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9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局长,咱们的人在码头扑了空,还没进去就得到卧底报告,乔苍那批国宝根本没见着,什么时候出手的都不清楚,而且麻三也是今天出货,看到咱们的人在附近徘徊,以为是乔苍捅了消息,直接翻脸了,现在两拨人马在码头交火了,这都是不要命的主儿,蛇口码头可是咱市局在保,您要受牵连的。”
  周容深听到后脸色凝重,他戴上警帽为子丨弹丨上好膛,二话不说往外面走,我回过神一把拉住他,“太危险了,让处级干部去吧,你等消息。”

  周容深推开我的手,“麻三和乔苍交火,我不出面平息不了。”
  我说他们如果都红了眼,谁去也平息不了,那是要死磕的!
  周容深看着我,我哭着说求求你了,不要去。
  他面对我的哀求于心不忍,伸手将我抱在怀里,他用力吻着我的脸颊,“何笙,我是公丨安丨局长,你跟我那天就该知道,我是要迎着危险上的,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平安,你在家里等我。”
  我抱住他的腰不肯让他走,刑警催促说时间来不及了,乔苍的南码头很有可能存放弹药库,如果发生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周容深狠了狠心,不理会我的哭求,他将我朝保姆怀里一推,飞快冲了出去,坐上警车拂尘而去。
  黑帮交火,这是西城十三街那边常发生的事,不过乔苍几乎没参与过,他咖位那么大,根本用不着打,直接甩出名字道上人乖乖让路,所以都是麻爷和别的黑帮斗,麻爷既然敢和比自己牛逼的乔苍叫号子,肯定是急眼豁出去了。

  我不知道自己慌成这个样子到底因为什么,我推开保姆的禁锢朝门外狂奔,她在后面追我,司机听到声音也和她一起追出来,我拦住一辆出租告诉司机用最快的速度去码头。
  车到达码头我毫不犹豫推开门冲下去,在不断奔跑的过程里我看到了通红的火光从铁门内隐隐传出 , 也听到了像是武器碰撞厮杀的声响,尖锐得令人骨头发麻。。。
  码头上空一片黑暗和嘶鸣 , 白色浓烟滚滚拂动 , 烟雾深处是展翅腾飞的鸥鸟,凄厉哀鸣 , 消散 , 隐没。
  我不知道自己奔跑了多久才终于站在了码头外,沙尘漫天视线模糊,四面墙壁都被警戒线包围,持枪特警相隔两米而立,面色深沉紧盯着唯一一扇门。
  五辆警车空空荡荡 , 悠长的警笛在暗夜下呼啸,车灯全部打开 , 照进人的眼睛里明亮剌痛,我找遍所有角落都没有发现周容深的踪迹,我慌了神,脚下一轮差点跌坐在地上。
  我不敢想象他现在是否就置身于两拨亡命徒的对峙中 , 我冲向刑警聚集的地方,一把扯住看守在警戒线外的王队长,“容深呢!”
  他被突如其来的嘶吼惊得一愣 , 随即拿起手电筒对准我的脸照了照 , 惨白的光束中他看清了我焦急绯红的样子,他有些难以置信 , “何小姐,您怎么来了?”
  我大声质问他容深在哪里!
  他指了指火光冲天的码头 , “周局长在里面指挥 , 他要求进去 , 我们也拦不住。”
  我整个人脸色大变,“他是局长 , 他怎么能在最危险的地方!乔苍这伙人是亡命徒,子丨弹丨不长眼,出了事谁担待!”

  王队长很为难歪了歪头,“何小姐,周局经常在前线指挥 , 再说 , 乔苍要弄的不是咱们,是麻三的人 , 他们江湖规矩,不殃及无辜。”
  “无辜是指不要参与他们的斗争,周容深带着丨警丨察进去围剿 , 这就是敌人 , 你觉得他们会对敌人手下留情吗?连保护措施都没有,局长牺牲了这个城市就乱套了!”
  在我发了疯吼叫的时候,两名狙击警簇拥着周容深从警戒线内走出来,他看到我原本就凝重的脸色顿时更难看,他一步跨到我面前将我手臂死死握住,几乎要掐断了我,“谁让你来的?你这是胡闹,这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立刻回去!”
  我呆滞凝视他的脸,他脸上有被烟熏后的淡淡污迹,虽然有几分狼狈,可仍旧掩盖不了他英气逼人的气度 , 他眼睛里是深深的担忧和怒火,还有对我出现在他面前的惊愕。
  我吸了吸鼻子 , 酸涩的眼睛一瞬间变得无比模糊肿胀,我扑入他怀中 , 哇一声痛哭出来。
  我想我是把积存在心里太久的牵挂和压抑爆发了 , 我第一次在周容深面前哭得如此惨烈,曾经不管多难过我都不敢过分哭闹令他厌弃 , 他哄一哄我立刻就停止。
  可他根本不知道 , 我有多少次忍得浑身都在颤抖,那是生和死,谁能无动于衷。
  周容深这两年接了太多任务,都是稍不留意就生离死别的大案,我不知道沈姿是不是不爱他 , 不然她怎么熬得过这么多年。
  周容深从处长升副局那一年,他在一次围剿毒枭的事故身中三枪 , 最危险的一枪就打在距离心脏两公分的胸膛,几乎送了命。
  而沈姿竟然咬牙挺过来了,如果是我看到周容深那么苍白无力躺在库上,随时要撒手人寰 , 我一定会发疯,我会杀人 , 我会杀了所有伤害他的人。
  我把这辈子都赌在他身上 , 我受不了他给我的任何煎熬和折磨。
  周容深冰凉警服下是有些僵硬的身体,围在四周的丨警丨察看到这一幕下意识背过身去 , 他是一个在人前极其注重形象和自律的男人 , 绝不会与女人卿卿我我 , 可他沉默良久 , 最终还是被我哭声动容,用手臂紧紧抱住我。
  他像是哄孩子那样一下下拍打我的脊背 , 吻我的头发和哭得狰狞的脸,“我没事,哭什么,看你哭得多丑 , 像个老太婆。”
  “你以后让别人去死 , 都死绝了也没事,你躲起来就行。”

  周容深被我逗笑 , 他唬着脸呵斥我,让我不许胡说。
  我将脸埋在他脖颈,像一只小猫那样不停的蹭他 , “如果你出了任何意外 , 我一定会跟着你一起去,生死我都随你,即使不能和你合葬我也愿意。”
  周容深在我脸上狠狠咬了一口,“再胡说把你丢在这里不管。”
  王队长结束一通电话朝这边走过来,他低着头咳嗽了一声,周容深松开我,转身问他怎么了。
  “周局,六区联合抓捕运送这批冰片的麻三手下,卧底给我的消息有二十多个人 , 伪装成水果商贩走陆路,不出意外现在已经上高速了 , 我们堵截来得及。”

  周容深迅速拿出对讲机,吩咐市局重案组通知市内所有高速卡子口 , 凡是疑似犯罪车辆一律扣押 , 违抗者使用武器制服。
  周容深让王队长潜伏在码头百米外,不要暴露踪迹 , 如果麻三的人返回 , 连人带货一起扣下,抵抗者枪毙。
  他部署好全部事务,打算带人回市局坐镇指挥,他将我抱上警车,命令一名刑警务必将我平安送回去 , 我扯住他的袖口问他还有危险吗,他说不会。
  他行色匆匆坐上另外一辆警车 , 透过车窗朝我挥了挥手,很快消失在夜色深重的天幕下。
  码头内与此同时又爆发出一阵枪响,大概有三四发子丨弹丨,留守的十几名丨警丨察在王队长一声令下后拔枪出动 , 以极其敏捷的速度翻墙而入,眨眼间我身边空无一人 , 只有鸣叫得惨烈的警笛 , 和不远处缓缓驶来扑灭火海的消防车。
  我心口忽然慌了一下,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击打 , 说不出的闷痛 , 眼前闪过一张邪魅英俊的脸孔 , 撕扯着我的心脏和血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