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2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刚走到长椅前还没来得及坐下,就有一个尖嘴猴腮的瘦子开口问道。
  “还真不大懂,我是第一次进拘留所。”萧晋憨憨的说着,屁股却一点要停下的意思都没有,稳稳当当的坐在了椅子上。
  那瘦子估计没见过这样的,愣了愣,就对左右同伴们嗤笑道:“嘿!这还是个愣头青,哥儿几个,都别闲着啦,来了个雏儿,咱们得发扬发扬风格,教教人家啊!”
  “我先来吧!”话音刚落,就有个眯眯眼的胖子站了起来。
  萧晋注意到,胖子站起来的同时,就有一个人有意无意的靠在了门上,挡住了外面唯一能够看到里面的窗口。
  “兄弟,看你面生,是打水路进来的?还是陆地上走过来的?”来到萧晋面前,胖子笑呵呵的问道。
  萧晋像个懵懂的学生一样反问:“水路是啥?陆路又是啥?”
  “水路进来,就是漂进来,”胖子倒也耐心,竟然真的解释起来,“漂等于嫖,也就是说,水路代表你是犯了女人那方面的事儿被逮进来的,爷们儿们最鄙视的就是这个,但凡进来一个水路的,必须招待他十道菜才行。
  至于其他,就都算陆路了,报上名号,混哪圈的,要是外面有大哥罩你,这里面自然也会有大哥罩你,明白了吗?”
  “哦!原来是这样。”萧晋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然后认真思索片刻,说:“虽然我没有嫖,但进来这里确实是因为女人,按照这位大哥刚刚的解释,应该算是水路进来的吧?!”
  一听这话,胖子就有点儿犯傻,心说这家伙别是个弱智吧?老子都解释的那么清楚了,居然还敢说自己是水路来的,难不成,他以为那十道菜真的是菜?

  扭头瞅瞅大哥,就见那位花臂光头伸手摸了摸脖子,胖子的眼中就闪过了一丝狠戾。
  “呦呵!没想到这位兄弟还是个带把儿有种的。”笑呵呵的赞了这么一句,他的表情忽然就阴森了下来,毫无征兆的,抬起蒲扇般的手掌就扇向萧晋的脑袋,“你ma逼的,给老子滚地上跪……哦!”
  最后一个字不是感叹,而是因为萧晋一拳就击打在他的胃部。
  他的脸瞬间就惨白的毫无血色,捂着肚子跪在了地上,张大了嘴用喉咙拼命喘息,竟是连惨叫都叫不出声来。
  拘留室里的其他人全都愣住了,那位花臂光头也面色凝重的站起了身。
  “放心,我就算再不懂这里的规矩,也知道不能发出声音被外面的看守听到。”抬起两条腿放到跪在那儿的胖子背上,萧晋笑眯眯的说道,“另外,哪位大哥继续发扬一下风格,跟兄弟介绍一下那十道菜都是什么菜呗!”
  “他ma的,老子让你狂!”
  最开始说话的那个瘦子大骂着冲过去,抬腿就踹向了萧晋的脸。
  萧晋一脸“真特么麻烦”的无奈,运起内息,一拳就捣在了瘦子的脚底板上。
  “啊呃……”
  瘦子摔倒在地上,小腿明显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弯曲着,竟是被一拳给打断了,而他刚刚明明是要惨叫,可声音才一出口,就又憋了回去,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他的嘴一样。
  那花臂光头能成为这里的大哥,除了他最能打之外,还因为他在天石县的街头混混中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地位高了,眼力自然也会比那些底层小流氓更好一些。
  拳头对飞踹,拳头没事儿,飞踹腿断了,这说明了什么,一目了然,号子里剩下的五个人全都看得出来,可胖子和瘦子两人全都没能叫出声来这一点,却只有他注意到了。

  记得老大曾经说过,真正的功夫高手,出手是有气劲的,一般人打架,不打要害顶多也就只能伤害到别人外部,可气劲不同,它是能钻进身体直接作用在五脏六腑上的。
  胖子和瘦子俩人儿别看平日里最能咋呼,这号子里最怂的两个也是他们,挨了打一声不吭这样的硬骨头,根本就不可能张在他们的身上。
  很明显,新来的这个年轻人是位练家子,段少交代的任务,看来是完不成了啊!
  号子里其余那四个人尽管没有想这么多,但一拳打脚底板都能打折退骨头的狠人,他们也是不敢上前找死的,一个个全都看着花臂光头,等待大哥的指示。
  “怎么?这间屋子里就只有两个热心肠的人么?”
  萧晋突然再次开口,震得花臂光头一个哆嗦,他一咬牙,就抱起拳,态度恭敬道:“哥儿几个不知道这位大哥那个……身手不凡,多有得罪,从现在开始,这号子里就是大哥您说了算了,无论什么要求,我们决无异议。”
  估计花臂光头长这么大都没说过这么书面味道的话,说完的时候汗都憋下来了。
  萧晋挑挑眉,笑问:“哦?这就是我说了算了?”
  “是啊是啊!”
  其余那四个人连声附和,还有个家伙掏出了一包烟进贡到萧晋的面前,殷勤的帮他点上,谄媚道:“从现在开始,您就是我们的大哥了。”
  萧晋抽着烟,视线从几人脸上一一扫过,嘴角一翘,就拍拍给他烟的那个家伙,说:“既然我说了算,那就由你给我介绍一下‘十道菜’吧,小爷儿还真没听说过,好奇得紧。”
  “这个……”那家伙一脸的苦相,刚犹豫了一下,就见萧晋眼睛一眯,赶紧硬着头皮介绍道:“这个所谓的‘十道菜’,就是十种教训新人的下马威,第一道名叫抱大哥……”
  顿了顿,他指着角落里的马桶接着道:“就是蹲在那儿,双臂环抱马桶,胸口得紧紧贴着,桶底也不能离地,必须坚持至少三个小时,期间哪怕有人撒尿拉屎,也不能松开,否则就得重新开始。”
  萧晋瞅瞅那马桶,心里想象了一下,就不由暗暗叫绝。
  一般进拘留所里的人,都是被行政治安处罚进来的,日子都不长,少则一天,最多也就半个月,所以,这里的规矩就残忍程度而言,是比不上关押刑事犯的看守所和监狱的。
  但常进这里的人,显然也肯定没啥好鸟,这么短的日子,也被他们想出了各种各样折磨人的招儿来。
  单说这第一道菜,那马桶目测最多也就五六十公分高的样子,一个人要在桶底不能离地的情况下、胸口贴着它抱住,显然脑袋是不可能抬起来的。
  也就是说,“尝”这道菜的时候,你的嘴巴鼻子与桶沿几乎是紧贴着的,长时间身体的酸痛倒在其次,恶臭的气味也是其次,关键是别人撒尿拉屎的时候,百分百会沾到你的口鼻脸上。
  如果说监狱和看守所里的下马威基本都是rou体上的痛苦,那拘留所里,就是单纯的恶心你了。
  赞叹的摇摇头,他就裂开嘴,呲起满口森森白牙,随便指了一个人,说:“你,去给小爷儿演示一下。”
  那被指的人脸色立马就绿了,“啊?大哥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