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504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25 20:42:48
  在新寺庙的“神佛宫”法师们嘴里讲述出来的事实是:
  他们和往常一样,晚膳后照顾这十几名寄住在寺庙的孤儿就寝,半夜却被这两百余“邪教恶贼”偷偷侵入。
  这些“邪教恶贼”为了趁夜暗杀他们夺取寺庙,居然将睡在外部禅房的十几名孩子一一“割首”。
  (割首:一种暗杀手段,直接一刀割断咽喉动脉部位,被割首者发不出任何声音,无声流血而亡。)
  幸好一个孩子在临死前预警,惊动了他们这些睡在里屋的法师,他们数十人据屋死守,最终坚持到了素贴山中的本部法师赶来,将这些“邪教恶徒”们全部擒获。
  根据这个“事实”,原本脱胎于邪教“邪神宫”的“神佛宫”变成了正派,而那些旧寺庙法师所代表的佛教,则成为了“邪教”!

  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次“神佛宫”栽赃嫁祸的手段算不上高明。
  鹰派法师们既然抱着暗杀“神佛宫”法师并夺取新寺庙的目的,为什么没有造成人员的伤亡?
  这些孩子所住的禅房又不是挡在外院和内禅房中间,只要避开就可以,鹰派法师完全没必要将他们杀害。
  但这些在“神佛宫”教主看来都不重要,他要的只是一个能挑起民众仇恨的借口。
  那个时候的民众对比现在,算是民智未开,本就不是那么容易看透一件事情的本质,何况“神佛宫”的法师平日里表现太好,那十几个孤儿就是因为这些法师个个和蔼可亲才寄住在寺庙中。
  而法师们也将他们当做自己的子侄一样照顾,平日里极为亲密的关系民众都看在眼里,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些人翻脸就能将其杀害。
  无论鹰派法师们如何辩解,拿不出证据的解释都是苍白的。那十几具被割首的孤儿尸体;沾染在他们僧衣上的鲜血,都证明着他们“恶毒的罪行”。

  民众被“神佛宫”教众蛊惑,连带对所有的旧寺庙法师都仇视起来。
  面对这些“杀害孤儿的恶魔”,民众们即使不采取极端的行动,走过路过总要涂上一口吐沫,大骂几声。
  以前那数十旧寺庙还有一些死忠的信徒会按时供奉,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别说供奉了,就连那些种地砍柴的都不愿意靠近这些旧寺庙十丈以内。
  一个寺庙没有了信徒、没有了香火,不仅仅失去了生活的来源,更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几年时间过去,除了极少数垂垂老矣的法师还在这些寺庙中坚守之外,绝大多数都选择了离开,云游他乡。
  而那些坚守在寺庙中的法师也经常会不明不白暴毙而亡,现在看来,这背后必定都有“神佛宫”的影子,但当时的人们已经被彻底洗脑,不会相信任何不利于“神佛宫”的言论。
  这些废弃的寺庙,“神佛宫”法师们就随便找个借口夷为平地,彻底消除了真佛教复辟的希望。
  到了这个时候,“神佛宫”教主的目标终于实现了!
  他终于将湄林地区完全纳入了掌控之中!
  日期:2017-12-25 20:43:07
  人这一生太过顺利的话,晚年往往就会极度膨胀,唐明皇李隆基如此、乾隆皇帝爱新觉罗弘历也如此。

  “神佛宫”教主确实算得上英明神武,但也远远比不上中国历史上那两位有名的皇帝,所以他膨胀的时间要早上不少。
  一统湄林地区之后,他就被胜利刺激到了,居然定下了一个现在看来极度大胆也极端荒谬的计划—
  将“神佛宫”的势力范围,拓展到整个清迈!
  上世纪中叶,湄林地区虽然人口不少,但毕竟还是属于明智未开的农村,无论是人口、经济、文化、教育等,和泰北中心城市清迈相比,差距以千里计。
  “神佛宫”教主的目标极为远大,他想要以清迈为中心,成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区域政权,在合适的时期,甚至可以宣布独立!
  以泰国皇室为主导的政权在南,以“神佛宫”为主导的政权在北,将泰国分而治之、鼎足而立!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我教主大人如此英明神武,搞个皇帝来当当又有何妨?
  不得不承认“神佛宫”教主是一个极有魄力之人,虽然当时大部分核心教众都觉得这个计划太过大胆、可行性实在不高,甚至还有死忠的教众泣血而谏,但依旧改变不了教主大人的既定想法。

  他一定要在有生之年,过一把皇帝瘾!
  大人物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说干就干!
  这位泰国的“低配赤贫版袁世凯”行动了起来,制定了一个向清迈城扩展势力的庞大计划。
  这些计划的内容太多,写出来估计可以变成一篇“论邪教如何占领城市并成为一个独立政权”的学术性论文了,这里就不做详述。
  总之大家知道这位教主大人的雄心壮志就行了。
  计划的第一步还是比较顺利的,借着十数年来在湄林地区建立的良好口碑,进入清迈的第一步很成功,随着几个大型寺庙的建立,这个和原有佛教教义略有不同的“新佛教”进入了清迈民众的视野。
  同样是那些拉拢民心的手段在这里也极为有效,信徒一天天多了起来,虽然清迈民众相对比较富裕,那些小恩小惠不能拉拢太多人,但教主大人相信,只要一直坚持就一定会有成功的一天,自己年纪还不大,完全等得起。
  教主大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立国计划”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原本以为固若金汤的后院起火了!
  教主大人这一辈子将阴谋诡计玩得出类拔萃、神乎其神,也因此,他的疑心病很重,即使后来发展成为盘踞湄林地区的庞然大物,有教众数千信徒数万,却始终只相信跟着他一起让“神佛宫”(原“邪神宫”)东山再起的那数百名核心教众。
  在旧寺庙法师和“神佛宫”法师争斗的那场佛战中,数百核心教众和教主配合上演了一场好戏,达到了最理想的效果,这更加深了教主和核心教众之间原本就极为信任的关系。
  因为这一点,教主大人对这数百名核心教众可以说是掏心置腹,视之与家人无异。
  鉴于此,教主大人在安排人员的时候,充分听取了核心教众自身的意见,愿意跟着他去清迈开创大场面的,自然是高兴万分的接受;不愿意跟着他去清迈的,也会遵照他们的意愿将之留下,毕竟湄林地区属于大后方,同样需要一些信得过的手下统管。

  只有保证后方不失,前线的教众们才能一门心思勇往直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