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1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仇家福的手机一下掉在地上,那一刻,他简直就象被电击了一般,半天没有缓过神来。他老婆见他一惊一乍的,看了他一眼,“怎么啦?”
  仇家福捡起手机,“你说的是真的吗?”
  仇书亭道:“这种事情,我骗你干嘛。你今天没跟他说什么吧?”
  “我——”仇家福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可是跟他吹牛,说了一大堆的单位内幕,甚至把那些预算款,是怎么花完的,都一五一十,吹了个团团转,这下该怎么办?当时只顾着一时痛快,哪想到会惹上这些事?

  仇书亭道:“你知道就好,挂了。”
  “喂,喂——”
  仇家福望着手机,急得跳了起来。
  “从彤怎么可以这样,连舅舅你也坑啊,完蛋了完蛋了。”
  他老婆就问,“到底怎么啦?把你吓成这样?”
  仇家福说了一句,“从彤今天带过来的那个男朋友,是市委杜书记的秘书。”
  “什么?”他老婆手里的一杯茶被打翻,泼了一身。“你说小顾是市委书记的秘书?”
  “就是啊。”
  “那你今天跟他吹牛,说这么多事,他会不会往上面捅。?”
  “鬼知道。”
  “不行,我得给从彤打个电话,不能这么坑舅舅的。”
  “等等,你这个时候打电话去,好象不对吧!”
  “哪里不对了?”
  他老婆指了指墙上,“都十二点过了。”

  仇家福就拍着脑袋,“唉!”
  “叫你瞎吹牛,不管什么人你都吹,有什么好吹的。当人家都是二百五呢。”
  舅舅不说话了,他还真有些担心。
  他老婆在旁边道:“不过我想从彤应该不会这样做,害自己的舅舅有什么好处?”

  “但愿吧。现在怕就怕在,他是下来收集证据的。万一这些话传到上面,我可就惨了。”
  “现在担心有个屁用,要么明天一早给彤彤打电话,叫他们回来再吃个饭,好好谈谈。”
  “都是你,吃个饭都这么小器,平时你家里的人来了,你怎么就舍得了?点了十几个菜还不够,还要加。”
  仇家福训了老婆一顿,又琢磨着,还是给侄子打个电话,跟他了解一下情况。
  仇书亭在家里呆不下去了,一个人跑到外面去喝酒。
  再次接到叔叔的电话,他就道,“反正你自己注意的,以后这种事情,千万别插手。不管有什么人来问,你一问三不知就是。我想这个小顾也不至于害你。”
  得到侄子的这句话,他才安心了些。
  顾秋和王为杰在上次那小饭店里见面,两人要了个包厢。
  现在这时候,只有吃夜宵了,这家店兼着早点,夜宵,虽然累是累了些,生意还过得去,为了赚钱,老板也就硬扛下来。
  王为杰问顾秋,“你见过仇书亭了?我估计他不会同意。他这个人,心思太重,又很在意自己这个位置,不会冒这个险的。”
  顾秋也在叹息,“如果我这里打不开这个缺口,一切就落在你身上了。时间就是生命,我们不能再等下去。”
  两人心里都明白,踏上了这条船,就已经不可能再进船了,跳下去,只要被淹死。
  目前的处境,双方都在跟时间赛跑。
  杜书记虽在没有破绽,但是只要黄柄山和黄省长,找到他的死穴,同样会以莫须有的罪名,将他搞下去。
  至少目前这阶段,黄省长肯定在戴着显微镜寻找他的缺点,一旦有什么把柄,杜书记估计前程不保。

  顾秋虽然请了三天假,但这三天能不能拿下仇书亭,他真的没把握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仇书亭心里非常矛盾,他恨黄柄山,却又不得不为黄柄山卖命。
  作为黄柄山的前任秘书,他知道的内幕肯定很多。他当然也有犹豫,自己当初用妻子换来的仕途,值不值得他去冒险?
  如果赢了,倒是可以一雪前耻。

  万一输了呢?
  赔了夫人又折兵不说,还得搭上自己的前程,说不定还有性命之忧。
  仇书亭的苦恼,莫过如此。
  王为杰很久没有说话,他越发感觉到寸步难行。
  今天晚上纪委书记约他,原本以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自己终于融入他们的圈子了,可惜,今天晚上只是一顿普通的晚餐,连一个象样的节目都没有。
  对方到底是对自己起了警觉之心?还是依然在试探?

  王为杰把这些都告诉了顾秋,顾秋道:“现在只能让董书记继续大张旗鼓来造势,为我们抢得时间。我们呢,在暗中行动。只是你,必须注意保护自己,万万不能让他们发现,否则你就麻烦了。”
  王为杰淡然一笑,“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既然走上这条道,自然就义无反顾。”
  顾秋说,“你有种,算我没看错人。但是要绝对的保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黄柄山如果知道我们掌握了大量情报,难免不狗急跳墙。”
  这酒,喝到一点多。
  考虑到从彤一个人在酒店,顾秋就提出告辞。
  没想到两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听到尽头那包厢里,有一个人在喊,“再来一瓶酒,快点。”
  有人劝道:“仇镇,你不能再喝了,我叫人送你回去吧!”

  “不行,不行,我要喝酒!”
  仇镇?
  仇书亭?
  顾秋看了王为杰一眼,两人走过去。
  包厢里,果然是仇书亭。旁边有一名小姐在陪酒,老板也在劝,“仇镇,真的不能再喝了。”
  顾秋两人走进来,王为杰道:“交给我们吧!你们去忙。”
  两人把仇书亭带到车上,直接就到了王为杰的家里。顾秋给从彤一个电话,说自己可能得很晚才能回去,叫她把门锁好。
  幸好王为杰的家住二楼,倒也方便。

  两个人将仇书亭架到客厅里,家里没有其他人,王为杰就打来一盆凉水,给仇书亭洗了个脸。
  仇书亭抬起头看着他,“你是王书记?”
  “你还认得我,不错。”
  “当然,我又没醉。”
  “没醉更好。我正有事找你商量。”
  “我又没贪污,你们纪委找我干嘛?”
  顾秋道:“是我要找你。”

  仇书亭回头一看,“怎么又是你?”
  “镇长大人,你干嘛这么不待见我?怎么说我们也是亲戚。”
  仇书亭笑了下,“你这是要拉我下地狱,我能认你这个亲戚?”
  顾秋道:“该不该下地狱,全在你一念之间。黄柄山作恶多端,你干心袒护他?要不是从彤说,她表哥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人,我哪用得着花这么大心思来找你?”
  仇书亭道:“告诉你,找我也没用,我不会管这些事的。”
  顾秋盯着他,“仇镇长,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自己掏心窝子说一句,恨不恨黄柄山?你要是说不恨他,我立马走人。”
  仇书亭心里一惊,他难道知道了些什么?
  那个秘密,可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顾秋又是哪里得来的消息?他望着顾秋,“你想说什么?”
  顾秋道:“我不想说什么,如果你还是个男人,是个国家干部,你自己明白,应该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男子汉大丈夫,死都不怕,还怕站出来支持正义?黄柄山罪孽深重,他的一切,你更清楚。好好想想吧,到底是自私到底,还是勇敢地站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