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3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赌黑乌纱,一定要把蜡壳给刷掉,我开动机器,整个房间内,安静的只能听到嗡嗡的声音,没有人说话,都在等着这块料子。
  刷皮是一件很累的活,这件事以前都是张奇在做,妈的,现在我自己做,刷的我手都酸了,但是这就是人生,有些事情,你要从头再来,你就得亲力亲为,不要想着过去,过去已经过去,我过去有多牛逼,就能越显得我现在有多凄惨。
  我刷了 二十多分钟,才把这块料的皮壳给刷干净,我用水冲洗料子上的渣滓,拿了起来,手感非常好,皮薄如蝉翼,无砂,摸之爽滑不刮手,尤如吹涨了的气球,绷紧而薄,很爽。
  我打灯看着料子,老板一看,就后悔的直拍手,说:“我亏死了啊。。。”
  我笑了笑,这种表现,种老、肉质细腻,皮壳里面的水很长,而且从外表看,就没有杂质,这块料子肯定糯冰以上。

  我说:“镯子是有了,或许是个满料,现在我赌裂,老板,帮我切一刀吧。”
  老板接过来料子,嘴直砸吧,很亏的样子,他说:“我出二十万,我们一起切,可以不可以?”
  我笑了笑,这块料子现在至少能值五十万,他要入股,我当然不会同意,我说:“老板,我不喜欢合,更喜欢自己单干,你帮我切,切出来好的,放烟花。”
  老板听了很无奈,问我:“怎么切?”
  我说:“镯子位切,对切。。。”
  老板看了看位置,就打开了切割机,我站在一边,赵奎给我点烟,我抽了起来,我看着他们脸上都是汗,就笑了说:“干嘛那么紧张?”
  “我草,飞哥,翻身就靠他了。”赵奎认真的说着。
  我笑了笑,没说话,确实,翻身就开他了,我看着王翠,他紧张的抓着我的胳膊,很热,她的身体很热,已经出汗了,汗水将头发丝给打乱,贴在脸上,但是还是很清纯很漂亮。

  突然,切割机响了,我的内心又揪了一下似的,我急忙看着切割机,料子被对切了,他用的是没有保护的切割机,很危险,但是他是老手了,所以我也不担心。
  我咬着过滤嘴,感觉到了焦虑,以前听到切割机的声音,觉得很兴奋,很刺激,但是现在听到这个声音,就觉得很焦虑,我知道,是我的心里出了问题,我想去上厕所,但是我只能夹着腿等着,我不想错过开出料子的那一刻。
  开料子说快也快,说慢也慢,时间在无声的流逝,一转眼,料子就被切开了,我还在愣神,直到他把料子给拿出来,失望的说:“哎呀,是个满料啊,黄杨绿的满料啊,我亏死啊。。。”
  听到他的喊声,我急忙去拿料子,我深吸一口气,差点给自己憋死,我拿着料子看了一眼,他们几个人也都过来看,王翠说:“好漂亮啊,里面的切口好漂亮啊。。。”
  我笑了笑,看着王翠,她很激动,但是她只知道漂亮,其他的,她都不知道,满料,黄杨绿的满料,但是关键是种水,达到了冰种,没有变种,冰种的黄杨绿满料。
  我打灯看晶体,很喜人,晶体非常细,水头及光泽度都非常的理想,最重要的是没有棉絮感,种非常的老。
  老的都有点发黑了,黄杨绿,局部偏苹果绿,更绿,出手镯一对,至少是一百万以上的一只,出牌子,没大毛病,正常尺寸,单件市场价值中十万数的空间有,出小随型,单件市场价值小万数。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块料子广度好,抛光很容易起光,说不定能达到玻璃种。

  赌赢了,大赢。。。
  “哎呀亏死我了,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切啊,没想到碰到你了啊,我真是倒霉啊。”
  我听着老板的话,就笑了笑,我说:“这都是命。”
  “不行,你得给我包一个大红包,要不然我不会让你走的啊。。。”
  听到老板的话,赵奎他们都很生气,我笑了笑,说:“可以的老板,你帮我联系买家,今天晚上能出手,我给你包二十万的红包。”

  听到我的话,老板眼睛一亮,说:“真的,你说的啊?我认识的老板还真不少,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联系。。。”
  老板很激动,很快就出去打电话,我站在屋子里,赵奎说:“飞哥,何必理会他?我们又不愁买家,干嘛要便宜他,而且,他的态度很恶劣,让我很不爽。”
  我挥挥手,我说:“做人要和善点好,你看,我退一步,给他二十万的红包,他就帮我办很多事,态度也好多了,是不是?所以何必要凶神恶煞的呢?又何必那么强势呢?”
  听了我的话,赵奎皱起了眉头跟杨瑞看了一眼,杨瑞说:“飞哥,你变了,如果是以前,你一定会揍他的。”
  “所以,以前的我也被别人揍了很多次啊,做人就是这样,你不去揍别人,别人又怎么会去揍你呢?别人不揍你,你又何必去揍别人呢?”我说。
  两个人都很迷惑,杨瑞说:“我这个留学生,都听不懂了,但是好像很深奥啊。”

  我挥挥手,人,没有必要那么强势,我回来之后,想了很多,有些事情,不是我强势,我谋划,我布局就能解决的,因为我无法控制一切,就如政府军跟那些反叛军一样,你控制不了他们,所以你的谋划,一切,都因为他们的变动而变动,最后,被我的敌人给打败。
  我特别佩服洛斐,现在非常佩服他,他知道该抓住谁,该抓住什么重点,然后,给我迎头一击,不,只是轻轻的一击,我就被击倒了,缅甸不是我的地盘,所以,我连反手的余地都没有,当输了那块原石之后,我就败走麦城了。
  不,就算是赢了,我相信,我也会被缅甸的局势给耗死的,哪里不是我应该去的地方,但是我没有放弃缅甸,我会杀回去的,但是,是作为一个幕后者。
  就如老刘这个奸诈之徒一样。。。
  我们等了十几分钟,我就看到那个老板带着一个人来了,这个人很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很有派头,竖着油头,他跟我说:“这是我们公司的老板,我只是小工啊,我们老板要收你的料子。”
  我看着那个老板,他伸手跟我握手寒暄,我笑了笑,对于之前那个老板,我就知道他是小工,这里的租金应该都不便宜的,看他那个样子,就像是开石头的,还冒充老板,现在才是大老板出现的时候。
  他之所以懊恼,可能是真的想赌那块料子,但是可能是因为没钱,所以错过了,被我赌出来了,所以他更加的懊恼,这也是因为为什么我说给他二十万红包的时候,他会那么兴奋,那么殷勤。
  “料子我看了,好料子啊,满料的黄杨绿,还是冰种没有杂质,出镯子是有了,你要多少钱出啊?”胖老板问我。
  我说:“市场价吧,三等绿有镯子位,百万起步,冰种的料子百万起步,这个底子,很容易起光的,要是达到玻璃种,算是你自己赚了,五百万一口价。”
  “三百啦。。。”胖老板说。
  我笑了笑,我说:“四百五,一口价,我不黑你,三十万给我放烟花,二十万给你的小工,行,就去取钱,我在这里等你,不行,我就其他地方碰碰运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