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280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来想去,他只有与孙柱联系一下,看能不能有机会,孙柱是市委副书记,联系市人大的工作,他与孙柱之间有着交往,如果孙柱能帮崔来福说说话,虽然不一定能让纪委终止调查,但是可以从轻对崔来福发落也是好的。
  等到了晚上,崔得志就给孙柱去了一个电话,问了崔来福的事,孙柱表示他根本不知道这事,市纪委没向他汇报这个事情。崔得志听了他的话,就告诉他,市纪委现在是在调查崔来福,崔来福身上没什么问题,现在市纪委查他,不知是什么用意,让他帮忙问一下纪委的同志,如果需要他主动把问题讲明白的话,可以让崔来福去纪委作出说明。
  孙柱听了崔得志的话,心里面明白这是让他帮忙说情呢,崔得志因为工作上的原因与他接触较多,此前孙柱还托他办过事,现在他反过来找他帮忙,如果当面拒绝他,显的脸面上不好看。
  想到这里,孙柱就答应下来,与纪委的同志联系一下,如果有问题,崔来福最好能主动交代,如果没有问题,崔来福也不用担心,身正不怕影子邪,没什么可担心的。
  和孙柱通完了电话,崔得志心里面感到比较满意,孙柱还是比较有人情味的,没有当面拒绝他。
  挂断电话后,孙柱心里头琢磨了一下,市纪委现在办案,基本上别人插不上手,别说他是市委副书记,就是宋开多也插不上手,他要是和王东苗讲了,王东苗肯定会怀疑他背后是不是在包庇崔来福。
  同时,现在市里的形势很微妙,宋开多最近情绪不佳,在上下活动,不知是想调离洛河还是怎么的,如果宋开多走了,他就有可能当市长,在这个节骨眼上,千万不能出现任何的差错。
  而要想当上市长,他现在必须要取得陈功的绝对信任才可以,否则陈功在宋开多走了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一个与他不能合拍的市长过来。
  孙柱如此一想,便是退缩了,他转念一想,便给王东苗打了一个电话。
  第二天,王东苗出现在陈功的办公室里,把崔得志找孙柱打招呼说情的事情讲了出来,这说明崔来福的背后是崔得志,崔得志是市人大副主任,如果他在背后想包庇崔来福的话,等到市纪委双规崔来福后,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呢?
  “把孙柱叫过来,我问一问。”陈功一听到这话,便是让贺建功给孙柱打电话让孙柱过来。
  孙柱现在虽然是市委副书记,但是在陈功面前极为小心,所以陈功在言语举止之间,如同叫着自己的小跟班一样。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要小心
  孙柱过来后,就把崔得志找他说情的事情讲了一遍,陈功听了,感到现在一些市领导,还是不长眼,这种事情还想着打招呼说情,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是违反党纪的吗?

  陈功想到这里,便是感到非常气愤,为什么有的干部会视党纪国法于无物?想来还是查处的轻了,如果把说情者一块查处,且看谁还敢再说情?
  但是如果专门查崔得志说情一事,孙柱必须要出面证明,到时候弄的人尽皆知,孙柱就成了告密者,传出去不大好看,他得为孙柱保留一些脸面才行。
  过了几天,陈功召开市委常委扩大会议,参加人员扩大到人大政协的领导,在会上,他借着开会的机会便是不点名地批评起来:“现在,我们少数领导干部,特别一些还身居高位的领导同志,为别人当靠山,下面的同志出了事,便想着四处找人说情,帮人铲事,这种行为极为可耻,纪委查了某人,那说明某人身上一定有事,再找人说情想干什么?难道是想包庇吗?纪委的同志敢包庇吗?我们每个人的头上都有一个紧箍咒,这个紧箍咒就是党纪国法,谁也没有例外,你替别人出面说情,你自己也违反了党纪,严格起来,纪委就可以追究,我希望我们所有的市领导班子成员都能够严于律己,不但自己要清正廉洁,而且还要抓班子带队伍,让其他干部也廉洁,更不能为一些有问题的干部出面说情铲事,谁要这么做,我知道了,一定会汇报给省委,请省委来处理,我现在是有言在先了,如果还再出现这样的事情,就别怪党纪国法无情。”

  陈功坐在那里突然讲了这个事情,让宋开多等常委们感到莫名其妙,不知他指的是谁,但是他这样讲了,说明一定是有人给**分子说情了,那会是谁呢?
  常委们面面相觑,猜测着这个事情,孙柱坐在那里表情不动,其他人都是相互看了一眼,想看出什么东西来。
  而坐在外沿的市人大领导听了这话,眼皮子纷纷抬了起来,他们这些老家伙,对参加这样的会议不感兴趣,但是陈功要求他们参加了,他们必须要参加,忽然听到陈功讲到这个事情,一下子就清醒了。
  崔得志倒没有坐在那里闭上眼皮,忽然之间听到陈功讲到这个事,他的心里就是一颤,陈功说的是不是他?
  事后与孙柱又进行了联系,孙柱便告诉他,纪委的同志说没有在调查崔来福,让他放心吧。孙柱居然这样对他讲,让他半信半疑,此后他又告诉了崔来福,崔来福更是半信半疑,可是他的内心里期盼着不是在调查他,所以虽然半信半疑,但是他还是相信了,一种麻丨醉丨自己的心理吧。
  现在忽然听到陈功这样讲,崔得志就联想到自己,便意识到孙柱不会是敷衍他吧,然后把这个情况向陈功报告了?

  崔得志如此一想,脸色就变的难看起来,如果孙柱真是这么干,那就太不地道了,如果想帮他就帮,不想帮就不帮是了,干嘛这么干,摆他一道?
  会议散了之后,崔得志心里头比较生气,等到回到办公室,他就想了想给孙柱去个电话,问一问这事,但是这个时候孙柱知道他打来电话的意思,所以就不接他电话了,让秘书告诉他,自己不在。
  一看孙柱不接电话,崔得志就知道这个事情是真的了,好在会上陈功没有点他的名,大家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时间一长,说不定就会有人传出去,说他为崔来福说情,大家就知道陈功批的是他了。
  崔得志自此记恨上了孙柱,同时也对陈功的过度严格而感到恼火,如此一来,便想着暗中联络一些人来搞陈功的事,他们这些人作为市里的领导,如果他们亲自出面搞一些事情,陈功肯定会很被动,关键是他现在要怎么搞的问题。
  在陈功召开完常委会后没有三天,市纪委来到苍龙县,宣布对崔来福进行双规,崔来福还想着他的事情已经让崔得志给摆平了,现在市纪委的人一过来双规他,他一下子傻了眼,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