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1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来自己已经退无可退,严淑芳咬咬牙,踏上了楼梯。

  这里是一处黄柄山的私人别墅,共三层。
  黄柄山上楼之后,坐到沙发上。
  目光就落在缓缓上楼的严淑芳处,脸上绽放着笑容,笑得那么古怪。
  严淑芳心里,象有几千条毛毛虫在爬,恶心得要死。

  她走得很慢,很迟缓,象是在故意拖延着什么。
  黄柄山笑得很开心,“你是不是在等他?”
  严淑芳什么也不想说,只想吐。
  看到这个男人,还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
  黄柄山道:“好吧,我给你一次机会。”

  他就拿出一支烟点着,竖在茶几上,“这支烟熄灭前,他还没到,就不要怪我了。”
  严淑芳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一支烟能支撑多远?五分钟?十分钟?
  仇书亭去市里了,他肯定赶不回来。
  看来今天等待她的,依然是逃脱不了的命运。
  黄柄山走近她,凑近她的头发,呼吸了几口,“真是一个很有味的女人,香。淑芳,你太美了!”

  严淑芳的皮肤很好,水灵灵的,黄柄山看着她的脖子,笑得极为暧昧。
  这样的女人,自然爱不释手。
  这辈子他没少玩过女人,能让他一直回味无穷的,依然只有严淑芳。
  茶几上的烟,烧得很快,转眼间,就只剩下一半了。
  黄柄山又嗅了几下,绕着严淑芳转圈。他的眼睛一直在打量,欣赏这个女人。
  而且此刻,他似乎心情很好,有种猫捉老鼠的味道。

  他并不急于把严淑芳扔到床上,而且准备玩一种心理战术,他当然知道严淑芳很不情愿,但是今天,没什么情愿不情愿的。
  如果仇书亭不出现,那么他就会毫不犹豫,撕开眼前这个女人的衣服,狠狠的占有她,蹂躏她。
  做为自己的前任秘书,他居然敢不随叫随到?这个亲戚到底是什么来路?如果让自己查实了,有他好看。
  烟,转眼间就燃尽了,窗外的风一吹,烟灰飞散。黄柄山笑了起来,“这就是游戏规则,既然他可以舍弃你们母子不来赴约,这不能怪我。”
  严淑芳闭上了双眸,睫毛颤颤,显得那么平静。
  黄柄山很喜欢这种情调,尤其是严淑芳闭着双眼,那任人蹂躏的模样,最合他的胃口。
  这意味着,对方完全放弃了抵抗,自己可以尽情的享用。此刻他的脑海里,尽是那种暧昧无限的情节。
  仿佛看到了严淑芳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一付任人轻薄的模样,而他呢,慢慢的爬过去,解开了她的衣服……!
  想到这里,便狞笑一声,就要去抱严淑芳,小楼下传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伴随着几声喇叭。
  透过窗户,仇书亭从一辆的士上匆匆下来。严淑芳似乎感觉到了,睁开双眼,看到仇书亭匆匆的身影,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他来了!
  黄柄山收起色眯眯的神色,坐回到沙发上,拿出支烟点着,悠闲的抽了起来。
  那感觉,似乎刚才的一切,与他无关。他就是那个正人君子,与人秋毫无犯。
  仇书亭上楼来了,“黄书记。”

  黄柄山点点头,笑看着他。“书亭啊,这么忙吗?”
  仇书亭道:“也没什么事好忙的,听到书记召唤,就匆匆赶来了。”
  “是吗?”黄柄山的语气明显有些质疑。
  仇书亭的目光落在老婆身上,严淑芳朝他投来一个温暖的眼神。那种绵绵情意,流露无疑。
  黄柄山道:“最近的风声对我们五和县很不利,你们可要紧紧抱成团。只有熬过这难关,才能迎来明天的太阳。这段时间你就让她们母子留在这里吧,我会帮你安顿好。”
  “黄书记!”听说要把她们母子留在这里,仇书亭就急了,这只老狐狸安的是什么心?
  “你不要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她们在我这里很安全,绝对。”

  仇书亭很愤怒,这是什么意思?
  软禁?
  把她们母子当人质吗?
  的确,黄柄山就是这个意思,现在是紧要关头,仇书亭是最重要的知情人物之一,必须给他严加看管,不能有任何差池。
  只是这种手段,实在太令人寒心了。

  仇书亭一脸悲哀,自己以前对他忠心耿耿,没有半点不敬之意,他却霸占自己的妻子,禽兽不如。
  都到这份上了,他还不放手,居然要把自己妻儿当人质,来牵制自己,这一点,让仇书亭很愤怒,很抓狂。
  如果他有能力,如果他有电视里那种大侠一样的武功,他早结果了这厮的头颅。
  很多时候,他都把自己想象成那些武林高手,可以杀尽这些贪婪之人。只可惜,现实与梦想,总是那么不协调。
  仇书亭还想再努力一下,“书记,要不我带着她们回老家,休息一段时间。”
  黄柄山抬起头,那目光咄咄*人,“怎么,你不相信我?还是担心他们在我这里,我没能力保护?”
  黄柄山似乎发怒了,表情很不友善,目光也陡然变得凶悍起来。
  仇书亭几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严淑芳看到老公这模样,咬咬牙,“黄书记,我可以说句话吗?”
  黄柄山道:“如果你觉得这句话有用的话,你就说吧!废话就不要说了。”
  严淑芳心里恨死他了,但她知道黄柄山此人不会是什么好鸟,既然把自己一家人带过来,肯定早就布局好了一切。
  她迎着黄柄山的目光,“我想带儿子离开。”
  “你要去哪?”

  “我可以带他去海南,或去更远的地方。”
  黄柄山道:“你走了,他会不放心的,还是留下来吧!”
  说完,他站起来,就要下楼。
  仇书亭说了一句,“那我留下来陪她们母子。”
  黄柄山看到他一眼,“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随后,他就下楼去了。
  仇书亭望着妻子,突然将她拥入怀里,严淑芳道:“你应该听小顾的,否则我们所有的牺牲都白费了。”

  仇书亭拉着妻子的手,发誓道:“我一定将他碎尸万段,锉骨扬灰!这个浑蛋。”
  顾秋终于赶回了市委,此去二天,经历了一些鲜为人知的事迹。在回程的路上,顾秋一直心思不宁,怀里揣着仇书亭给的证据和举报材料,他头一次这么紧张。
  从彤问,“你在担心什么?”
  顾秋神色冷峻,“此举成败,决定一切,从彤,这次的事情,你绝对不能跟任何人提起。”
  从彤点点头,两人进市区之后分手。
  杜书记见到顾秋的时候,愣了一下,“这么快就回来了?”
  说好的三天,只用了二天,他有些怀疑顾秋是不是失手了。
  顾秋关好门,把东西拿出来。
  “仇书亭本来准备跟我一起回市委,但是早晨出发之际,黄柄山突然派人,接走了他的妻儿。”

  杜书记黑着脸,“这个黄柄山,简直就是胆大包天。”
  如此无法无天,不杀之,怎能面对南川百姓?杜书记脸上那杀气,陡然升起。
  仇书亭到底是黄柄山的秘书,在他身边干了这么多年,掌握了他大量的犯罪证据。
  杜书记拍着桌子发怒,“马上成立专案组,将黄柄山抓捕归案。”
  纪委,纪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