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3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了笑,挥挥手,我说:“他想要,给他好了,我想要的东西,不是那个东西,我又何必去争,争到了,我也不会太珍惜,所以,不如给想要他的人去拿吧。”
  两个人还在说什么,但是我已经站起来了,走出去,那个位置,我看清了,太多人想要,也太血腥,我不想要他,所以,就给田光好了,至于我们的兄弟义气,就到此为止吧。
  一切的兄弟义气,都在权势与金钱中被消灭掉,我也一样,避免不了俗套。
  我看着电话,对付马欣,要面面俱到,要断他的后路,要让她绝望。

  我想,最终送他上路的人,应该是垛堞,只是,不知道垛堞玩够了没有。
  我又给垛堞打电话,电话通了,我听到垛堞直接问我:“你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我皱起了眉头,我问:“看你的样子,很烦,或许,你又要面临你妈妈的困境与瓶颈了。”
  我曾经听说过垛堞妈妈的一些事迹,她的妈妈是女中豪杰,在帕敢创造了一系列的传奇,但是却夹杂在政府军与克钦人之间,双方的争斗,让他只能选择一个,一方面,他是克钦人,他必须要回归主群,因为在帕敢生存,不打着克钦人的名号,你是没有办法生存的,而另一方面,他又跟政府军做生意。
  现在,缅甸又打仗了,所以垛堞在政府军跟克钦人之间,肯定又难办了,我相信,克钦人也让他做出选择,而政府军也依然要他做出选择,无论怎么选择,他都要得罪一些人,而无论得罪谁,他都不好过。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我选?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我只是想好好的赚钱,我只是想要活的舒服一些,为什么?你告诉我。。。”
  我听着垛堞愤怒的怒吼,我就说:“如果我是你,我选政府军。”
  “选他们?那我的原石卖给谁?我走什么路?你知不知道密支那那条路线是克钦人的,他们的首府就在那里,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政府军现在占领了密支那,但是他们会打回去的,会重新夺回帕敢的,这个时候我怎么选择?我选择政府军,他们杀回来,我就死定了,而我选择他们,我现在连活路都没有了,怎么办?你告诉我。。。”垛堞愤怒的吼着。
  对于垛堞的愤怒与无奈,我能感受的到,我说:“相信我,他们回不去了,不信,你可以等,在此期间,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垛堞冷漠的说。
  我笑了笑,我说:“马欣好玩吗?”

  “哼,你现在跟我说这个?”垛堞冷笑着说。
  我说:“趁着能玩的时候,多玩几天吧,我相信,他肯定会找你对付我,在缅甸断我的后路,但是可惜,这次,是他自己要逃到你那里去了。”
  “你这么自信?”垛堞冷漠的说。
  我说:“就当是我送你的礼物吧,选择政府军。”
  “他们就要发动总攻了,对帕敢的总攻,你要我现在选择政府军?不是找死吗?”垛堞咬着牙说。
  我笑着说:“时间,是证明一切的好良药,他们现在越猖狂,输的越快,你是聪明的女人,能够把握局势,好了,不跟你废话了,多的我就不说了,不要在来找我,我会亲自找你的,但是,希望我找你的时候,你已经玩够了。”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时间是个好东西,局,我已经布置下来了,但是有多少人会入局,就不知道了。
  我看着天空渐渐暗下来,天空上的乌云,将太阳遮盖住,那耀眼的光芒消失了,但是还留有一片金黄的余辉。
  晚上,大雨就下来了,我看着海绵上的风浪,那平时一波不起的海面,现在居然狂风骇浪,小船在上面飘荡着,看着让人有一种心惊动魄的感觉。

  我心里牵挂着陈玲,我经常告诉我自己,不要打电话给她,要忍着,但是我最终还是牵挂的太难受,在狂风骇浪之下,我给陈玲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了,陈玲沉默起来,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那天走的太决绝,以至于我们现在相对无言,不过,男人始终要大气一点,我说:“还好吗?”
  “不怎么好,医院的空气都是冷的。”陈玲说。
  她的声音很冰冷,也很刺痛人心,我说:“不舒服吗?”
  “我坐在手术室的门口,三个小时了,这个决定很难做。。。”

  我听到他的话,心中很震惊,我说:“你要做什么决定?”
  “我爸爸让我跟你离婚, 他要帮我介绍一个比你有钱的,听话的,又好心的男人,但是,他要我把孩子给打掉。”
  我听着陈玲的话,看着那波浪壮阔的海面,我说:“你从来都不听你爸爸的话,这次也不会听的吧。”
  “错了,我会听,他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都是为我好,我以前不知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了。”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不管他的事,不要作孽。”
  “是吗?现在你不要我作孽?那倒地这个孽是谁做的呢?”
  我听着陈玲怨恨的口吻,他不停的哭泣,我内心也很纠结,我皱着眉头,心里一狠,想着,就这么一了百了吧,我跟陈玲,也应该结束了,只要我做这个决定,一切都结束了。
  我沉默了很久,听着电话里医生传来的催促,最终,我做了决定,我说:“给我一次机会,等我回去,一切都会好的,相信我,最后一次。”
  电话挂了,我听着忙音,内心很纠结,我看着电话,叹了口气。
  陈老板,你真的好狠啊,可以,但是,你觉得你能摆脱我吗?对不起,这辈子,你都会在我的阴影之中。。。
  我内心又升起一股怨气,但是最后我还是摇头,是我的错,我应该弥补,男人,不应该怨念太深。
  不过,那个孩子,我会留下的,我说:“赵奎,让他们保护好陈玲,回去之前,我要他们母子平安。”
  赵奎点了点头,快速的去打电话,我看着黑暗中的灯塔,我人生最迷茫的时候,有个女人出现拯救了我,但是我却没有办法跟那个女人走到最后,这就是爱情吧,阴差阳错。
  但是,我会弥补,尽我一切可能的去弥补。。。
  雨一直下,下了一夜,东南亚的雨季似乎都在同一时间到来,早上,我还是习惯的坐在沙发上,赵奎冒着大雨,从外面跑进来,把报纸给我,说:“飞哥,缅甸那边出大事了。”
  我看着报纸,笑了起来,意料之中的,赵奎说:“缅甸军方出动了战机,对克钦果敢联盟军进行狂轰乱炸,联盟军抵抗不住,被打的朝着佤邦跑,二十几万军队,全线溃败,八千克钦军被赶到了木姐,政府军已经请示了我们军部,要对他们进行最后的围剿,这场战争,快要结束了。”
  我摇头,我说:“不会结束的,只会谈判,不过,这不关我们的事情。”
  “是的,因为国际需要,战争真的是雷厉风行,果敢老街已经被占领,政府军把已经肃清了果敢的残余部队,都已经打到南天门去了,看来,吴沙将军的老窝也要被掀掉了,政府军还是政府军,在无能,他们也比那些乌合之众厉害。”赵奎认真的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