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2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有的赌石经验都可以用在赌黑色皮壳的料子上面,几个人跟着我身后,看着我严肃的看着这一片料子,没有人说话,严肃从这一刻就开始了,所有人都在等着我创造奇迹,今天晚上,我就要打杀四方,我要给陈发陈老板送一个礼物,让他们平洲玉石公盘交易工会烟花不断。
  我伸手拎起来一块料子,我掂量起来,看着一个穿着汗衫的老板过来,跟我说:“老帕敢,绝对的老帕敢,不老不要钱啊。”
  我笑了一下,? ? 在翡翠赌石的场口之中,有这么几个场口是可以说是赌石者耳熟能详的,其中最著名的那个就是帕敢场口。

  帕敢场口,开始开采的时间很早,可以说是一个历史名坑了。
  帕敢场口出产的翡翠赌石皮薄,表皮的颜色以灰白及黄白色为主,结晶细、种好、透明度高、色足;而且这些翡翠赌石从几公斤开始,到几百公斤,各种各样的都有。
  帕敢场口的翡翠赌石一般呈各种大小砾石,一般以产中低档砖头料为主。
  而使老帕敢出名的则是一种皮壳乌黑似煤炭的黑乌砂翡翠赌石。
  不过,到现在为止,帕敢的黑乌纱已经全部开采完了,现在市场中见到的黑乌纱基本上是来自于麻蒙,跟帕敢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所以他说老帕敢,我就把料子放下了,不诚实,明明是嘛蒙的料子,这里好料子多的事,我不用急,慢慢挑,反正我就只有十万块钱,我要精挑细选。。。
  我今天就准备赌黑乌纱,黑乌纱料子一直是我心里的阴影,我必须要走过去,黑乌纱赌石,要赌皮,越黑越紧的皮出料子就越好,突然,我停在一块料子前,这块料子就摆在最显眼的位置,庄家在喷水,我看着料子,不用喷水都已经很好看了,喷水之后,简直是靓啊。

  我急忙走过去,我说:“料子我能看吗?”
  “老板随意啊,喜欢就开价,我也可以给你推荐的拉。。。”
  这个老板是本地人,说话也带着大舌头,很瘦,看上去很老实,我没有多说什么,就看着料子,??这块赌石的亮点是一面布满松花,颜色靓丽,另外一面没有任何的表现,外皮黝黑,皮紧,我急忙打灯,用强光电筒看松花,有点可惜,水头比较短,但是色应该是进去了,具体进去多少就不好判断,通过外皮的特征,种应该比较老,就但是水短,对于黑石头,底一般都比较灰,裂从外面的表现看,没有大裂,但是里面是否有小裂不好说。

  我伸手摸着料子的皮壳,???料子带着点蜡壳,外壳翻砂均匀,腊壳自然风化脱落一些。外皮扎手感较强。压手感重。我拿起来,在灯光下翠性明显,能看到”飞蚊翅”。
  翠性很好,颜色有,翻沙有力,蜡壳脱落是最好的表现,赌黑乌纱,砂粒大小不拘、有蜡壳坚持不要,所以这块算是很好的黑乌沙赌石。
  “老板,这块料子多少钱?”我掂量着料子问。
  大哥也就五公斤多,我约摸着在五万左右,因为是蒙头料,最高也就这个价格了,但是这里是广东,可能价钱会比云南那边贵一点。
  “二十万一口价。”
  我听到老板的话,就眯起了眼睛,二十万一口价,太贵了,我说:“五万。。。”
  “五万不行啦,我连本都拿不回来了,我从缅甸亲自去拿的,你不知道,那边在打仗啊,冒着生命危险拿回来的,这个表现,二十万不贵的,有钱的大老板都不会还价的。”
  我听着老板的话,他只摆手,还把我手里的石头拿走,他明显的是不愿意卖,五万不是他的理想价钱。
  我说:“那你要多少嘛,二十万肯定看不到的啊,我也是刚从缅甸回来啊,我也是常混缅甸的,这个料子在那边顶多五千块,你回来刷个皮,把蜡壳刷掉,就要二十万?太黑了吧,七万吧,七万就给我吧,给你开个张好了。”
  他听了我的话,就撇撇嘴,拿着石头在考虑,杀价要拦腰杀,然后在慢慢砍,这样,双方就都有了回旋的余地与砍价的乐趣。
  “在高点嘛,这个价格不对啊。”老板说。
  我笑了一下,这就是广东人赌石,总是说价格不对,我说:“七万五啊。。。”

  “不对,不对,在高点。。。”
  我伸手,说:“八万,在不对,就走了。。。”
  我伸手比了个八字,他没有说话,把我的手的大拇指给弯下去,说:“就一千张了,可不可以?”
  我摇了摇头,他立马说:“这个价格才对嘛,我又不坑你。。。”

  我笑了一下,我说:“好好好,我 就要了,赵奎给钱。”
  赵奎立马把钱从袋子里拿出来,放倒老板面前进行交易,他数钱我拿料子,几分钟就搞定了。
  我说:“那里切料子啊?”
  “我这里可以免费切一刀。”老板说。
  我要了要头,我说:“借你的工具用,我先开个窗。。。”
  “可以,你会就更好了,省的我麻烦。”
  老板带着我去后台,说是后台,就是柜台后面的工作间,这里的柜台后面都有一个工作室,很小,只有十来平,里面有切割的工具,我坐在切割台上,把料子放在旁边的秤上,四点九公斤,不到五公斤。
  我看着料子,皮壳非常的紧,而且有松花,我拿着钻机,很专业的钻机,旁边有切头,我调整之后,就找松花的位置开窗,这块料子皮壳细腻,沙层均匀,我非常的看好,我第一次决心赌黑乌纱,希望能有个好开头吧。
  我打开机器,放在料子上开窗,松花上开窗,肯定会见色的,如果不见色,这块料子就是我走眼了,我打磨了一小会,才几秒钟就已经见肉了,我看到肉质,我立马就开心的笑了。

  老板也在,看着我开窗,就拿着抹布把石头上的杂质给擦干净,说:“狗屎运啊,居然开窗出了黄杨绿啊,这是狗屎运啊。”
  我笑了笑,没有搭话,我明显能看到他羡慕的神色,他说:“我想赌的啊,还在犹豫啊,就被你给遇到了,卖不卖?我二十万买回来。。。”
  我听着他大舌头说出来的话,就说:“不卖啊,这块料子我要自己开啊。”
  我说完就看了看他们,他们三个都紧张的站在一边,都很紧张,我见到赵奎跟杨瑞都出汗了,而王翠更差劲脸都憋的通红。
  我笑了笑,这就是赌石,紧张,刺激。
  今天能不能让平洲玉石城上空的烟花不灭,就从这块石头开始。。。
  松花下面是黄杨绿,料子已经涨了,黑乌纱的料子一般开窗见色就要卖,因为十个黑乌纱就个是垮的,不能切,一切就垮。
  但是我今天就要切,我可不在乎这块料子是十万还是二十万,我要放烟花。
  我打灯在料子上面,石头完整无裂,显出了内部的翡翠,能够达到冰种翡翠的级别,种老,肉细,怎么看都是豪赌的料子。
  我没有理会老板的给价,而是继续赌,但是我们没有贸然前进,我把料子放在水槽里,然后开始刷皮,我要把蜡壳全部都刷掉,这样,就能更好的看到料子内部的情况,顾名思义就是皮壳上有一层好象蜡一样的东西,有光泽,色黑亮,如果不把这层蜡壳皮擦掉,很难观察到种水肉质,蜡壳皮下多数细裂多,种相对较嫩,不好赌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