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9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颤抖着手指飞快解开安全带 , 趁消防员正乱成一片要攻入的时候,从栅栏缝隙间挤进码头。
  一片荒芜和凌乱。
  到处都是翻倒的沙袋 , 石桩,几艘运送货物的木船被劈成两半,东倒西歪横在沙滩上,上面零星昏迷着受伤的男人 , 看体形都不是我要找的人。
  仓库门前的油灯也被子丨弹丨打碎 , 地上流了一滩蜡痕,弥漫在空气中说不出的难闻。
  窜天的汹涌火海来自一艘船 , 船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有刑警抬出一Ju烧焦的尸首,朝逐渐逼近的消防员大叫尸体涂满了汽油 , 是引火自焚 , 为了保住这一船货物不落入警方手里。

  大批穿着橘红色工作服的消防官兵将半个码头都包围起来,水与火在空中划出曼妙而悲壮的弧度,碰撞,厮杀,吞没。
  我盯着看了一会儿,心口的剌痛愈发明显,几乎到了承受不住的地步。
  我小声喊他的名字,问他在不在,在就答应我一声。
  可回应我的除了远方的嘶吼和喷薄的水声 , 再没有任何声响。
  我蹲在地上扒着深埋成堆的沙土,从南到北被我挖出一道长长的山丘 , 当我看清暴露在沙尘外的东西时,心里忽然一阵无法言说的痛楚和撕裂 , 那是乔苍的纽扣。
  我认识那枚纽扣 , 只有他才会选择琥珀色,而不是银白与纯黑。

  在我所见过的一万个男人里 , 只有乔苍是特别的。
  他喜欢琥珀色 , 喜欢绯蓝色。
  他的一切都和别人不一样。
  此时耳畔呼啸的海风也静止。

  我伸出手几乎要触碰到那枚纽扣,却因为没有勇气辨认,而仓促收了回来。
  我跌坐在地上,哭着朝后挪动,我身上全部沾满了泥沙 , 它们仿佛要将我活埋。
  大火仍在奔腾不息,猖獗的燃烧着 , 水在它的悲壮和愤怒面前那样苍苍白无力,消防员被火海膨胀出的热气击退数米,越来越多的丨警丨察飞奔进来救援,周容深留下的那名刑警发现我不见了 , 他站在远处的高坡上大声吼叫,命令其他丨警丨察寻找我。
  我捂着脸闷声痛哭 , 掩埋在掌心内的泪水如同一条滔滔不息的湖。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 , 周容深不是平安了吗,他已经离开了最危险的地方 , 市局层层铜墙铁壁 , 谁也伤不了他。
  我为什么哭 , 为什么会如此绝望悲伤 , 那种要压死我的沉重和痛苦,让我真想跳入深海 , 寻求一分一秒的解脱。
  身后一阵浓烈的男人气息忽然裹住了我,我唇上毫无征兆的覆盖住一只手,很大很温热的手,沾着海水的清香和人血的浓腥。

  我顿时瞪大了眼睛 , 本能要和他厮打在一起 , 男人一把扼住我的手腕,将我控制他怀中 , 他滚烫的薄唇贴着我耳朵说,“别出声,是我。”
  熟悉的声音使我所有剧烈的反抗都停下来 , 我整个身体僵硬住 , 像被人点了x`ue 位,放弃了挣扎,任由男人将我拖向一块隐蔽的巨石后。
  他手臂微沉将我压在身下,我躺在柔轮而巢湿的沙土中,一头绸缎般的青丝长发铺陈缠绕于男人修长的手臂间,天空燃烧的火海射出万丈红光,吞没了柔弱清白的月亮。
  还是那张清冷刚毅的脸孔,轻佻而英俊,他身上染着不知谁的血 , 眸光定格在我雾气朦胧的眼睛。
  他眼尾含着浓浓的笑意,一点不像刚刚从硝烟烽火里逃生 , 他总是这样一副轻佻无畏的样子,霸道得要命 , 让人爱极又恨极。
  他手指在我无比惊惧气愤的脸上轻轻抚摸着 , “你担心我对吗。”
  我瞪大的眼睛里滚出几滴倔强的泪,落在他沾满黄沙的指尖 , 他微微一怔 , 蹙眉看了一眼。
  我咬着牙问他知不知道这里很危险。
  他说知道。便陷入沉默。
  那样云淡风轻的眉眼,轻描淡写的语气,气得我浑身颤抖。
  我嘶吼着握拳狠狠打他的胸口,捶他的脊背,问他是不是不想活了 , 就算你再有本事,你打得过这么多丨警丨察吗,他们杀人不偿命!

  我一边唾骂一边在他身下挣扎 , 试图挣脱他的禁锢,奈何他把我压得太紧,我张开嘴咬住他肩膀,用了我这辈子最大的力气 , 我能感觉自己牙齿碰撞到他坚硬的骨头发麻到失去知觉。
  “你以为你很厉害,周容深也不是吃素的 , 他如果不是赶着去堵麻爷那批货 , 他根本不会走,后果不是你死就是他活!”
  我说到最后一句哭出了声音,我不敢想 , 我不敢想这个假设成真会怎样 , 周容深和乔苍象征一正一邪 , 他们倘若有有生死杀戮的一天 , 真的会死一个,我该怎么办。
  我甚至没了勇气回味 , 我奔向周容深,以及挖出乔苍纽扣那一刻的惊慌与伤悲。
  我一边哭着一边用力咬他,从肩膀移到他脖子,“你要死去就去死 , 不要死在我眼前 , 死得远远的,死在我看不到的地方。”
  乔苍眼底的笑意越来越浓 , 到最后几乎要漾出来,他问我还有吗。
  我舌尖尝到一丝猩甜的血腥味,透过他的衬衣抵入我口腔 , 一点点蔓延散开 , 我抓住他腰身的手松开,脑海里闪过一道白光,我猛然意识到我和他的身份,我将自己从他胸口离开,背部紧紧贴着沙土,和他隔出一道空隙。
  我不再看他的眼睛,我别开头注视着远处海岸线起伏动荡的光束,“你是死是活和我没有关系,我只是来找容深 , 他丢了东西在码头,是我送他的 , 我舍不得丢,我哭也是担心他 , 刚才没哭够。”
  他仍旧笑着 , 似乎识破了我的谎言,他问是吗。
  我咬着嘴唇哽咽说是。
  枪声已经停止 , 火势还在燃烧 , 码头上方的天际被浓烈的黑烟覆盖,已经看不到天空本身的颜色,港口的水奔腾涨巢,巨大的浪头滚向岸边,黄沙起起伏伏。

  我和乔苍重叠在颠簸的水沙里 , 他压着我,俯下身在我胸口深深呼吸着。他似乎很疲累 , 疲累到没有占我便宜的力气,视线里那一条冗长深邃的沟壑,剌伤了我的眼睛。
  我刚才像疯了一样挖着泥土,现在想来有些可笑 , 我到底是低估了乔苍,道上传言他能赤手空拳打赢数十人的围殴 , 虽然伤痕累累 , 但突围得也十分潇洒,他手里如果拿着枪 , 特警也不是对手 , 没两下子过硬的功夫 , 早就让人暗算灭掉了。
  乔苍到了这个位置 , 势必枪不离手,我到底在慌什么怕什么。
  他沉默了很久都没有出声 , 安静得似乎睡去了,我问他还活着吗,他闷笑出来,“何笙 , 你这么恨我 , 盼着我死。”
  我说我就想让你死,你死了周容深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他终于从我胸前抬起头 , 捏着我的下巴让我再说一遍,我看着他的眼睛刚说了几个字,他发狠一般堵住我的唇 , 像是要我把生吞活剥一样吻着我的舌头和喉咙。
  日期:2017-08-25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