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3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十几分钟后,我们交易结束,负责人请工人,帮我们把料子抬到仓库切割室,在后院,有一个大型原石切割的地方,我们几个跟着,走到了大楼的后院。
  这个后院其实是一个巨大的仓库,跟缅甸一样,都是棚户,彩钢瓦搭建的巨大的棚户,在下面,摆放着各种原石,都是大型的原石,这些料子,都是广东人采购的,看来,是等着公盘开始,拿出来出手的。

  这里的料子,我估计有一半都是四大商会的,他们的料子压在手里,卖不掉,现在好了,只要公盘开起来,他们就能卖掉了,而且,他们不愁没人来,有政府支持宣传,肯定会有人来的。
  有政府支持,才好办事,以前,我太傻了。
  料子被抬进了切割室,这里面已经有几块料子在切了,负责人给我们介绍了一个师傅,年纪不大,三十多岁,显得很老成的样子。
  我给他递了颗烟,我说:“师傅,先把断口给我打平了,我要见到肉。”
  我说完就给他点烟,我算是极其给他面子了,他也没有骄作,赶紧双手捂着火,把烟给点着了,他说:“可以,断口看色,可以赌的话,我在帮你把皮壳给打掉,你看这个癣,要是皮壳打掉还能看到,就不要赌了,肯定吃进去了。”

  我点了点头,这个人也是懂料子的人,这个癣是要赌的重头戏,如果是活癣,那么这块料子就爆了,如果是死癣,那么也就没有赌头了,不,只能赌下面了,但是一刀砍一半,这块料子就危险了。
  我们都站远一点,我看着师父拿着角磨机,这块料子比较大,平断口只能用角磨机。
  听着嗡嗡的打磨的声音,我就有点紧张,王翠抓着我,说:“你是不是很激动啊?为什么在发抖啊?”
  我看着王翠,苦笑了一下,她很单纯,不知道我内心经历的事情对我到底有多大的影响,我没有说话,而是认真的看着料子,角磨机一点点的在吧料子断口上的杂质给切开,打磨平,断口给我的感觉很好,有色,飘花,有多少色我不知道,至少有两种飘花,我记得,我赌过最多的好像是三彩,不知道能不能赌个五彩出来。

  安静,很安静,安静的只剩下切割的声音,紧张,很紧张,收紧都是汗,虽然我经历了那么多赌石,从狂赢到爆输,但是我内心还是紧张,我还是怕输,虽然说是重新开始,但是这块料子我还是寄托很多希望。
  虽然我告诉我自己,我不要那么看重,不要寄托那么多希望,但是人就是这样,永远都是会往好处想,把更多的希望,寄托在眼前的既得利益上面。
  十几分钟大家煎熬,让我有点坐立难安,烟抽了一根又一根,当角磨机停止转动的时候,我看着师父,拿着水管,在料子上浇了起来,把上面的杂质都给清理掉,我突然就看到了光滑油腻的一片,我看到这个表现,我就放松了。
  我走过去,师父把水管丢在地上,指着料子,说:“一千万有了,恭喜你啊老板。。。”

  我笑了起来,这块料子只是把断口给打平,一千万的价值就有了,我看着断口,种老,老的已经发黑,很漂亮,有飘花,花色很好,底子偏蓝,飘红花,那一片片的红色色块,在料子各个部位都有。
  料子的整体非常好,糯化开了,但是给人冰感,种至少是冰糯,而且是化开的冰糯,好的料子,糯并不是没有冰好,如果化开了的糯种料子,油腻腻的比冰种还要有价值,这块料子化开了,很油腻,之所以达到冰糯,是因为干净,里面没有杂质,这让我对下面的癣也很有信心了。
  我摸着料子,在灯光下,晶体略细,水头较好,光泽度较好,翡色很重,一片片的飘花,就是这个东西,一千万是有了。
  但是,我不满足这一千万,我要切开,赌一个大的,我舔着嘴唇,看着王翠,她也很兴奋,看到我看她,就说:“一千万了,你从五千,到十万,到四百万,我的天呐,真的太厉害了,不可思议,我们可以卖了,等到公盘的时候,我们在来赌,你一定可以翻身的。”
  我听到王翠的话,就笑了一下,很动情的在她嘴上亲吻了一下,她有点诧异,害羞的低下头,我说:“我说了,要创造奇迹,这个程度还不够,我要翻身,就必须要继续赌下去。。。”

  赵奎跟杨瑞都很兴奋的看着我,他们跟我经历过很多次赌石,在这个时候都应该兴奋。
  我看着料子,这块料子还是要赌,黑乌沙变种很厉害,但是这一刀,必须要挨,是一刀穷还是一刀富,就看着一刀了。
  我决定,切。。。
  我决定好赌一次。

  运气,实力,加财力,这是赌石能赌赢的关键因素,现在实力跟财力都展现出来了,就看我的运气了。
  这块料子,癣,裂都要赌,松花不用看了,点状的松花很明显,料子的种很老,这是黑乌沙的特点,种水,我都不需要考虑,现在就看料子的干净程度,还有裂痕了。
  我打灯看着料子,种水俱佳,里面的裂痕是的,但是看样子,不是小裂,而是大裂,属于一刀劈下来的那种。
  我蹲下来,打灯看着皮壳,沿着那条裂痕的痕迹行走,到了中间就没了,师父说:“先帮你把癣的皮壳给刮下来吧,如果吃进去了,就不要看了,一千万还是能卖掉的,但是让别人去赌吧。”
  他说完就把烟头给丢在地上,我又给他续了一颗烟,还算是个中肯的人,我说:“行。。。”
  我把他的烟给点着了,就退后,他抽了两口,拿着角磨机继续打,皮壳很厚,这是嘛蒙料子的特点,当然,这并不是说,所有的地方皮壳都很厚,他不规则,变种很厉害,皮壳分布也不均匀,有的地方厚,有的地方薄,所以变种厉害。
  我看着料子上带有癣的部位被一点点的打掉,师父的手法很好,也很快,打皮下刀非常狠,一刀下去都是几寸深,然后在打磨,我看着皮壳一点点的被刮下来,就很紧张。
  癣千万不能进去,如果进去的话,我就只能止步于此,我紧紧握着手,王翠过来拉着我,似乎在安慰我,但是我没有管她,只是看着,紧张的看着。
  十几分钟的打磨,让我身上汗流浃背,这里本来就热,加上我紧张,所以出了很多汗,我已经感觉我身上油腻腻的了。
  师父站起来,按着水管将料子上的皮壳杂质给冲掉,他说:“运气好的没话说啊,难得黑乌纱不变种啊,癣也没有吃进去,这个面,我都给你开了,皮壳打掉了,跟上面是一样的,冰糯飘花,运气好啊,两千万肯定有了。”
  我听着就裂开嘴唇开心的笑起来,蹲下来,拿着灯大料子,我一看,心里就惊讶了,师父也惊讶了,说:“还是个黄色啊,恭喜啊,散财啊,蓝底飘红,下面飘绿,是个三彩,这个种,这个色,还得价钱啊,两千五百万,你愿意不愿意卖?我可以帮你联系大老板啊,我告诉你啊,这个时候,我们广东要办公盘了,我们会高价收的,你们还可以高高的要一些价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