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3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都跟着我的脚步走,没有人说话,都看着料子,但是脸上都是疑惑的表情,不知道那块料子好,那块料子差,我也没看到好料子。
  突然,我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的这块料子,很大,像是一块佳洁士的肥皂一样,长方形的,有四十公分高,二十公分宽,皮壳黝黑,这块料子算是抢眼的料子了,很鹤立鸡群,所以我一眼就看到了。
  但是料子有点瑕疵,我转着圈,弯着腰看着料子,这块料子点状松花明显,水头也还说得过去,只是给人感觉沙乱,裂多,癣多,肉少。
  我打开灯看料子的皮壳内部表现,打灯只见松花有水,其余地方不是透光,说明是癣夹绿,我又往下面看,发现下面原石的皮壳更上面的原石皮壳不一样,原石一半色深,一半色浅,我推断一半癣一半肉。而且,上面的部分沙粗乱,癣很多,一大片一大片的,基本都是癣,只有尖角下陷的部位看见沙细,应当有肉。
  我看着料子,捏着下巴,很难搞的一块原石,表现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好的地方,各一半吧,但是癣跟松花都很多,而癣又不能算是瑕疵,我看着这个癣,用手抠了一下,能抠下来,应该是活癣,如果是活癣的话,那么这块料子就是极品的堵料。

  而且,还有松花,这个点状的松花很喜人。。。
  黑乌砂有一种表现,是其他原石所没有的,缅旬人发音叫“通”,表现为原石皮色乌黑有松花,松花颗粒粗大凸起,呈不规则排列,颜色艳阳,松花下看不到种水,松花的种水则很好,缅甸人认为这种石,解之倾家荡产,或解之富可敌国二种极端。
  我爸爸就是因为这种料子倾家荡产的,我挥挥手,尽量去掉负面对我的影响,我看着料子,应该不是老帕敢的,我在仔细看皮壳,突然,我看到上面好像有断口,我就踮起脚,朝着上面看,因为摆放的很高,所以,一开始我并没有看到顶上面的断口。
  我打灯朝着上面开,看到皮壳的断口很好,是天然的断口,不是人工切断的,断口再度风化,依稀可以打到种水,种水已经化开,在黑处打有四分水,种老,有干味,部分地方飘有绿花,料断口上平整,断口的表现极其的好。
  这个商家真是眼瞎,为了求整齐美观,却把断口给掩盖了,有这个断口,料子极其好卖,我已经知道是什么场口的料子了。
  嘛蒙的料子,目前市场所见乌砂玉均产自麻蒙。黑乌砂黑中带灰,水底一般较差,且常夹黑丝或白雾,绿色偏篮。
  但是这块料子,就是个例外,因为他有断口,是第一层的断口料,也算是黑乌纱种很难得的。

  我心情很激动,居然让我碰到了这么大的嘛蒙断口料,看来,老天爷在帮我翻身了。。。
  断口的料子,一般都很容易看到里面的肉质,虽然这块断口的料子外面的皮已经风化了,但是打灯就能看到里面的肉质了,这是嘛蒙好料的一种特性。
  嘛蒙的料子,有一层是断层的料子,这是地里因素造成的,只要有断口,就是嘛蒙好料,没什么道理可以讲。
  我看着料子,我想这么摆,应该是忽略了料子的特性,价格应该不会太贵,我问:“这块料子多少钱?”
  “噢,这块吗?这块七十四公斤,嘛蒙料,你可以上称的,我们的货主给价四百八十万。。。”
  我听到他的话,就皱起了眉头,我以为这块料子会便宜呢,应该在两百万左右,但是没想到要价四百八十万。。。
  他看我有点意外,就说:“你看啊,这个断口,这个可是天然的断口,打灯就能看到水了,里面还有飘花,是很好的赌料。。。”
  我听到了他的话,就点头了,没有人是傻子,这个断口这么明显,不可能看不到的,我说:“你帮我联系货主,问问两百万卖不卖?”
  这个负责人就摇头了,说:“你杀价太狠了,两百万是不可能的,我看你也是行家,这个断口的价值,你不可能不知道的,我跟你说,我们平洲要举办公盘,这里的料子,都是预热的料子,你别看现在没人买,但是公盘开始的时候,你就知道了,这种料子很抢手的。”
  我点了点头,他说的是实话,公盘一来,来自全国的玉石商人都会来看料子,那时候料子就抢手了,这种料子,眼尖的人一眼就看到了,而且,今年缅甸的公盘是不举行了,所以,平洲的公盘肯定更火爆,只是四百八十万。。。
  我说:“你帮我问问,最低能杀到多少。”
  他点了点头,说:“那我帮你问问。。。”
  他很快就去打电话,我看着料子,赌性很大,要赌活癣,还有裂,料子有色是肯定的了,种老爷可以确定了,还有上面的皮,很杂乱,外面是什么样,内部就是什么样,要赌里面的杂乱是不是很多,赌性很大,但是切开了是什么样子,谁都不知道,赌石就是这样,你得切开了才能看的一清二楚。
  这个时候,我看着那个负责人过来,他抱歉的说:“没有为你争取到多少,货主很坚持,就要四百八十万,一分不少。”
  我听着就很头疼,妈的,四百万连一块料子都赌不了,我转来转去,我还差八十万,到那弄这八十万,我看着王翠,他说:“八十万我可以找爸爸商量一下。”
  我说:“等等。。。”
  我拿起电话,给马玲打电话,很快电话就通了,马玲问我:“还活着啊?”
  我笑了笑,我说:“有八十万吗?”
  “现在我一毛钱没有。。。”

  我听到叮咚一声响,是酒瓶掉在地上的声音,我说:“你喝酒了?为什么?”
  “她把我的赌石店给收归公司了,把我的钱,把你给我的料子,都冻结了,我问他,凭什么,她说他是公司的董事长,她有一切调度的权利,凭什么?为什么,她害死了爸爸还不够吗?”
  我听着马玲痛恨的声音,就笑着说:“别急,我会回去的,等我一个月,振作起来,一个月以后,我们瑞丽见。”
  我挂了电话,捏着下巴,马玲这么惨,是我没有想到的,但是这么狠,是我不意外的。
  八十万。。。
  我说:“打电话给你爸爸,给我转八十万来。”
  王翠点了点头,很快就去打电话,我看着王翠,其实,我不想过多的去找王老板要钱,毕竟,我已经在他的屋檐下,他很麻烦,压力很大,所以,我尽量的想要靠我自己。
  王翠用粤语说了一通,最后过来说:“爸爸答应了,不过他不相信我,还以为我骗他呢。。。”
  我笑了笑,王贵对他的女儿倒是很小气,不过也好,王翠跟陈玲都是大小姐,但是两个人的性格,完全不一样,而我,更喜欢王翠的性格,没有任何娇生惯养的任性气质,就像是个小迷妹一样,陪伴我左右。
  王翠把卡给我,说:“到账了。。。”
  我点了点头,就把钱跟卡,都交给那个负责人,他很勤快的带赵奎去交易结算,我看着整个大厅的料子,这些料子总价值应该过亿了吧,但是,这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等到公盘的那天,可能还会更多。
  想要翻身,看来,就要上公盘了,广东是来对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