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4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战林也不知道是感激,还是害怕,竟然带着哭腔骂道:“陆鸣,我草你妈……”
  陆鸣凑到陆战林耳边小声道:“我妈都八十多了,你就别胡思乱想了,我倒是听说你妈至今风韵犹存啊……”
  说完,也不管陆战林的诅咒,走出了小房间,等陆虎关上门之后,小声说道:“这个地方不安全,还有没有更僻静的地方,这个人绝对不能有半点闪失,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陆虎说道:“如果没用的话干脆处理掉算了,省的夜长梦多……”
  陆鸣犹豫了一下,有点为难地说道:“按道理是应该处理掉,可我总是下不了手啊……”
  老五说道:“老大,眼不见为净,这种脏活就我们来干吧。”

  陆鸣坐在那里抽了半支烟,最后站起身来说道:“给我两天时间,两天以后,你们等我的电话,这个人就交给老三和老五,如果让他跑掉的话,那我们只好躲到深山里当野人了……”
  老三说道:“老大,你就放一百个心,我们这两天吃喝拉撒就跟他在一起了……”
  陆虎从口袋里摸出一把手枪,说道:“老大,这小子身上有支枪,老三想要呢……”
  陆鸣那过手枪看了几眼,递给老三说道:“你他妈会不会用?”
  老三笑道:“我十七岁就玩枪了……”
  陆鸣扔掉烟头,说道:“先拿着吧,悠着点,可别把自己玩死了……”

  周琴接到陆战林的电话之后,哪里还睡得着?她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范昌明在跟她耍花招。
  毫无疑问,儿子肯定已经落在了丨警丨察的手里,目的当然是逼着自己交出录音材料并提供陆建民赃款的去向。
  其实,她之所以迟迟没有把录音材料交给范昌明,除了那天被丨警丨察突然抓捕的原因之外,内心里对范昌明还是缺乏信任感。
  她也明白自己儿子罪孽深重,范昌明答应的越痛快,她就越多疑,一直琢磨着怎么把范昌明拉下水。
  她甚至还考虑过要不要对他进行色诱,以便让他将来不敢反悔,可没想到他竟然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周琴可是一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女人,当年陆建岳移情别恋,她一怒之下上了陆建民的床,并且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却又不把真相告诉陆建岳,让他当了一辈子绿头乌龟。
  这就是她的报复手段,现在范昌明竟然敢跟她耍花招,这口气怎么咽的下?一瞬间就动了杀机,打算拼着儿子的小命不要了,也要让范昌明付出惨痛的代价。
  “出什么事了?”躺在周琴身边一个强壮的男人坐起身来问道。
  这个男人名叫罗军,身兼周琴的司机保镖和床上伴侣,别看周琴一把年纪了,可生理上的需求非常旺盛。
  以前她也跟别的富婆一样经常花钱找个小白脸打发寂寞,后来担心儿子“吃醋”,所以就把罗军当成了专职面首,而实际上罗军身强力壮,相貌也过得去,也能满足她的生理需要。

  “你少管!”周琴丢下一句话,穿着睡衣来到了客厅,坐在沙发上闭目沉思了一番,然后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气冲冲地问道:“你们老大呢?”
  只听一个男人睡意朦胧地说道:“老大昨晚出去之后一直没有回来……”
  周琴骂道:“该死的,要你们这帮蠢货有什么用?他说过去哪儿了吗?”
  男人说道:“他没说,也不让我们跟着……我们还以为他去了你那儿呢。”

  周琴愤愤地挂断了手机,心想,凭儿子的本事,一般人哪能奈何得了他?也许范昌明早就暗中把他盯上了,借着他单独外出的机会抓了他,然后想逼着自己交出录音材料,这么看来,他压根就没打算放过儿子的性命。
  这样一想,周琴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拿起手机就给范昌明打电话。
  范昌明昨晚和徐晓帆分手之后直接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连家都没有回,就在沙发上迷糊凑合了一夜。
  没想到早晨起来刚刚在卫生间里简单洗漱了一番,就接到了周琴的电话,心中忍不住一喜,在等待了一个多星期之后,还以为周琴准备跟自己进行交易了。
  “我以为你改变主意了……”范昌明拿着手机坐到办公桌前面说道。
  周琴哼了一声道:“姓范的,你是不是觉得我老婆子好欺负,你给我听好了,我给你一个小时,如果我儿子还没有回来的话,你最好别走出公丨安丨局的大门,否则,就会有一颗子丨弹丨飞过来要了你的老命……
  当然,你也可以躲在公丨安丨局当缩头乌龟永远不出来,但你应该也有老婆孩子吧,我就不信你不出来给他们收尸……”
  范昌明楞在了那里,周琴大清早莫名其妙的一顿威胁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随即就意识到肯定是陆战林出事了。
  不过,一个堂堂公丨安丨局长被一个女人如此威胁,觉得很没面子,恼怒地说道:“你这婆娘大清早犯什么神经?你是不是把自己当成这座城市的女王了?陆战林怎么了?”
  周琴喘息道:“你还问我怎么了?你少给我装糊涂,你以为这样就能逼着我向你屈服吗?你也不打听打听,老娘难道是那种胆小怕事的人吗?你要是识相就快快把他放了,咱们还可以几乎合作,否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范昌明基本上可以肯定陆战林失踪了,联想到昨天晚上徐晓帆提供的情况,困扰了他一整夜的问题似乎突然找到了答案,马上意识到陆战林的失踪很有可能跟陆鸣有关,尽管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也不得不这么想。
  “你别像个泼妇一样骂大街了,约个地点,我们见面再详谈……”范昌明知道这件事一句话两句话根本没法说清楚,周琴现在是一门心思把陆战林的失踪赖在自己头上,也只能当面才能跟她解释清楚。
  谁知周琴冷笑一声道:“你还想耍什么花招,我可不会上你的当,在见到我儿子平安回来之前,我们现在没什么好谈的……我说了,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
  范昌明急忙说道:“周琴,你不要凭自己的想象瞎猜,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偷偷摸摸抓他,我向你保证,陆战林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起码要让我知道一下究竟出了什么事吧?”
  周琴似乎稍稍冷静了一下,说道:“事情很简单,我儿子一大早打来电话,说他在一个朋友那里,他那个朋友想跟我谈谈……哼,什么朋友,我知道这是你们逼着他这么说的,肯定是你安排的便衣丨警丨察……”
  范昌明说道:“这么说陆战林眼下起码还活着……”
  周琴怒道:“放你娘的屁,我就知道你巴不得他死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