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1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管工作组的人问题,他都说话。
  在如此庞大的证据面前,恐怕不说话也保护不了自己。当然,黄柄山依然在心里企盼,他姐夫能出手救他。
  这个消息,自然很快就传到了黄省长的耳朵里,黄省长气得拍桌子,“这个杜一文还真是翅膀硬了。”
  他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杜书记,命令他马上将人放了。
  杜书记果断拒绝,并对工作调下令,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让黄柄山将问题交代清楚。
  此案必定要办成铁案,不能让黄柄山这样的人逍遥法外。
  黄省长气死了,对杜书记恨之入骨。
  工作组的同志,连夜对黄柄山进行审讯,黄柄山摆出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哼,你们有本事就拿出证据来,我什么也不知道。”
  “黄柄山,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心存侥幸。老实交代,你地下室里巨额来历不明的钱财是怎么回事?”
  黄柄山道:“我不知道,你去问这别墅的主人。”
  别墅并不在他的名下,钱上又没写他黄柄山的名字,他说,你们这是栽脏,我怎么知道有这么多现金?这房子根本不是我的,我不知道。
  银行的保险柜里,也有巨额来历不明的现金,还有很多贵重物品。涉案金额已经高达二三个亿。

  这恐怕是南川市内,最大的贪污案。
  还有,面对工作组同志的审问,他根本就不合作。当工作组的同志,问到他生活作风问题,黄柄山还是百般抵赖。
  杜书记听到这些消息,表情凝重。
  顾秋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几句,杜书记看着他,“行吗?”
  顾秋说,“我尽量试试!”
  于是顾秋给仇书亭打电话,征求他的意见,希望他能亲自出来指证。当然,这对仇书亭来说,是一种很大的挑战。

  他提供的材料跟他直接出来指证,完全是两种不同的行为,他当然在心中有所顾虑。
  顾秋跟他谈了很久,仇书亭依然没有一口同意,而是说让他考虑考虑。
  顾秋猜测,他可能跟老婆去商量此事。因此给了他一段时间考虑。
  当天晚上九点多,仇书亭还是同意了顾秋的要求,愿意出来指证。顾秋明白,这应该是严淑芳的意见。
  对严淑芳这个人,顾秋很同怜她,但是她的大义,又令顾秋暗自佩服。
  为了防止黄柄山的爪牙狗急跳墙,顾秋跟董国方通了气,要重点保护这些知情人。
  因此,仇书亭一家人还算是安全。
  但是黄文通放出话来,谁敢出来指证他老爸,他就灭了他全家。
  这可不是威胁,很多人都知道这个黄文通的为人,他完全可以做得出来。
  有了黄文通的捣乱,调查组的取证工作变得十分艰难。
  当天晚上,仇书亭来到市委,顾秋安排他与黄柄山见过面。黄柄山看到仇书亭,一声冷笑,“我就知道,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早知如此,我就不应该心慈手软。”
  仇书亭看着黄柄山,气得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还有脸跟我谈恩情,黄柄山,你这辈子就在牢里呆着吧!”
  黄柄山笑得很阴险,冲着仇书亭道:“我的下半辈子在哪并不重要,就算是他们把我关起来,我照样活过很自在。可你呢?一辈子要生活在我的阴影之下,这将是你永远的恶梦,挥之不去。令你痛不欲生,却偏偏又无可奈何!哈哈哈哈哈——”

  看着黄柄山那得意的模样,仇书亭气得扑过去,对着他的鼻子狠狠的一拳。
  嘭——!
  鼻血四溅!打得黄柄山眼冒金星。
  黄柄山非但不怒,反而继续大笑,“打啊,有种你就继续打,我就是玩弄你老婆,你又能怎么样?”

  仇书亭被他气得七窍流血,要不是旁边的人拉住他,他肯定会碎尸了这个家伙。
  顾秋听到仇书亭在审讯室里跟他发生了冲突,暗叫不好,这笨蛋,中了黄柄山的诡计了。
  果然,黄柄山抹着脸上的血,故意涂得满脸都是。“我要控告你们,屈打成招!”
  “一文同志,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正直的人,心系群众,胸怀袒荡,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有些事情,还是适可而止,不要太过份了。柄山同志虽然有些地方做法不对,但做为同僚,你真忍心痛下杀手?我国有句俗话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今天你不放过别人,明天谁来放过你?”
  黄省长头一次这么跟杜书记这么说话,他真的无法相信,黄柄山口口声声说,万无一失,万无一失的事情,被人家短短几天时间就捅了个稀巴烂。
  而且市纪委工作组从他的住所,查出大量现金和价值数千万的贵重物品。在五和县的同大银行里,也都有黄柄山用别人身份租赁的保险箱。
  前前后后,涉案资金高达二个亿。

  黄柄山的罪名,显然在是已经落实,任他再有通天本领,只怕也难以翻案。
  现在杜书记的指示,并不急于结案,而是要深挖到底,把黄柄山那些爪牙一网打尽。
  黄省长一直在关注,并多次干预工作组的进程。
  杜一文听到这几句话,很干脆的拒绝了。
  黄省长很生气,“现在我以一个领导的身份命令你,马上停止对黄柄山同志的调查。杜一文同志,你要自重啊!”
  很显然,黄省长的话,杜书记是不会听的,他会坚持自己的原则,为民除害。
  为此,他还下定了决心,加大对五和县班子的调整,把五和县班子几个厉害的角色,一律调离本县,到其他县市任职。
  这样一来,自然就很容易瓦解他们的同盟。
  并且,沿着黄柄山这条线,继续深挖,牵系到此案的干部,还真不在少数。
  杜书记雷厉风行,顶住压力,迎难而上。
  一时之间,南川地区谣传四起,一些用心不良之人,针对杜书记发起了舆论攻击。而顾秋在同一时间,再次利用媒体,对黄柄山事件逐一曝光,让整个案情真相,都暴露在群众面前。

  这一招,果然很有效。
  除此之外,他还叫调查组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一些原本不敢站出来的人,开始指证黄柄山。
  其中最令人恼火的是,黄柄山竟然在半年时间内,先后把两名十四岁的**给推残了。
  这件事情,令杜书记怒不可耐,拍案而起。如果说其他的事情还可以妥协,但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妥协,太无耻了,太禽兽不如了。如果自己都不站出来为民作主,这个世界上还有青天吗?

  跟黄省长吵了几句,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晚上九点多,杜书记接到一条信息,“能见你一面吗?我有话说。”
  杜书记出了家门,再次徒步朝茶语轩走去。
  老地方,一切如旧。
  好长一段时间没见到夏芳菲,她憔悴了许多。
  杜书记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两人相识一场,互为知己,当然知道对方此刻的心思。
  夏芳菲没有弹琴,只是带着一丝关切,温顺得象个妻子般,柔柔的问,“最近你脸色不好,上面给了不少压力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