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3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翠这几天都没有来看我,我也没有打电话找她,王贵也没有来看我,好像在准备什么事情,或许,都是为了平洲公盘的事情。
  “飞哥,报纸。。。”赵奎把买到的报纸给我。
  很难得能在珠海买到云南缅甸的联合日报,我每天都会看这份报纸,我需要时时刻刻的观看缅甸的局势。
  “飞哥,我看了报纸,政府军太他妈没用了,居然被反抗联合军拔掉了指挥部,连指挥官都他妈给生擒了。”赵奎不屑的说。
  我看着报纸,就笑了起来,内地人很向着果敢克钦联盟军,因为他们曾经是我们的同胞,那片土地曾经是我们的土地,我们感情上还是血脉相连的一家人,但是其实,并不是如此,这些反抗军胡作非为,不但对抗缅甸政府,连内地政府的设施一样炸,内地的电力公司,水利公司,他们都破坏,我们不能感情上认为他们是我们的同胞他们就一定是。
  我把报纸和上,我说:“差不多该谈判了。”
  杨瑞笑了起来,说:“就是啊,每次都自己先挑事,打不过就谈判,只有这一套了,谈判又得好几年。”

  “不见得,飞哥,你看,这面的报纸还有,政府军放弃了攻打果敢,把克钦的密支那给控制了,密支那联军已经撤退了,而且,帕敢已经完全落入了政府军的手里。”赵奎说。
  我看着报纸,确实如赵奎说的那样,我皱起了眉头,说:“声东击西,政府军还是很聪明的,他们调集兵力,说是要肃清全国的反抗势力,激起联军对抗,在果敢打仗,但是重点兵力却在帕敢,他们在果敢输了,但是把帕敢全部拿下来了,反抗联盟军完了,他们的经济要被政府军掐断了,但是,这对我们很有利,因为这样的话,以后我们做生意,只要跟政府军谈就行了。”我认真的说。
  赵奎点了点头,说:“我最担心的还是那座矿,那块巨大的原石,妈的,真的他妈的太大了,我们要是挖出来,发财了,要是给我们足够的时间,我们就能挖出来,当场就给分解掉,我们发财了肯定的。”
  我点了点头,但是那块原石,我自己单吃不了,现在的局势看似复杂,但是其实很稳定,政府军很聪明,先掐断你的经济命脉,然后慢慢的跟你耗,这个时候,是我们谈判的好时候。
  我决定联系太子,让他的父亲老杂毛不要在跟政府军打了,现在是他洗白的好时候,也是我翻身的好时候。

  我拿着电话,准备打电话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鸣笛声,我抬头看了一眼,看到一辆奔驰商务车朝着我们缓缓的开过来,车子我并没有见过,像是租来的,我摘掉墨镜,站起来,看着车子停在门口,车门打开了。
  突然,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下来,我草。。。
  看到下来的人,赵奎快速的跑过去,直接把人给抱起来,他很开心,抱着他在空中旋转着,我也跑过去,开心的抱着他。
  “我草,被他妈的这么用力,老子肚子疼,你还想把老子的肠子给倒出来啊。。。”
  他这么一说,赵奎急忙松手,他一屁股坐在地上了,气的他站起来,说:“说你丫嘛的傻,你就他妈的是傻,疼死老子了。”
  赵奎很开心,喜极而泣,紧紧的把他拥抱在怀里,说:“兄弟,你终于活过来了。。。”
  “废话老子本来就没死啊。。。”
  我看着他,也很开心,我紧紧的拥抱他,杨瑞也过来,我们四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真的,这个时候我真的很开心,有种久违的感觉,我们兄弟四个终于有聚在一起了。
  这种感觉真好,像是全世界都一下子被阳光笼罩了一样!
  对于平洲举办公盘的事情,我只是听说,很早就听说陈发要筹办了,他跟当地政府,为了带动翡翠事业,而开办类似于缅甸公盘形式的翡翠销售,但是这里面的规则跟缅甸的规则也不一样。
  我在网路上搜索了一下平洲公盘的信息,我发现,广东人造势还真厉害,已经把消息扩散到全国了,我看了一下规则,平洲的公盘模式与缅甸公盘类似,但揉进了更适应中国国情、更加市场化的特色。
  比如进场资格,参加缅甸公盘每人要缴纳10万欧元入场费,而在平洲,只有平洲玉器协会的会员才能参加。

  我看着平洲公盘的网页,上面的信息很完整,因为在内部,他们已经举办过一次小型的公盘大会,但是这次是为了面向全国,所以做的更加全面,而且,也把他们内部进行公盘的信息都放出来了。
  我浏览着网页,缅甸内比都的公盘相同,平洲标场里的赌石都是明料,几十公斤、几百公斤甚至上千公斤的大块赌石摆在场地里,小一些的明料摆在简易大棚中,更小的明料放在柜台里,分别编号,标注底价。
  明料对于所有客商来讲更加透明,更加公平,有经验的玉器商当场就能对原料的质地、成品取料率进行计算,从而按照价值估算进行投标。
  出现在平洲标场里的原料绝大多数来自缅甸公盘,许多商家将在那里得到的原料或原封不动,或再次分解后运到平洲,再次甚至多次进行标售,这种做法被业内行家称为“二次公盘”,因为缅甸动荡不安,所以这种快速刷钱的方式日渐流行,被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是最快的获利方式。
  平洲的竞标方式也是暗标,即有意购买者从公盘组织者手中领取竞标单,在规定的期限内标注价格投到标箱中,开标之日出价最高者中标。
  原料的低价一般都定的很低,料主为了保证自己的原料在理想的价位卖出,都会参与投标,行内称“拦标”,每份标书的价格是500元,如果开标之日没有标书高过拦标的价格,料主可于公盘结束后将原料取走或择日再次参加公盘。
  基本上大同小异,但是,我看到下面的标注有一点是非常有意思的,就是只有会员才能参加,我看着网页上面申请参加的人,我草,已经突破了三万人,我看着会员费,虽然只有三百块钱每个人,但是这一场下来,平洲公盘举办方,就已经赚了一千万了,而不同于缅甸,人家收的十万欧可是会退回来给你的。
  不得不说,广东人会做生意,而且,每年的会员费还要续费,如果不续费,你下一次就没有参加的资格了。
  我说:“帮我申请一个资格吧。。。”

  我把手机丢给张奇,就躺在沙发上,张奇很快就帮我办好了,这个时候我看到王贵老板走了进来,我急忙站起来,跟他握手,我说:“王老板好。”
  “好什么好啊?我穷死啦,缅甸打仗,我有一批货被吃了,妈的,他们说是被克钦人给抢劫了,让我去国际法院申诉,我去他妈的,我知道国际法院的大门往那里开啊。”王贵不爽的说。
  我有点无奈,我问:“什么意思?克钦军抢劫了你吗?”
  “就是啊,政府军跟缅甸反对派武装打仗,打输了,他们到处抢劫,不管你是那个国家人,什么货,被他们抢了,就是他们的。”王贵不满的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