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情仕途》
第239节

作者: 青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山鸡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着闷烟,没想到自己的手下大龅牙竟然会惹上崔芳萍,都说崔芳萍靠美色上位的,可是能坐到副县长的职位,岂会是胸大无脑的庸才,女人发起疯来,可什么都做得出来。
  半晌后——一个小混混见山鸡似乎气消大半,轻声询问道:“山鸡哥,那大龅牙现在咋样?”
  “让他去死。”山鸡恨恨的怒骂着,烟屁股恨恨的掐灭在真皮沙发上,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对着身旁的小混混说道:“给大龅牙透个风,让他逼近嘴巴什么都不要说,若是提及老子半个字,老子艹了他全家。”
  “是!是!”小混混吓得急忙点着头,看来山鸡是想放弃大龅牙了。

  县长办公室
  “小马!找我有什么事情?”安建友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抽闲的抽着香烟。
  马兆富微微的笑笑,点燃一支香烟,吞云吐雾着,“老安,想必最近有件事情你听说了吧!”
  “你是说顾宝荣得罪崔芳萍的事情?”安建友斜视的看着马兆富,一脸轻描淡写的模样。
  马兆富点点头,这顾宝荣可是自己的爪牙,眼下与安建友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补救的方法。
  “这个顾宝荣是你的人?”安建友皱着眉头,烟屁股掐灭在烟灰缸里,目光在马兆富身上打量着,小声说道:“小马,你过来不会是想告诉我,你想救顾宝荣那个蠢货?”
  闻言,马兆富面色一愣,没想到安建友猜到自己心中所想,点头说道:“老安,你有没有……”
  话音没落下,安建友不耐烦打断道:“崔芳萍那个娘们,想必你也清楚,她一直与我们不合,你真想为了一个顾宝荣,现在跟她扳手腕?你脑子是不是秀逗了?”
  “可是……”

  “别可是了,这顾宝荣不过是你的一个棋子,该舍弃的时候就要毫不留情的舍弃。”
  安建友走到马兆富身边,微笑的拍着他肩膀,“这么多年了,有些事情你比我清楚,不舍不弃的话,如何能够成功,有时候心软会被别人抓住痛脚的。”
  闻言,马兆富点了点头,这顾宝荣要怪就怪他自己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
  见状,安建友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嬉笑的说道:“小马!有些事情不需要我告诉你,要做的干净一点。”
  “老安,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不会让它牵连到我们。”
  马兆富微笑的点点头,轻声说道:“我会处理的干干净净,一定让他嘴巴紧的用铁锹也撬不开。”
  “你做事!我放心!”安建国满意的拍了拍马兆富的肩膀,两人会心的笑着。
  前几天,王大柱找的社会混子对付不了杨海军,在混混**的怂容下,拿出十万块钱,帮他找高手教训杨海军。
  王大柱见到了**找来的那三个大汉,第一眼看到他们,就知道他们很厉害,倒不是他眼光多么毒辣,只是他看到三个大汉的肌肉都非常发达,当场给王大柱表演了单掌劈砖的绝技,让自己非常满意,把杨海军的照片交给三人看后,就等着他们对付杨海军了,可没想到杨海军安然无恙的回到村子,显然三个大汉的这次行动失败了。
  小巷子里——王大柱看着三个彪形大汉,此时,怒火立即冲上了脑们。

  “几位好久不见啊!”王大柱愤怒的眼神看着三位大汉。
  三位大汉尴尬的看着王大柱,面红耳赤臊得慌,羞愧的说道:“对不起!这次没有能完成任务,我们收你的六万块钱会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因为任务失败,他们要退还王大柱的钱,表示会把那六万块钱还给王大柱的。
  “操!什么六万块,老子给你的明明是十万块,你们这群没用的废物,连杨海军一个人都收拾不了,什么狗屁高手,你们是他们的狗娘养的杂种,你们全家祖宗十八代都是狗娘样的孬种……”
  听到三个大汉说的是六万块,王大柱胸口的怒火,一下子飙出来,自己当初明明给的是十万,怎么眼下就缩水成六万,当场破口大骂三个大汉是混蛋,杂种,狗娘养的,更恶毒的问候了一下三个大汉家的所有女性,真的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忘了其中的关键一点。

  当初出的十万块钱,他是直接交给了那个怂容他报复的混混**,以混混**的人品,怎么可能不从中吃点回扣,所以,这十万块钱,落在三个大汉手里,只有六万了,那四万块被混混**私吞了。
  其实,这件事本来王大柱,用脑子稍微一想就能知道,可是行动继而连三的失败,失去了理智,在冲动之下,口不择言的辱骂起了三个大汉的家人来。
  这样一来,三个大汉当场变色,因为三个大汉虽然都是出来混的,可是非常孝顺和重视家人,如果王大柱责骂他们,他们或许也能忍受,毕竟是他们把事办砸了。
  但他们绝对容忍不了王大柱辱骂他们的家人,这是赤果果的羞辱,于是王大柱倒霉了,被三个大汉暴打了一顿,被揍得鼻青脸肿,原本想让人教训一下杨海军,没到头来,杨海军屁事都没有,自己却被三个大汉暴揍了一顿,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胡家屯——刘瘸子家
  门外,翠兰婶面色红扑扑的走进院子,见刘瘸子坐在井边,不停地劈着木材,整个人一副窝囊废的样子,不由的生出一肚子闷气,真是越看越不顺眼,真不明白自己当初是不是眼睛瞎了,怎么会看上他的?
  “翠兰!你回来了?”刘瘸子见翠兰婶站在面前,面颊的老皮皱在一起,笑的比哭的都难看,明明才是四十出头的年纪,可看起来格外的苍老,像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子。
  “哼!”翠兰婶没有搭理,白了他一眼,径直的向井边走去,刚才与胖子李火热了一下午,全身都是汗水,衣衫都湿透了,想用井水冲下凉。
  “翠兰!你刚才去哪里了?”刘瘸子站起身子,一瘸一拐的向翠兰婶走去,发现她勃颈处都是些红印,自己是过来人,明白这是啥回事,“翠兰!你这脖子上的红印……”
  “关你什么屁事,咸吃萝卜淡操心。”
  翠兰婶说话口吻很不好,看着那唯唯诺诺的刘瘸子,心里有千万个不满意。
  此时,刘瘸子被翠兰婶这一通话,半天闷不出一个屁来,半晌后,轻声询问道:“是不是胖子李?发现你最近与胖子走的挺近的,你外面的人,是不是胖子李?”
  闻言,翠兰婶面色一愣,立即明白刘瘸子的话外之音,放下手里的木桶,趾高气扬的看着他,不满的说道:“是胖子李那又如何,他能够满足老娘我,你能满足老娘我吗?你就个窝囊废。”
  刘瘸子憋得说不出话来,早就知道翠兰婶与胖子李的贱情,只是想自欺欺人的从翠兰婶嘴里听到不是,不过自己娘们翠兰婶有句话没有说错,眼下自己的确是个废物,这些年发现自己的能力越来越不行,对于翠兰婶的需求,自己总感觉是力不从心,以至于她红杏出墙了。
  日期:2017-08-23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