,然后将我从地上抱起 , 递给我一把最新式的勃朗宁,凛冽的银光从我眼前晃过 , 落在掌心仿佛一块寒冰,温度冷得剌骨。

  “拿去交差。”
  他说完这句话转身走入黑暗,他背部的衣服在风中有些褶皱,借着火光我看到褶皱里夹杂了两道血痕 , 似乎是利器划伤,有些狰狞和惨烈。
  我脸色大变 , 刚要伸手拉住他 , 指尖却扑了空,他已经纵身一跃跨过了高高的沙坡 , 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那名寻找我很久的刑警带着一队人马从后面追上来 , 他们谁也没有发现乔苍一闪而过的黑影 , 只看到了我站在距离火海不足一百米的地方愣神 , 他长舒口气,问我怎么到这么危险的地方。

  他话音未落盯紧了我手里的枪 , 我没有遮掩,告诉他这是我在海边捡到的。
  他对着火光照了照,“这是麻三防身用的枪,枪膛已经空了,他还在码头?”
  他觉得惊讶 , 火海几乎吞噬了麻三的东西港口 , 他根本没有藏身之地,怎么可能不被发现 , 他大声吩咐其他刑警地毯式搜索,不要放过麻三的任何手下。
  他将我护送出码头,我坐在车里问他今晚的事是不是麻三挑起来的。
  刑警说乔苍最不是善茬 , 只是很圆滑 , 他根本没有参与进来,市局的人在华章赌场看到了他的车,根源确实是麻三主动挑起战火,乔苍这边看守码头的手下出于防范动了手,只要周局把那批冰片找到,麻三是肯定栽了。
  他关上车门,绕到驾驶位,问我地址。
  我告诉他之后试探着问乔苍会不会有罪。
  他苦笑说何小姐不了解广东的情势,周局是特区市局局长 , 除了广州之外比其他城市的市局一把手高了半级,所有人都以他的命令为准 , 他现在受制于省厅两个厅长,省里领导不知是保着乔苍还是畏惧他的势力 , 周局有心要对峙 , 可乔苍和一般黑老大不一样,他养着的都是亡命徒 , 真交火少说也得牺牲个上千个丨警丨察 , 周局负担不起这么庞大的代价,他除了出面压制,对乔苍实质性的伤害是有不了的。

  我松了口气的同时身体不由自主瘫轮在座位上,掌心早已是汗水一片,而那滩汗水之中 , 捏着从沙堆里刨出的纽扣。
  到底我的理智还是没有战胜我的心。
  周容深在陆路出深圳边境的卡子口按住了那批冰片,当时三个硕大的黑皮箱子被遗弃在路旁 , 显然是弃车保帅。
  冰片总重量五十五公斤,分量不大 , 可它是出自纵横广东三十余年麻三的团伙 , 意义非比寻常。
  蛇口区分局沿着公路追出去几十里地,最终也没有抓获到押运丨毒丨品的手下 , 眼看就要栽跟头的麻三侥幸逃脱 , 不过周容深受到了很大的褒奖,半年内立功两次,省厅再次旧事重提,要将他上调。

  周容深为了避风头,在丨毒丨品焚毁后请了一周长假 , 一来是等这件事平息,二来他和沈姿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 , 公司不能寄放她名下,周容深需要时间变更股份和法人。
  沈姿对此并不配合,周容深承诺给她很大一笔钱,她也不妥协 , 关系闹得很僵,周容深的司机暗中向我汇报 , 沈姿提出形婚 , 如果周容深执意一拍两散,她不会配合变更股权 , 也就是说 , 周容深离婚 , 公司就是沈姿的。
  女人天大的胆量也不会搞这一出 , 除非有人在背后指点,很明显宋辉止就是那个军师 , 他掐住了周容深是高官的死x`ue ,料定他为了名誉和仕途不敢闹得太大。
  我心里想明白前因后果,觉得沈姿很可悲,在极度的寂寞中女人很容易被所谓的呵护陪伴打动 , 误认为这是纯粹的爱情 , 即使它的过程很不纯粹,她也愿意相信自己的感受是真的。
  很多贪婪的男人就是利用这一点 , 把女人玩弄于股掌之间,骗财骗色。
  公丨安丨局长的夫人,宋辉止说睡就睡了 , 他不要命了。
  说他单纯因为爱情 , 没有其他图谋,鬼都不信他这么豁得出去。

  不过我还没来得及证实我的猜测,周容深就带着我去珠海出差了。
  他这次到底来干什么我不清楚,他也没告诉我,他就说带我来珠海玩儿一趟,顺便办点事。
  我给他收拾行李时他让我带两套商务西装,很明显和市局办案无关,是他自己谈商场上的生意。
  珠海我来过很多次,对我们这行来说 , 珠海属于人间天堂,因为几乎没碰上过扫黄严打 , 好像夜场赌场在这边是合法的,即使黄点黑点也没事儿 , 局子不管。
  我改行做情妇之前 , 做了两年外围,一个月差不多有二十天陪着客户全国各地双飞伴游 , 这些客户很有地位 , 担心得脏病也怕露馅,不敢天天晚上叫小姐偷欢,就把我们安顿在宾馆,不允许我们出去晃悠,吃喝都在房间 , 晚上搂着打炮。
  懂行的把外围又叫“固定金鸡”,比鸡金贵多了 , 要价高,固定睡几个晚上,有的甚至一个多月,然后开着一辆客户赠送的豪车分道扬镳。
  我记得我在珠海的场子接活儿最多 , 广东权贵比较好这口儿,嫩模比京城还泛滥 , 大多是人情关系 , 抹不开面儿推掉,只能硬着头皮干。
  宝姐在圈子里混这么牛逼基本都是人情堆起来的 , 我们在她手底下赚钱 , 必须替她还人情债 , 半价去串场子 , 不过宝姐对我不错,她给我的客户都特装逼 , 装逼就意味着他掏钱很大方,摆架子给别人看的,所以在珠海我真是捞了不少。
  我和周容深到达预定好的酒店,看到台阶上站着珠海市局的人 , 为首的男子肩膀扛着副局长警衔 , 身后跟了一群便衣,他满面笑容迎上来 , 握住了周容深的手,“周局长,怎么这么低调 , 您提前通知一声 , 我好带着人去接您。”
  “不用这么大费周章,我是来办私事的,本来就不想让你们知道,没想到还是走漏了风声。”

  副局长侧身迎我们进去,几个便衣到前台要了房卡,双手递到周容深面前,“我们顾局长打算亲自过来的,可市局临时有重要大会,耽搁了他的计划 , 委托周副局一定要招待好周局长,尽地主之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