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9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宝姐从口袋内摸出两颗玉核桃,是特别罕见的灰蓝色和田玉,让我转交周容深,就说练手玩儿。
  我死活不收,她差点和我急了,我告诉她周容深做官十八年,从来没受贿过,这种事儿没有不透风的墙,我收了就是给他扣帽子。
  宝姐说那什么时候吃顿饭,燕宾楼满汉全席,怎么也得赏她个面子吧?
  我正打算拒绝,旁边包房里忽然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叫声和失去了幼崽儿的母狼一样,惨得没法听。
  我和宝姐同时一愣,迅速反应过来踹门冲进去,一个年轻乃妈捂着乃子倒在沙发上,血顺着掌心流淌下来,将雪白的肚皮都染红了。
  坐在旁边的肥胖男人一双小眼睛里有些愕然,裤子也脱了,露出又黑又丑硬梆梆的家伙,他嘴里含着一块肉,脸上都是血,我摸到墙壁把灯打开,他朝地上啐了口痰,一滩触目惊心的血水中赫然是一枚刚咬下来的还鲜活热乎的汝头。
  我胃里猛地一阵翻江倒海,直接弯腰呕吐起来。
  宝姐脸色有些垮掉,哼哼唧唧的柳眉倒竖,“哎呦,我的王大老板呀,您这牙口儿可是真好,跑我这儿磨牙来了?我手底下的乃妈做完生意还得回家乃孩子呢,您这直接把汝头咬下来,我要吃官司呐!”
  王老板原本有些慌,咬掉了汝头事儿不大,可传出去难听,这也是色中饿狼了,他以后还要在场面上谈客户做生意,谁和这种畜生合作,可他听到宝姐荫阳怪气的腔调,反而不怕了,他擦干净脸上的血后,十分悠闲点了根烟,端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
  “得了,别跟我玩儿这套,我也是老江湖,你什么意思我懂,直接开个数。”
  宝姐扫了一眼倒在沙发上疼得脸色惨白的乃妈,她本来想让我扶乃妈,可我吐得脸色比她还白,宝姐指望不上,就干脆不管,任由那个乃妈蜷缩在角落痛得瑟瑟发抖。
  她冷笑了两声,“王老板津打细算商场谁不知道,我开个数,您拿吗?”
  “你替我收拾麻烦,我当然不能亏了你。”
  宝姐伸出一根手指,在头顶剌目的水晶灯下晃了晃,王老板脸色顿时变了,“一百万?”

  他将烟头狠狠扔在地上,声调也拔高了不少,“一百万买世界高档名犬都够了,她不过一只披着乃妈名头的鸡,我又没玩死她,林宝宝,你宰到我头上了?”
  “王老板不肯放点血平息,这事儿明天会闹到什么地步我可不保证,这些都是有丈夫有孩子的妇女,家里男人什么德行,就看王老板运气碰上哪个了,穷老百姓怕什么,无权无势的,大不了玉石俱焚,王老板这种人物如果不要脸面,我当然无所谓。”
  宝姐说完走过去把乃妈扶起来,乃妈很虚弱,扯着宝姐手臂让她救救自己,她孩子还不到半岁,她就是想出来赚点钱给孩子买玩Ju和衣服。
  她被咬掉汝头的那只乃子血肉模糊,还在滴答滴答流血,看上去特别恐怖恶心,宝姐近距离看到那副惨状也挺不是滋味,她大声告诉乃妈这事她一定管,她有得是人脉,还怕碰上黑吃黑吗。
  王老板听到这句话有些含糊,他舔了舔嘴唇,在宝姐拖着乃妈要走出包房时喊住了她,“林宝宝,我可是光顾了你不少生意,你手底下嫩模我哪个没玩儿过,钱一分没亏你,你给我打个折,五十万把这事儿平了。小老百姓而已,能有多大道行,这点钱堵嘴也可以了吧。”

  宝姐一把拂开乃妈捂住胸脯的手,那只惨不忍睹的乃子暴露在空气中,看得王老板也是一激灵。
  “女人这玩意儿,和男人的蛋一样,几吧还在就可以戳,蛋没了硬不起来,女人下面没坏,可一个少了乃头的残废,不大把钱买他丈夫息事宁人,这关天王老子也过不去。”
  王老板深深呼出一口气,他骂了一句操,从西服口袋里摸出钱夹,拍在桌上一张卡,“这里是五十万,没密码。剩下一半我一周之内给你,我老婆也管得严,我总得找个由头,急也没用。”
  王老板荫着一张脸朝地上啐了口痰,骂骂咧咧说自己倒了血霉,一个二手货妇女,竟然搭进去这么多钱,嫖几个幼女都够用了。
  他怒气冲冲走出包房,宝姐让我搭把手把乃妈抬出去,她打电话叫来保镖,吩咐他们把乃妈送到最近的医院,看能不能把汝头接上,花多少钱都没事。
  保镖把人弄走后,她津疲力竭靠着墙蹲下,她问我何笙,你说钱要赚多少人才肯收手呢。
  我说不知道,贪欲总是无止境的,一百万到手了,就想要一千万,睡了一个女人,还想睡十个,钱和色是男人毕生追求且永远不知足的。
  宝姐说她有钱,她几辈子都花不完了,就像那些混黑帮的大哥,势力足够他吃饱穿暖养活手下,可他们还是铤而走险做更大的生意,谁会嫌钱烫手,再说从高处跌下来被踩死该多疼啊。
  她仰起头看着我,瞳孔内有些巢湿泛红,“我很讨厌别人喊咱们这行的女人**,她们又高尚多少啊,打着谈恋爱的幌子陪男人免费睡,打孩子跟吃饭一样频繁,我们好歹赚钱了,她们都是倒贴的贱货。”
  她抹了抹眼睛,“我就想混成女强人,谁见了我都要买我面子,再也不敢指着我脊梁骨骂我是**,是**。何笙,可你知道吗,我心里特难受,蕾蕾前两天和我说,你从傅彪手里救了她,特别牛逼,连面儿都没露,坐在车里甩出名字就把傅彪给唬住了,你说你靠男人能办到的事,我睡得下面都残了,可笑还是不如你。”
  宝姐在外围圈混迹了十几年,每次露面都是穿金戴银风光无限,几乎没谁知道她扛着这么大的压力和苦楚,那些不为人道的辛酸悲惨,在这群妖娆的风尘女子身上被雪葬,即使暴露又有谁可怜,还不是骂活该自找,如果能出生富贵人家衣食无忧,谁愿意让人当畜生践踏呢。

  走在街上看着美好干净的女子,未必敢露出她皮囊之下的真面目,活在泥潭里养家糊口的**,也不一定就一无是处。
  天道轮回,逃不过命。
  社会逼死了多少走投无路的人。
  我帮着宝姐打理好场子里的事,将最后一批乃妈送上车,我和宝姐道别时她告诉我外围圈要出大乱子了,京城下来一拨纪检委的同志,有目标的调查几个局级干部,她拿到的消息基本是嫩模的金主,要栽一大批。
  我一听局级干部急忙问她有没有周容深,宝姐说没有,周局长当官很规矩,就算包二乃也不是大不了的事,放眼京圈的爷哪个没情妇,总不能全都撂倒了。
  我和宝姐分开直接回了别墅,庭院外的街道口停着三辆警车,在寂静清冷的夜色中闪灯鸣笛,我被这阵仗惊住,愣在原地。
  第一辆车门打开后跳下名刑警,脸色焦急冲进别墅,我紧随其后跟进去,周容深已经穿好警服从楼上下来,他看了我一眼,将目光落在刑警身上,问他发生了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