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2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的又不算了吗?”萧晋淡淡的问。
  “还不他妈的快去?”花臂光头一脚就踹在了那人的屁股上。
  那人无奈,只好一步步的挪到马桶前。桶里显然是有内容的,只见他深吸口气,蹲下身,双臂环抱住桶身,死死闭着眼努力抬头,却依然无法将下巴抬离桶沿哪怕一公分。
  哈哈一笑,萧晋又问之前那人道:“你继续,说第二道菜。”

  那人发现自己身为解说者有可能不会被勒令演示,顿时就轻松不少,声音也变得轻快起来。
  “这第二道菜的名字就比第一道有水平多了,叫‘二龙出须’!”他用手比划着说,“点燃两根烟,烟嘴对准两个鼻孔,用上嘴唇和鼻子夹住,然后再用鼻孔抽烟,必须抽完,要是抽不完掉了,就得重来。”
  “这个倒是比第一道菜更容易接受一些,但同时对身体也是有实质性伤害的。”萧晋心想,“要是个平日里烟瘾就很大的人也就罢了,可若是个不抽烟的,估计连抽几盒都不可能完成。”
  “这道菜谁来?”想完,他就出声问道。
  剩下仨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动,显然这个所谓的“二龙出须”听上去简单,体会起来也是非常难受的。

  “在我来之前,你是这里的老大,”看着花臂光头,萧晋笑道,“那要不就由你决定人选吧!当然,你也可以自己来。”
  花臂光头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可当他准备挑选的时候,才猛然醒悟:萧晋这是在毁他啊!
  如果萧晋只说让他挑选,那啥事儿都没有,反正他本就是这里的大哥,这号子里的人都得听他的,可后面再加上一句“你也可以自己来”就不一样了。
  出来混,你得讲义气,特别是给人家当大哥的,平日里都是兄弟伺候着你,现在终于到了你为兄弟们做点牺牲的时候了,要是你不但打了退堂鼓,还把这牺牲硬塞给了某个兄弟,那可就太不讲究了,以后谁还服你?
  花臂光头咬了咬牙……再一咬牙……抬手拍拍右手边的小弟,用比哭好不了多少的表情说:“兄弟,这次算哥哥欠你的。”
  那小弟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干笑着说:“大哥你客气了,不就是抽两根烟嘛!小意思。”
  话虽这么说,但花臂光头还是悲哀的发现,这位小弟的眼睛里面一直都在闪烁寒光。
  剩下的八道菜,萧晋也让那个小混混一一介绍了一遍,大开眼界的同时,其中但凡涉及到身体痛苦的几道,也全都交给了花臂光头去“演示”,因此,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这位大哥没有受到任何重伤,甚至连血都没见,但全身上下却已经没有一块好皮了。
  “这些所谓的规矩,以前尝过吗?”
  在像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花臂光头面前蹲下身,萧晋一边欣赏着他后背上那些已经鼓出来的鞋底红印子,一边抽着烟问。
  “没……没有。”花臂光头有气无力的说,看上去气若游丝仿佛下一刻就会完蛋一样,其实只是累的,挨打也是个高强度的体力活,特别是在强忍着不能叫出来的时候。

  “呦!”萧晋笑道,“这就是说,你从来也没从水路进来过,而且一直也混的不错喽!”
  花臂光头扯了个像哭一样的笑脸,算是默认了。
  “身为一个混混,能搭上书记家的公子,确实算是混的不错了。”
  花臂光头身体一僵,抬脸刚要否认,就听萧晋又冷冷地说:“别装傻,小爷儿虽然不懂号子里的规矩,但脑子还在。”
  花臂光头脸色变幻不定,最终又低下头去,嘴硬道:“我、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没关系,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萧晋狞笑一声,视线环顾四周,忽然右手抓住左臂,猛地用力向下一拽。
  咔吧一声,花臂光头瞳孔急缩,可还没等他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萧晋大声的惨叫起来:“救命啊!来人啊!杀人啦!”
  叫的内容很丢人,可他的脸上却带着笑,仿佛能扮演一次被欺负的角色很开心一样。
  号子里的其他人全都瞠目结舌的望着他,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花臂光头知道,所以他脑门上的冷汗瞬间就涌了出来。“大哥,您……”
  “抱歉!”在叫喊的间隙,萧晋冲他呲牙一笑,说,“既然你当了别人派出来的小卒子,那就要有被牺牲掉的觉悟。哦,顺便多说一句,我是来你们县投资的企业家,你这么见多识广,可以先估摸一下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话音未落,门外就响起了拘留所看守的声音:“叫什么叫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最后冲已经石化了的花臂光头挤挤眼,萧晋快速的在地上打了个滚,然后撕扯烂衣服,就跑到门前,用充满了痛苦和恐惧的声音对外面说:“丨警丨察同志,救命啊!他们要杀人啊!”
  一个在全省都垫底的贫困县,好不容易来了个资金雄厚的企业要投资,可人家的董事到了地方,连中午饭都还没来得及吃,就被抓进了拘留所,还被打的胳膊都脱臼了。
  这还了得?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要是这件事不能妥善处理,以后天石县再想招商引资,绝对难如登天。
  笑话,送钱来的财神爷在这儿连人身安全都保障不了,人家有钱人是有多傻非要跑你这儿来?
  于是,萧晋前脚刚刚被送进医院,天石县县委县政府的主要领导后脚就都到了,带队人正是段学民。
  当着萧晋的面,这位一把手狠狠训斥了拘留所所长一顿,然后又责令公丨安丨局局长边成业彻查整件事,务必查清楚那个花臂光头为什么会这么大胆,是不是背后有人给他撑腰云云。

  最后,他又代表整个天石县领导班子向萧晋表示由衷的歉意,并希望得到他的谅解。
  “段书记言重了,”胳膊啥事儿都没有的萧晋“虚弱”的靠在病床床头,微笑说,“在整件事情中,无论是县局的张队长,还是拘留所的各位同志,在工作流程上都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一点,还是值得肯定的。
  另外,说句不大合适的话,号子里面关的基本没什么好鸟,新人进去会有什么遭遇,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下马威’、‘杀威棒’什么的,自古有之,潜规则罢了,也不一定就代表那些人背后有什么保护伞。
  而且,公丨安丨同志们平日里的工作任务已经非常繁重了,边局长身为一局之长,关注的也该是大案要案,我这种不痛不痒的小事件,随便派两名基层的同志跟进一下就好,不值得浪费那么多公家的资源。”
  这话一出来,不光是拘留所所长流露出感激的神色,就连张队长看向他的目光都变得欣赏了许多。
  日期:2017-08-14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