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4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了笑,这就是死循环,政府军不能打游击,喜欢一次性大规模作战歼灭,因为他没有大杀器,而反叛军最大的优势,就是像牛皮癣那样,怎么都打不死,只要一打,躲进山里,他们就没辙了,但是他们作死,居然要联合跟政府军打。。。
  我的电话响了,我看着号码,是缅甸那边的,我笑了一下,看来,有人是该急了。

  我安心下来,预测的形式,是正确的,所以有很多在等待观望的人,甚至是与之逆反的人,现在都应该跳脚了。
  电话是太子打来的,我故意没有接,而是给赵奎他们几个看着电话,几个人都笑着心照不宣。
  电话挂了,但是很快又打来了,我这才笑着接电话。
  “喂?有事吗?”我轻松的说。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枪声,我听着就触目惊心,过了一会,太子说:“大哥,我们失败了,妈的,政府军追着我们不放,把我们赶尽杀绝啊,怎么办?”
  我听到他的话,我就严肃起来,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说:“你们以前怎么做的?”

  “我们以前往佤邦跑,但是这次人太多了,进入佤邦的人,都要被佤邦联军收编,我阿爸当然不想被收编,现在到处都是政府军,他们的飞机还在天上轰炸,我们没地方去啊。”太子焦急的说。
  现在缅甸到处都是战乱,佤邦是一块清净之地,政府军也不会去攻打佤邦,因为那里有钱,而且没有参加叛乱,所以政府军不会去攻打一个号称小深圳的佤邦,这也反叛军能看到的,所以每次失败了,就往佤邦跑,但是同样的,佤邦为了自己的安全,你来可以,但是必须被收编。
  老杂毛曾经有两万人的部队,他做惯了土皇帝,所以不可能被收编的,而且,这次飞机大炮都有,他们现在往山里面跑都来不及,就算跑进去,也得掉一层皮。
  “我草,干儿子,老子后悔没听你的,现在老子走投无路了,你给我出个主意,我不能死啊,我还没有娶老婆呢,绝对不能死。”
  我听到老杂毛的吼声,就笑了笑,我说:“往内地跑,把枪都丢了。”
  “啥?丢枪?你还不如让我跟他们同归于尽呢。”老杂毛愤怒的说。
  我认真的说:“枪没了,可以在买,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相信我,只要你活着走出来,我就能帮你洗白,我们还是有机会的,筹码握在我们手上,又或者,你现在调转枪头,打反叛军,然后立马找最高层,把那块原石的事情告诉他们。”
  “我选后者,妈的,让我丢枪,门都没有,嘿嘿,小子,你有点法子,老子后悔没早听你的,不过,可惜了那块原石,哎,真是可惜啊。”老杂毛可惜的说着。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没什么好可惜的,命比钱重要,如果能帮你缓解现在的危机,又能帮你洗白,那就值得。”
  “好,干儿子,你有种,我老杂毛没看错你,行了,等着我的好消息,我告诉你,我要是洗白了,以后你来缅甸,我保证你可以横着走。”

  我笑了笑,没有理会老杂毛的允诺,他的话,就是放屁,这个人什么人都能做出来,为了自己的利益,现在可以调转枪头打自己曾经的联盟军,所以,要是相信他的承诺,那也就离死不远了,不过,这颗大树还是要靠一靠的。
  我虽然不会在去缅甸了,但是以后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在缅甸去办,所以,有这样一个厉害的靠山,还是非常有用的。
  我给阿丽打电话,我说:“准备回缅甸,那座矿,归你了,要钱,尽管说,要人尽管说,要枪,尽管说。。。”
  这三个承诺,我给了阿丽,就挂了电话,阿丽虽然看上去是个小女人,但是骨子里是个大气的女人,我相信,她能在缅甸打下来一片天下,如果打不下来,那真的就是我的运气到家了。

  我站起来,看着海面上的风浪,一切局势,都在朝着我的方向发展,我看着那灯塔,老天已经给我指明了一条明灯,现在,是时候报警了。。。
  我打电话给田斌,电话通了,我说:“田警官,你好。”
  “我好?你好不好才是重要的,还没死吗?”田斌冷漠的说。
  我笑了笑,看来,他对我们这些出来混的人,真的没有好感,我说:“田警官,我要报案。”
  “报案?难得,你居然也会报案,好,到丨警丨察局来录口供吧。”田斌说。
  我说:“不行,你来广东吧,因为凶手已经到广东了,我告诉你是谁杀了五爷,我也有证据,证人,现在,只需要你来抓人了。”
  “哼,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如果你真的要报案,来警局吧。”田斌愤怒的说。
  我立马说:“我不能回去,我回去,马帮就会四分五裂,你如果要用我的方式来解决这件事,那么瑞北必定血流成河,来,还是不来,你自己决定,地址我会发给你,好警官。。。”

  “你威胁。。。喂。。。”
  我挂了电话,没有理会田斌的愤怒,而是给他发地址,我决定,这件事在珠海最美丽的码头解决,这样,如果流血的话,血也只是会流到海里,不会脏了陈发的地方。
  赵奎走了过来,跟我说:“飞哥,马姐,马炮他们已经到了,安全到达,马帮的一帮人等,也到了,人很多,怎么安排?”
  “马欣他们什么时候会到?”我问。
  赵奎说:“根据我从陈先生哪里了解到的会员情况,她会在明天早上凌晨六点达到珠海机场,然后坐车去平洲。”
  我说:“给他准备一条黑船,我要你安全的,把她送到码头,然后送她离开。”
  听到我的话,赵奎很惊讶,问我:“为什么?飞哥,我真的不了解你。。。”

  我笑了笑,我说:“如果你了解我,你就是我大哥了,放心吧,我已经计划好了,人,可以死,但是她的价值,要被完美的利用出来,我要榨干她的一点一滴,你懂吗?”
  赵奎皱起眉头,说:“马欣真的很难对付,我们一定要小心,不能在放跑她了。”
  我笑了笑,摇头,挥挥手,没有在理会赵奎,我没有在说话了,只是坐在沙发上,我为对付马欣,做了那么多事情,那么多准备,布了那么多局,我当然不会放过他,只是,我现在已经不是那个被仇恨蒙蔽双眼的小年轻了,所以,我不会一定要看着马欣去死,而是,把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都给得到。
  风雨中,我一直在等,晚上,我也没有睡觉,我的电话也没有在响,很平静,但是平静之中,我知道,血雨腥风要来了。
  我一直在客厅里等了很久,等到早上四点钟,我没有睡觉,他们也都没有睡觉,我们每个人都精神抖擞,杨瑞过来,说:“飞哥,船到了,我的船在珠海码头靠岸了。”
  我站起来,说:“知道了,希望田斌警官也到了。”
  我走进房间,换上西装,床上皮鞋,摸了我的刺头,涂上发油,然后带上墨镜,见马欣,我一定要这样精神抖擞,我走出去,给田光发短信,这个时候,他们一定在飞机上,所以,一下飞机,田光就会看见。
  “珠海码头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